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世界第二大流動沙漠的公路是如何“築”成的?

6月30日,車輛行駛在尉犁至且末沙漠公路上(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顧煜攝

6月30日,新疆尉犁縣且末縣沙漠公路正式通車。這條於2017年10月開工建設的沙漠公路,全長334公里,是繼塔里木沙漠公路、阿和公路後的第三條穿越塔克拉瑪干沙漠的公路。至此,我國在有着“死亡之海”之稱的塔克拉瑪干沙漠修建了超1200公里的沙漠公路。

三條沙漠公路跨越世界第二大流動沙漠,在“死亡之海”如何築路

334公里耗費近5年,在沙漠修路難在哪?

淡水在沙漠裡極爲珍貴,可修路離不開水。

塔克拉瑪干沙漠,年均降水不足100毫米,可蒸發量卻高達3000毫米。高溫乾燥讓地表水在這裡極爲罕見。雖然這裡地下擁有較爲豐富的水資源,但水質極差鹽分含量高,不僅無法飲用,連鋪路灑水都不合格。

借鑑前兩條沙漠公路的成功經驗,工程人員在沙漠路段採取了幹壓法,也就是利用沙漠中的風積沙直接碾壓夯實形成沙基。然後在沙基上鋪上一層土工布,再依次鋪上戈壁料、級配礫石等。同時,用比普通公路寬一倍的邊坡給路基產生更大的側壓力。於是,鬆散的沙子就變成了堅實的路基。

“我們解決了沙漠地區風積沙路基填築關鍵技術難題,這樣的工藝充分利用了沙漠中現有的材料,使修路成本降低不少。”中國交建新疆尉且沙漠公路項目經理王雲飛說。

沙漠築路的難度,新疆交通規劃勘察設計研究院尉且項目負責人程力最清楚,“修建尉且沙漠公路比前兩條更難,它的地形條件在全國都很少見”。公路經過沙漠東部密集、高大的沙山,共挖平32座高大沙山,填平28處丘間窪地,其中最大的一處沙山耗時近半年。

在這種惡劣環境下作業,真正的挑戰來自工人生活面臨的考驗。

“塔克拉瑪干”意爲“進得去出不來的地方”。這片沙漠全年有三分之一是風沙日,加上烈日長時間照射,地表溫度甚至可達70攝氏度

高溫,讓在沙漠中施工只能“起早貪黑”。

爲保護工人,項目部調整作息時間,選擇早晚氣溫較低的時候施工,以避開沙漠中最炎熱的時段。即便如此,沙漠中的高溫讓工人們每天都要喝近20升水。

在這種沙漠施工的危險性相當大,風沙天氣下沙丘會移動,而位置的變化讓人很容易因爲失去參照物迷路。爲確保工人安全,工地給每人都配備了具有北斗定位系統的終端。種種防範措施,確保了在如此極端的環境下施工無一人傷亡。

風沙不會把路埋了嗎?讓流動的沙丘“靜”下來

塔克拉瑪干沙漠是世界第二大流動沙漠,在風的作用下,沙丘會“流動”。這意味着剛修好的路面,如果不做任何措施,僅需一場大風路面就會被掩埋。

如何讓流動的沙丘“靜”下來,成了建設另一難題。

“沙漠裡最怕的就是風沙,有時風沙一來項目停工不說,甚至還要返工。”項目總工程師井文雲說,“結合以往建設經驗,我們採取‘草方格+阻沙障’的方式,建立起立體化多層次阻沙體系。”

生長在溼地裡的蘆葦,在乾旱的沙漠裡發揮了巨大作用,成爲“固沙利器”。

蘆葦稈曬乾,扎進沙丘,組成邊長1米正方形,分佈在公路兩側。這種由蘆葦稈編織而成用於固沙的正方形格子被稱爲草方格。它的鋪設隨公路修建同時進行,單側最寬可達110米,最窄處也有60米。

當細長的蘆葦稈被緊密排在一起、編織成草方格後,便有了足以和肆虐風沙抗衡的力量。有草方格在沙丘上,沙子就很難被吹動。

在草方格的外側是兩道阻沙障,相隔10米。當風沙來襲,首先經過最外側的兩道阻沙障,將風速降下來、大風席捲的沙子大部分也被阻擋在外,然後再經過幾十米草方格的阻擋,風沙就更加難以對路面造成損害。

爲什麼要修這條路?“死亡之海”蘊藏着無限生機

位於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且末縣,長久以來與外界的交通十分不便。尉且沙漠公路的通車讓這座“天邊小城”與庫爾勒的路程縮短350公里。

“這條期盼已久的公路終於開通了!”家住且末縣的亞森・圖爾迪說,且末是巴州最偏遠的縣城,以前外地的姑娘都不願嫁過來。現在從庫爾勒回家只用6小時,用時縮短一半,出行更方便了。

公路的開通也給企業對沿線地區的投資增加了信心。位於且末縣的新疆稷原牧業發展有限公司養殖有6000多頭牛,“這條路讓每頭牛的運輸和養殖成本節省近1000元,我們計劃再投資5億元擴大養殖規模。”公司副總經理郭成禮說。

此外,這條沙漠公路的開通無疑又讓自駕遊沙漠有了新選擇。尉且沙漠公路有307公里深入沙漠腹地,一路上可以欣賞到巨大沙牆沙間盆地、綿延沙丘等沙漠特有景觀,還有27公里穿行胡楊林、溼地及植被覆蓋區。

該路線穿越區域爲塔里木盆地石油地質蘊藏富集帶,將爲未來石油天然氣的勘探、開發、運輸等提供有力支撐,進一步推動南疆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對促進沿線優勢資源開發和經濟社會發展均具有重要意義。 (記者邵藝博宿傳義、顧煜)

新華社烏魯木齊6月30日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