覽吳地風物  品江南韻味(華夏博物之旅)

近年來,我國博物館事業蓬勃發展。截至2021年底,全國備案博物館數量達到6183家,這其中大多數是中小型、區域性博物館。吳文化博物館是其中典型的一座,它位於江蘇省蘇州吳中區,坐落在世界文化遺產中國大運河蘇州段遺產點寶帶橋畔,是全國第一座全面展示吳文化的綜合性特色博物館。

吳地”“江南”是吳文化博物館的特色,其館藏文物承繼自“吳縣文管會”的收藏。吳縣自秦朝設縣,近年撤縣建市、撤市建區,蘇州範圍內許多重要的考古成果集中於此,類型豐富、特色鮮明,時間橫跨舊石器時代至明清、近代。其中,新石器時代的黑衣陶刻符貫耳罐、春秋時期的鸚鵡首拱形玉飾、元代釉裡紅雲龍紋蓋罐、元代朱碧山造銀槎杯等均爲國家一級文物,是講述吳文化、傳承江南文脈的寶貴窗口。

吳文化博物館基本陳列由兩部分組成:“考古探吳中”主要從考古學的角度解讀舊石器時代至戰國時期吳文化的源起、發展和勃興;“風雅頌吳中”包含了“吳風”“吳雅”“吳頌”3個展覽,展示自秦漢至明清時期的吳地文化、吳地風物、文化傳承等內容

黑衣陶刻符貫耳罐

良渚文化的刻符

長江下游一帶是我國遠古先民繁衍生息的重要地區,考古學家先後在這片土地上發現了不同文化時期的人類生存遺蹟。澄湖位於蘇州城東南15千米處,水域面積約6萬畝,是太湖平原上的一箇中型湖泊。1974年,澄湖湖底發現大批古井南京博物院和吳縣文化館進行了調查發掘和文物徵集,發掘古井150餘口,出土及徵集的文物1200多件,涵蓋新石器時代崧澤文化、良渚文化、馬橋文化以及歷史時期的商周、漢晉、唐宋等朝代,時間跨度長達5000年。

黑衣陶刻符貫耳罐(圖①)就是在澄湖遺址出土的一件極爲珍貴的文物,屬良渚文化時期,高12釐米,口徑8.8釐米。泥質黑衣陶,方脣直口高領、溜肩鼓腹、平底,頸下部飾凸弦紋一週,兩側置對稱貫耳,器表打磨光滑。在外腹部有4個刻畫符號,呈左高右低、中間略高的形式橫向排列,爲陶器燒成後用鋒刃器刻出。

對於這4個刻畫符號的考釋,學術界衆說紛紜,但可以形成的基本共識是:良渚文化的刻符雖與漢字沒有直接傳承關係,但應屬良渚文化時期的古文字,是漢字的先行形態,可以算是甲骨文的濫觴,具有重要文物價值,足以證明太湖地區也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發源地。

朱碧山造銀槎杯

蘇作工藝代表

歷史上,蘇州傳統手工業曾因工藝細膩、製作精良而被稱爲“蘇作”。受到文人文化的影響,蘇作工藝主要呈現出立意高雅、佈局簡雅、紋飾圖案素雅、品位格調清雅、形式內容古雅的特點,雅是蘇作的核心氣質。

朱碧山造銀槎杯(圖②)爲元代著名鑄銀工匠朱碧山製作,斜長22釐米,寬7.5釐米,高11.4釐米。槎,意爲“水中浮木”,此器以仙人乘槎凌空飛越到達銀河的神話故事爲題材,將銀酒杯巧製成樹槎形的一葉扁舟,一老人靠槎尾而坐,仰首束髮、長鬚髯髯,身着寬袖長袍,腰束飄帶,雙目注視遠方,作乘舟凌波之狀。樹槎爲枯枝杈,背部有細瘦陰刻銘文“至正乙酉朱碧山造”。整器設計精巧,造型奇特,融入了焊接、錘鏨、鐫鏤等多種技巧,鏨刻精細,頗具藝術感染力。

這是一件典型的蘇作工藝品代表,不僅構思巧妙、技藝精湛、精巧雅緻,代表了吳地銀作工藝的高超技術水平,是元代銀器中的藝術瑰寶,更體現出吳文化中的“文人主題”。把酒具做成槎形,是朱碧山所創,其作品有槎杯、蟹杯、蝦杯,及昭君、達摩像等。但是他的傳世作品僅有槎杯一種,而且數量極少,目前所知僅4件,其中一件即藏於吳文化博物館。

鷂子撲熊飾件

獨領風騷的玉雕

明代中葉以後,蘇州從江南工商重鎮一躍成爲全國的經濟文化前沿之地,從文人墨客到市民階層都追求時尚。其時,以玉器爲代表的消費品市場極度興盛,宋應星《天工開物》所言“良玉雖集京師,工巧則推蘇郡”,就是當時的情景。明清時期,蘇州是全國三大琢玉中心之一,蘇州玉雕獨領風騷。清代時期,宮廷還多次召集蘇州玉工赴京製作玉器。

蘇州玉雕以中小件爲主,多製作爐、瓶等陳設擺件和��、環、鐲等掛飾件。製作時往往採用白玉、翡翠等名貴材料,工藝精巧,題材內容十分豐富。蘇州玉雕具有空、飄、細的技藝特點。空,就是虛實相稱,疏密得當,使人不覺繁瑣而有空靈之感;飄,就是造型生動,線條流暢,使人不覺呆滯而有飄逸之想;細,就是琢磨工細,構思精巧,使人不覺粗獷而有巧奪天工之嘆。

鷂子撲熊飾件(圖③)就是一件清代巧匠所制蘇玉的代表,它通寬4.3釐米,由和田白玉雕琢而成,玉質溫潤細膩。鷂子雙目圓睜,長翅下撲,兩爪踩熊之背和下頜,長喙啄咬熊之頭,熊則回首作驚恐狀,將鷂子撲熊瞬間的表情表現得淋漓盡致,展現出蘇作工藝的細膩與精妙。鷂子,又稱“雀鷹”,與熊一起有“英雄”之意,屬傳統工藝題材,這在清代十分流行。

惠和堂建築模型

民居庭院的巧妙

在吳地的大中型民居中,庭與院是重要的組成部分,既能滿足功能上的需要,也能使空間環境形成豐富變化。獨具匠心的規劃與設計,使四時之景各具異趣,又營造出明暗、寬狹、疏密、緩急不一的空間變化,進退得宜、不失分寸。惠和堂作爲江南明清時期的典型建築,其庭院及整體設計反映了江南人如何巧妙地處理自然環境、氣候與居住、建築的關係。

惠和堂位於吳中區東山鎮陸巷村文寧巷內,是建於清朝道光年間的一處大型宅第,保存完整,佔地5000多平方米。這是一座典型的不可移動文物,如何讓更多人感受江南建築的韻味?吳文化博物館藉助數字技術對惠和堂進行數據採集,通過3D打印製作建築模型並進行展出。

惠和堂3D建築模型(圖④)裡的格局清晰可見:單體建築可分東、中、西三路,三路之間有東西備弄相通,每進單體建築之間有庭院相隔,形成獨立的建築單元。庭院與建築的組合是吳地民居建築處理手法的精華所在:庭院可以起到採光、通風、排水和調節氣溫的作用。庭的另一個名稱是“天井”,這形象地說明了它是一種比較狹窄的院內空間。院的進深一般是庭的兩倍左右,功能從採光通風擴展到吟詩作賦、彈琴下棋、觀賞遊憩,有些還設有假山、花木以及其他建築小品,從而更加豐富多變。

(以上圖片均爲吳文化博物館供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