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資遣元老「猛將」互傷!反正我很閒「完整澄清」迴應了

▲「反正我很閒」陳奕凱(左)、鍾佳播(右)。(圖/翻攝自Facebook/反正我很閒)

記者鄒鎮宇/綜合報導

YouTube頻道「反正我很閒」元老李基誥(猛將)25日控訴被老朋友背叛,最終落得成爲員工資淺下場,諷刺「人民的法槌」變爲「資本的高牆」。對此,反正我很閒的委任律師林勁也發出澄清聲明,將鍾佳播、陳奕凱(樂咖)、李基誥(猛將)及趙福臨(福林)等4名主持人之間的關係說明清楚。

反正我很閒聲明如下:

謝謝一直支持與關注「反正我很閒」(以下簡稱「反閒」)頻道的朋友們,我是林勁律師,也是我寄出存證信函給猛將的。

「反閒」的夥伴經歷近來事件,希望能有些時間沈澱心情,也不希望曾經的多年好友如今因爲一時情緒而無止盡的互相傷害,因此委由當時第一線處理相關事宜的我來出面,進行必要的事實澄清。

一、關於公司成立的狀況

2019年中旬,「反閒」此時還是個訂閱人數800人、朋友間一起玩、由佳播與樂咖發想主導、由猛將掌鏡的side project。因此,當猛將此時決定前往日本發展並結束與「反閒」的關係,成員都給予祝福,希望他也能夠闖出一片天。這一年間,「反閒」在福林加入下漸漸成長,猛將在回臺後也主動提出希望再加入。雖然此時已與過往有了完全不同的光景,不過基於長久的情誼,「反閒」最終也決定讓猛將加入一起打拚。

由於此時頻道正在快速成長期,面對需要在短時間內有基礎的公司制度以達成商業合作的要求,在會計師的見證下,包含樂咖、福林等五人當下都親自點頭同意以僱員身份加入鍾佳播出資的門中月」公司,日後則視合作狀況、市場變動的狀況持續討論。

雖然鍾佳播是公司負責人、大家原本也各司其職,但因四人出於理念決定以收入均分薪資均等的方式,共同爲「反閒」努力。

二、關於2021年8月的紛爭

「反閒」逐漸打響名號,陸續有商業合作開始接觸「反閒」,團隊仍秉持一起拚的精神,即便是由鍾佳播或樂咖所接的個人代言、行銷案等,兩人自己除了收取3000元的獎金,都是將收益全數歸入公司。此外,「反閒」團隊也開始接廣告製作案(不露面不掛名)。此時,作爲對外聯繫窗口的猛將,接觸先前發包製作案給「反閒」的公司,開始主張由他負責聯絡案子必須分佣金給他(四成以上),而那是團隊三人都無法接受的比例。由於爭執已經開始、難有共識,樂咖便主動提出以後大家都不要再接廣告製作案,至此爭執暫時告一段落。後來,便是團隊低氣壓的開始,猛將這段期間也已經拒絕與團隊溝通,原業務則由福林承擔。

三、團隊決議辭退猛將的最大理由

先前大家已決議各自不再接受廣告製作案,但是如同先前爭執過程,猛將多次答應而後反悔。在9月時,猛將告知團隊,先前的廣告製作案,他已拉出去與其他公司單獨製作。他擅自做的決定、且不斷出爾反爾的態度,讓團隊成員都無法接受,因此在百般無奈下做了這樣的決定。

四、關於勞資投保事宜

在公司成立初始,猛將便提出身爲員工的三人先不須由公司投保,各自找尋工會掛保即可,大家也同意。因此,是在猛將提出要檢舉公司不符勞動法規時,團隊才委由我來對他發出存證信函。前述紛爭過後,加上團隊認爲猛將已經無法與大家一同平等工作產出,公平均分的精神蕩然無存,因而做出了辭退的決定。猛將當下並無錯愕表現,也口頭接受了二十萬元的資遣費。

以上是大家最關心的四個事實需要釐清之處。

事實釐清後,佳播、樂咖與福林希望至此即可。大家過去一起打拚,沒必要因爲過程期待落差把對彼此的不滿洋洋灑灑公諸衆人前,希望各位支持者能給團隊、給猛將一些空間消化。反正我很閒未來將繼續秉持公平均分的原則、完善制度並持續努力創作,也祝福猛將未來能走出自己的路。

君恆國際法律事務所 林勁

【聲明】 謝謝一直支持與關注「反正我很閒」(以下簡稱「反閒」)頻道的朋友們,我是林勁律師,也是我寄出存證信函給猛將的。 「反閒」的夥伴們經歷近來事件,希望能有些時間沈澱心情,也不希望曾經的多年好友如今因爲一時情緒而無止盡的互相傷害,因此...

►按這訂閱Podcast《小編沒收工》每天熱門話題聊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