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資金流動延續淨流入 總體均衡的發展格局沒有變――專訪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王春英

新華社北京5月17日電 題:跨境資金流動延續淨流入 總體均衡的發展格局沒有變――專訪國家外匯管理副局長新聞發言人王春英

新華社記者劉開雄

當前我國跨境資金流動情況怎麼樣?人民幣匯率調整怎麼看?外匯管理部門服務實體經濟怎麼幹?日前,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王春英就當前外匯領域熱點話題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

“我國跨境資金流動延續淨流入局面

外匯局17日發佈數據顯示,今年前4個月,銀行結售匯和涉外收支均保持順差。其中,4月份銀行結售匯順差190億美元,與一季度月均水平相當;非銀行部門涉外收支順差162億美元,環比增長57%。

“當前我國跨境資金流動延續淨流入局面。”王春英說,我國外匯市場基本穩定、跨境資金流動相對均衡的發展格局沒有改變。

王春英認爲,主要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緊縮將會對國際資本流動產生溢出影響,受衝擊較大的經濟體通常存在經濟基本面脆弱、通脹風險較高、經常賬戶惡化、外匯儲備不足、外債風險突出等問題和短板

“近年來我國外匯市場日臻成熟、韌性增強,更有基礎也更有條件適應外部環境的調整變化。”王春英說。

“近期人民幣匯率波動沒有改變基本穩定的總體特徵

近期,人民幣出現一定幅度的貶值。王春英認爲,這是階段性的短期變化,沒有改變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的總體特徵。“對於我國這樣的超大型經濟體而言,匯率的長期趨勢主要由國內基本面決定。”

在王春英看來,儘管近期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值,但與全球主要貨幣相比仍較爲穩健。她舉例說,今年以來,在美元指數大幅上漲9%左右的情況下,歐元、日元、英鎊等主要貨幣對美元匯率貶值8%到10%左右,境內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值6%左右。“人民幣穩定性優於主要發達經濟體貨幣。”

“目前市場主體總體上理性看待近期人民幣匯率變化,主要交易行爲依然理性有序。”王春英說,近幾年人民幣匯率無論階段性升值還是貶值,最終都體現爲更趨常態化的雙向波動,而且總體看依然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

王春英說,相關企業要樹牢匯率風險中性理念,外匯管理部門將繼續大力支持企業加強匯率風險管理。她提醒,當前內外部環境複雜多變,各種影響因素交織,使得匯率的短期波動更加難以預測,各市場主體不要賭匯率短期升貶值方向和幅度,更不要試圖投機套利。

基礎性順差繼續發揮穩定跨境資金流動的基本盤作用”

當前,受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調整的影響,全球跨境資金流動出現較大變化。對此,王春英表示,當前我國跨境資金流動形勢總體穩定,在國內外因素的綜合影響下,主要是從前期的較高流入趨向均衡流動。

“從主要的交易項目看,經常賬戶、直接投資等基礎性順差繼續發揮穩定跨境資金流動的基本盤作用。”王春英說。

數據顯示,一季度,我國經常賬戶順差同比增長26%,爲歷年同期最高值,與GDP之比爲2.1%。4月,貨物貿易跨境收支順差443億美元,來華直接投資項下資金淨流入184億美元,較一季度月均水平分別增長2%和6%,同比分別增長2.8倍和1.2倍。前4個月我國實際使用外資規模同比增長20.5%。

“近期跨境證券投資流動的雙向調整不影響跨境資金流動總體均衡,也不影響境外投資者穩步增持人民幣資產大方向。”王春英認爲,證券投資是我國跨境資金流動中的一個項目,不代表整體的跨境資金流動情況。需要在一定的時間跨度內進行分析,過度關注短期變化可能會形成誤判。

王春英介紹,當前,人民幣幣值相對穩定,人民幣資產具有穩定的投資回報;而且人民幣資產具備獨立的行情走勢,使其具有較高的分散化投資價值。

“近年來,境外央行、追蹤國際指數的相關資金對人民幣資產的配置需求明顯上升,近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將特別提款權(SDR)中人民幣權重由2016年的10.92%提高到12.28%,充分反映了國際社會對中國經濟和金融市場發展的認可和信心。”王春英說。

“服務實體經濟是外匯局的工作重點之一”

前不久,外匯局與人民銀行聯合出臺23條金融助企紓困一攬子措施,以服務中小微企業爲重點,加大外貿外資領域的外匯支持力度

“在當前情況下,服務實體經濟是外匯局的工作重點之一。” 王春英說,外匯局堅持經常項目可兌換,貿易收支便利化改革不斷推進,形成了“越誠信越便利”的分類管理框架;資本項目下,直接投資實現較高水平開放,金融市場對外開放穩步推進,跨境投融資活動更加豐富。

“堅定不移推動外匯領域改革開放,提升跨境貿易和投融資便利化水平,保障市場主體真實合規用匯需求,服務實體經濟高質量開放發展。”王春英說,外匯局將繼續統籌發展和安全,堅持底線思維、宏觀審慎,逆週期、市場化調節跨境資金流動,維護外匯市場基本穩定和國家經濟金融安全。

王春英表示,外匯局將加快落實已出臺的外匯支持政策,積極迴應外資企業等各類市場主體的便利化政策訴求,擴大貿易收支便利化政策覆蓋面和受惠主體範圍,拓展跨境金融服務平臺應用場景,推進跨境貿易投資高水平開放試點,並繼續加大對企業匯率風險管理的支持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