靠北少女真的很哭爸

(圖/雙喜電影提供)

日本電影的夢幻與純愛,在目前的市場上不如過去受歡迎,更在韓國電影精巧曲折劇情的夾擊下,聲勢減弱不少,但有些東西還真是在日本電影裡面纔有,例如《靠北少女》這個無厘頭到莫名其妙卻又能觸動人心作品

《靠北少女》女主角是個熱愛死亡重金屬搖滾的樂團女主唱廣瀨鈴飾),她憎恨整天埋首實驗研究爸爸(堤真一飾),還在家裡畫線、一邊是爸爸的區域、一邊是她的區域,井水不犯河水;即使如此,她還是老聞到爸爸身上老人臭,讓她恨之入骨,因此創作咒爸爸死的歌。沒想到唱着唱着,爸爸居然真死了!後來在爸爸同事的說明下,才知道爸爸死亡背後竟有商業陰謀!爲了挽回一切,她必須振作起來,想辦法亡者溝通。

劇本與其說安排巧妙,不如說是在幽默風趣、看似凌亂的風格當中,織出了異常嚴謹的網,因爲發散無焦點的諸多描述,後續都一一收回來,凝聚出意想不到的高點!把荒誕推到極致、轉爲漂亮的煙火,打入觀衆內心

同樣死後的世界,韓國呈現的是《與神同行》、要磅礡氣勢、要淚如雨下;但日本的《靠北少女》真的就是很靠北,根築在爸爸的科學腦以及女兒的搖滾腦造成的差異,厭世女兒整天喊「Death」、「Death」,理科爸爸卻把化學元素週期表當成興趣,任何事情都講求觀察與實證,一心想讓女兒接班他的實驗。兩個世界都很風格化,但是陰陽兩隔之後,反而開啓了溝通之路,只是女兒只能看到鬼魂、聽不見聲音,爸爸無奈玩起比手畫腳給她提示,看着堤真一手忙腳亂實在荒誕!不過「笑」果真是一流

女主角廣瀨鈴從《海街日記》就拿到「最可愛女高中生」的稱號,她與堤真一的搭配很妙,一路暴衝的女兒與溫吞的爸爸,非常突兀卻又撞擊出趣味來,加上一大堆大牌跨刀演出,妻夫木聰片中驚鴻一瞥,點亮了原本只是路人甲角色。片中甚至還出現了正牌日本宇航員野口聰一,讓人一頭霧水,卻也是最大伏筆。相形之下,男主角吉澤亮被這對父女吃得死死,真如角色描述,「毫無存在感」!

本片終究還是講親子關係,曾經可愛的小孩、後來卻大聲對自己喊着「去死去死」,真是父母心中最大的恐懼與夢魘。最近每次選舉(包含下週的罷免案)也都會聽到親子間因政治取向不同而撕裂親情消息,其實可以參考一下這對父女的處理方式,說出自己的想法,不要批評、鎮壓、勒索彼此,也許等一段時間,又歷經更多的人生挑戰之後,可以學着坦然面對彼此的不同、珍惜彼此的心意。(作者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