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一次官方排名如何?

近日,一則自稱美國華盛頓中國研究中心”發佈的“中國大陸500所小學的最佳排名榜單”走紅網絡,在成爲輿論焦點的同時,也遭來是“升學指南”還是“忽悠”的質疑。

被質疑的其實不僅僅只是“洋榜單”,還有民間版的“土排名”。例如,華東師範大學考試評價研究院院長陳玉琨教授就說,現在大行其道的各種民間版中小學“排名”都是極不科學的,對家長學生都是誤導

只按照升學率來對學校進行一二三的大排位,的確是一種誤導。一所學校的發展水平取決於它的歷史積澱、軟硬件基礎,文化生態等多方面綜合因素,而且由於教育滯後性,學校對學生的影響往往在未來才得以顯現,只看眼前的升學率無疑是一種急近功利考量。更何況,教育部門一再強調,不得對中小學進行升學排名。但是,既然排名是一種能引起各方重視的評價,那麼“一棍子打死”也不可取,在此,筆者期待官方來一次有別於升學率的權威榜單——

現在各級政府都在大力推進義務教育均衡發展,努力縮小各校的硬件條件、師資質量的差距教育部爲此還擬定了時間表,與地方政府簽訂責任書。那麼,從2010年到現在,各地究竟落實得如何?哪個地方完成得最好?又有哪些地方完成得最差?倘若官方也能來個“十佳”或“百佳排名榜,相信會迎來一片叫好聲,提振教育公平改革的信心

面對2020年基本實現義務教育均衡發展的總目標,各地都在加大對農村校和薄弱校的合併、投入力度。應該說,在硬件建設上,各級各類政府投入力度空前,也有立竿見影的成效。但也帶來新的問題,如有的地方爲了短時間內改善辦學條件,不是從方便學生求學出發,而是採取了簡單“出村進城”、撤併學校的做法。表面上看是縮小了與城市學校的差距,實際上是帶來了學生的求學不方便,加劇了學生的流失。

另外,在師資水平上,由於城市和農村,重點校和非重點校工資待遇水平、養老福利等不見縮小反而越拉越大的差距,也導致了農村教師單向城市流動普通校教師單向重點校流動的趨勢不僅不見遏制,反而愈演愈烈。這顯然與均衡發展的初衷背道而馳。

當然,要徹底解決這些難題,既需要政府部門頂層設計,也需要來自基層一線的實踐推動,更需要藉助網絡和民間的力量加以督促。而有針對性定期不定期公佈排行榜單就是一種政務公開的新形式。其實,要做到這些並不難,如最近網上流傳的一則“上海幼兒園排行榜”就可引爲參照——根據分列出的“綜合排行榜單”,園所場地設施設備教學環境與周邊安全、同類園所收費、師資力量與教學水平等子目錄等都在其中,甚至“是否有校車”也作爲評價標準之一。

當然,列出榜單的目的並不是要比較孰優孰劣,而是要藉助權威的考評和輿論的力量,督促相關部門拿出整改措施,推動決策部門盡職盡責。我們應該認識到,教育的作用不只是培育人才,還應該擔負起引領社會發展、促進公民社會建設的社會義務。面對走紅網絡但屢遭質疑的排行榜單,教育和學術部門與其疲於應對,不如主動出擊,拿出既有公信力又有益於社會的正能量榜單來。

(現代教育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