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評》立法不能疊牀架屋

法院前警察待命。(丁世傑攝)

日前反年改陳抗十分激烈,行政院賴清德指示研議「襲警罪」,對陳抗襲警行爲加重處罰,各界譁然。主要論點現行刑法》已有「妨害公務罪」專章,警察並非沒有法律武器,只是長期以來臺灣奇怪的政治氛圍讓警察不敢使用。

妨害公務罪已有對執行職務公務員施暴的相關刑責。警察屬公務員,另立「襲警罪章」不但疊牀架屋針對性太強的立法只會製造更多對立、更激烈的陳抗。

反年改陳抗數度爆發流血衝突,警察及記者都遭襲擊受傷,賴揆的想法不是沒有道理,但問題在其必要性。行政院化妝師發言人徐國勇,發揮律師三寸不爛之舌本色,硬拗318太陽學運沒襲警,不像反年改陳抗有暴力襲警,因此臺灣有立襲警罪章的必要性。

徐國勇的論述根本是鬼扯,太陽花學運造成許多警員受傷,案子也都在法院審理中,怎會沒有襲警情事?太陽花學運搞到立法院被學生霸佔,是馬政府無能,是政府怯懦沒有執行公權力,不是沒有法律。

警察本來就應該認真執法,全民也會支持警察執法,當警察面對暴力威脅時,更應鼓勵員警勇於執法,輿論及法律也應站在執法員警這一邊。面對陳抗羣衆,只要違法脫序襲警,都應予以嚴懲法辦

面對愈來愈頻繁的陳抗,我們支持警察強勢執行公權力,這需要更優勢警力、更聰明的執法作爲,而不是形式上的立法,臺灣法令多如牛毛,還需要疊牀架屋嗎?

賴揆想另立「襲警罪」,當是對警察的委屈有感而發,如能轉爲對警察實質的支持必獲喝彩,如針對性反制特定陳抗,就得三思而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