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茵能源以三大優勢佈局亞太市場 董座鐘弘錦:看好浮動式風機潛力

萊茵再生能源董事長弘錦(左)、總經理張友鴻(右)。(圖/記者吳康瑋攝)

記者吳康瑋/綜合報導

德國最大的百年電業集團萊茵能源(RWE)旗下萊茵再生能源(RWE Renewables)董事長鍾弘錦今(22)日指出,團隊看好亞太臺灣離岸風場潛力,除了在日本、韓國設置據點外,也於2018年在臺灣設立辦公室,並針對第三階段區塊開發規劃6座離岸風場,持續推進亞太市場的佈局

鍾弘錦指出,團隊爲協助臺灣離岸風力發展,已分享完整電業佈局開發商帶來的效益,以及如何協助臺灣取得浮動式風機發展先機。此外,臺灣發佈2050淨零排放路徑後,在更宏觀的淨零轉型目標上,團隊強調離岸風力與其他再生能源技術搭配的必要性,並宣佈將推行離岸風力人才培育營,爲臺灣淨零轉型貢獻心力

鍾弘錦表示,萊茵能源(RWE)總部位於德國,並已有 120 餘年歷史,現在已是再生能源領導企業之一,並活躍於全球五大洲中超過 20 多個重要國家。萊茵能源擁有超過 20 年以上離岸風場範疇,包含開發、建設營運

截至 2022 年 6 月,萊茵能源共有 18 座營運中的離岸風場,並預期於 2030 年將裝置容量由現行3GW提升三倍至8GW。萊茵能源以永續經營爲目標,並以更全面的規畫於風場建設。例如:在德國北海,與其合作伙伴 西門子歌美颯將數座葉片可回收的風機。這項嶄新的葉片透過創新樹酯技術讓葉片可以在產品生命週期接近尾聲時,可回收再利用。 鍾弘錦指出,臺灣擁有世界級的優良風場、加上政府政策的支持、國內產業對採用綠電也有共識,是全球少數適合發展離岸風電場域,但在臺灣要達成再生能源目標的時間壓力下,開發商能否按時完成任務至關重要。

此外,鍾弘錦表示,團隊在全球擁有豐富的開發經驗,自 2018 年開始持續在臺灣引進、招募國內外優秀人才,加上全供應鏈視角、領先的科技,相信能複製過去的成功紀錄,助臺推動離岸風電。 鍾弘錦指出,萊茵能源(RWE)自開業以來便認知持續投入創新、改變與永續的重要性,除了設定2040 年要達成自身企業碳中和目標,更預計於 2030 年前,投入1.6兆新臺幣於全球綠能產品組合,包含離岸風電、陸域風電、太陽能與儲能氫能等。

▲萊茵再生能源總經理張友鴻。(圖/記者吳康瑋攝)

鍾弘錦表示,萊茵再生能源(RWE Renewables)在臺深耕多年,注重永續經營與互利共生,除爭取風場開發外,也積極扶助臺灣在地人才、產業、並投入地方合作。團隊持續積極推動氫能發業,並與氫能價值鏈緊密合作。目前有超過 30 個以上氫能計劃,加上綜合再生能源產品組合開發,對於臺灣實現 2050 年淨零排放目標,能夠有更多面向的協助。 萊茵再生能源(RWE Renewables)於 20 年前就持續與歐洲離岸風電供應鏈密切合作,並締造多項離岸風電里程碑,更在英國布建全球最大風場之一 的Sofia風場,該風場總容量高達 1.4 GW,更打造全球最高、接近252 公尺高的風機,這些都爲全球離岸風電發展奠下了基礎與標竿。而面對離岸風力下一波的科技發展趨勢,團隊則看好浮動式風機潛力,更預計2030年前擁有 1 GW 營運或興建中的浮動式風場。

技術開發面,萊茵再生能源深知全球海洋地形與氣候複雜多變,因此於挪威美國西班牙用三種不同天然環境場址,運用不同技術建設浮動式風場。

其中,「挪威 TetraSpar 風場」:位於挪威 10 公里處外海,水深 200 公尺,風機裝置容量爲 3.6 MW,與殼牌(Shell)、東京電力(TEPCO)等能源界巨擘共同開發,採用管狀鋼製架構與懸吊式龍骨式(Tubular steel structure with a suspended keel)浮臺技術。風場已於2021年底正式商轉。

其次,「西班牙DemoSATH 風場」:位於西班牙北方離岸 3.2 公里處,水深 85 公尺,風機裝置容量爲 2 MW,與西班牙 Saitec Offshore Technologies 合作,採用混凝土雙體船結構式(Concrete twin-hull barge structure)浮臺技術,預計於 2022 年進行商轉。

最後,「美國New England Aqua Ventus風場」:位於美國緬因人工島 Mohengen 南方外海 3.2 公里處,風機裝置容量爲 11 MW。與緬因大學 Volturn US 研究中心以及三井集團旗下  Diamond Offshore Wind合作,採用混凝土半潛式(Concrete semi-submersible structure)浮臺技術。預計於 2024 年進行商轉。

鍾弘錦指出,這三座依不同場域而使用不同技術的國際風場開發經驗,將加速臺灣導入適合的浮動式風機進程,萊茵再生能源也深知浮動式風機是產業的未來,預告將舉辦浮動式論壇,邀請國內有志一同的各界夥伴共襄盛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