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了!中國馬術大滿貫騎手樑銳基:從"漁夫"到"馬伕"

本站體育7月21日報道:

北京時間7月21日上午7點,中國馬術三項賽隊運動樑銳基與隊友包英鳳、孫華東抵達東京成田機場,此前三項賽隊員華天以及三項賽隊四匹運動馬已經到達東京。至此,中國三項賽隊四人四馬全部集結完畢,他們將於7月30日至8月2日,與來自全球的65對三項賽人馬組合一道,在東京爲團體個人獎牌展開爭奪。

樑銳基在中國馬術界是一個傳奇般的存在,他同時兼顧場地障礙賽和三項賽兩個項目,並且在這兩個項目上全部問鼎國內最高水平比賽冠軍,這其中包括國際馬聯場地障礙世界盃中國聯賽總決賽冠軍、全運會場地障礙和三項賽個人冠軍全國錦標賽場地障礙和三項賽個人冠軍、全國冠軍賽場地障礙和三項賽個人冠軍。樑銳基是名副其實的雙料馬術大滿貫

沒見過馬的“小漁夫

許多國外的知名騎手都是馬術世家、從小與馬一起長大,樑銳基的經歷卻很不相同。他在14歲之前甚至沒有見過真的馬。

樑銳基出生在魚米之鄉,父母都是養魚的漁民。爸爸媽媽平時非常忙碌,一大早就從魚塘裡打一些小魚小蝦放在一個水盆裡。年幼的樑銳基天生活潑好動,但是如果有這個水盆,他就可以蹲在那裡老老實實地玩一個上午。所以,樑銳基小時候的夢想是成爲一名漁夫。

上學之後,樑銳基因爲身材瘦小,經常被人欺負。同學們給他起了個外號叫“骨仙”。受了欺負的樑銳基暗下決心,長大了之後要做一名警察。到了後來,樑銳基得知父母在讀書時都是學校裡的運動骨幹,姐姐和自己似乎也得到了良好的遺傳基因,各個體育項目一觸即通。姐弟兩人都被選中到中山業餘體校。在體校裡,樑銳基的身體素質得到了很大提升,主攻田徑項目。

當年的“小漁夫”可能不會想到,自己終生的事業是與另一種動物親密結緣。直到14歲,生長在南方的樑銳基都沒有見過馬,只知道馬有四條腿,跑得快。廣東馬術隊到體校來選人,選中了樑銳基。少年樑銳基從此與馬結緣,他嘗試過場地障礙、三項賽、盛裝舞步,還有耐力賽。後來慢慢把精力集中在三項賽和場地障礙兩個項目。就像所有從小練習體育的孩子一樣,遙遠的奧運夢想,是日復一日的艱苦訓練中藏在內心的一絲甜蜜。可是那時候馬術在中國還鮮有人知,中國馬術的競技水平與奧運之間也是隔着九天九地

爛仔”養成記

2002年,樑銳基還是廣東隊的三線隊員。他認識了一生的良師益友——白捷勇教練。樑銳基把她視爲精神偶像和人生導師,他曾經在採訪中說:“白教練對我而言,像是母親,可以說她是看着我從小長到大。她剛來廣東隊時我和隊友的水平很差,她對我們不離不棄,給了勤勞刻苦的隊員很多機會。如果沒有白教練,真的不可能有我這個‘爛仔’,到目前爲止所有的馬術技術和做人的原則都是她帶給我的。”

2004年樑銳基20歲,中國第一場真正意義上的馬術三項賽比賽在北京通州舉辦。三項賽中的越野賽使用的是固定障礙,稍有不慎人馬都有生命危險。曾有朋友問樑銳基是否害怕,樑銳基說:“高難度障礙前恐懼確實會有,但只能用意志控制。騎手的不安會傳遞給馬。”

除了刻苦訓練和遇到良師,樑銳基所在的廣東省馬術隊還幸運地得到了贊助人夏生夏太的支持,爲運動員提供更好的馬匹和更多的機會。從2010廣州亞運會開始,樑銳基連續三次代表中國出戰亞運會;也是從這時開始,中國的國家級和國際級馬術比賽數量也逐漸增多,樑銳基開啓了自己的馬術“大滿貫”之旅。

與此同時,樑銳基和中國許多馬術人在這個過程中看到了國外先進的馬術與中國訓練水平的差距。那個南方少年心中的奧運馬術夢想,開始變得越來越理智和清晰。

征戰奧運

2018年,樑銳基跟白教練提出,自己想嘗試參加奧運。白教練意味深長地說:“你知道這是一條非常艱辛的路嗎?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你確定你要這樣做嗎?”現在樑銳基回憶說,自己當時還不知道自己會經歷一段人生中最艱難的時光,只知道自己不怕任何辛苦,希望能夠憑實力走到最遠,至少能夠學到更多的東西。

獨自遠赴歐洲備戰,最初的挑戰是寂寞和寒冷。2019年5月,樑銳基和三項賽隊友華天、孫華東、包英鳳在法國索米爾以團體總分135.4分成功獲得了東京奧運門票,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獲得馬術三項賽奧運團體資格。比賽結束後,樑銳基寫道:“備戰奧運資格賽這一年多來,也不知道歷經多少心酸、失落、病痛、寂寞和冷(那是真的冷)。現在我頭髮也白了,眉毛都快掉光,只爲兒時的一個夢!繼續出發!”

在獲得奧運團體資格之後,由於歐洲簽證到期,樑銳基不得不返回中國,這進一步壓縮了備戰的時間。在反反覆覆出入境,斷斷續續的訓練,起起伏伏的馬匹狀態的情況下,樑銳基克服了各種困難,成爲繼華天之後,第二位成功通過奧運達標線的中國三項賽騎手。

沒有想到的是,更大的困難還在後面。新冠疫情爆發之後,東京奧運會推遲一年,國際馬聯爲了保證騎手安全和馬匹福利,要求所有人馬組合在最近一年內重新通過達標線或完成結果確認賽。可是此時不但歐洲比賽數量大幅削減,而且此時像樑銳基這樣的短期簽證持有者也遭遇了難關。2021年5月,樑銳基終於再次來到歐洲,此時已經接近國際馬聯規定的完成達標線的截止日期。當時樑銳基的馬已經一年半沒有參加比賽,他甚至一直沒有見到馬兒的樣子。最終,在5月末波蘭的一場四星級長途比賽中,樑銳基搭檔阿果啦在惡劣天氣下順利完賽。樑銳基在賽後採訪中說:“這是我人生中遇到的最困難的時期,經歷了太多不可預期的問題。我想致敬所有在歐洲奮鬥的中國騎手,大家都太不容易了。”

與阿果啦一起來到東京

樑銳基的戰駒阿果啦是一匹11歲的母馬,個子不大,但是非常勇敢和忠誠。在備戰奧運的過程中,她因爲經歷了非常多的比賽,拼得太厲害,造成了氣管塌陷。她在越野賽中劇烈奔跑時,會發出嘶嘶的令人窒息的聲音。2020年初,阿果啦接受了手術,用鐳射方式治好了氣管,如今又成爲了一位安靜果敢的好戰友。

7月21日凌晨,阿果啦已經與其他三匹中國隊三項賽運動馬乘坐運馬轉機抵達東京。樑銳基也與兩位隊友一起入住奧運村。樑銳基說:“到了東京以後發現跟廣東的夏天差不多,潮溼加上炎熱,馬兒需要好好適應幾天了。幸好大部分比賽的時間都是晚上。”

2021年7月23日東京奧運會開幕在即,三項賽首日的盛裝舞步比賽會在30日拉開序幕,最扣人心絃的越野賽會在8月1日上午進行,團體和個人獎牌將在8月2日晚上決出。祝願歷盡艱難的中國三項賽隊取得好成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