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如山――104歲老紅軍馬志選

和許多老兵不同,老紅軍馬志選沒有把這麼多年獲得的各類獎章紀念珍藏在櫃子裡,而是一直掛在那件老式軍裝上。

“您這成天掛着是顯擺呀?”兒女們打趣地問

“和軍裝放在一起、穿在身上,不容易丟。”輕輕撫摸其中一枚中心是顆紅五星的紀念章,馬志選言語間透着自豪:“這是獎勵給老紅軍的,別人沒有……”

2016年10月,山西省軍區一位領導把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勝利80週年紀念章送到馬志選手中時,老人的眼淚“唰”地一下涌出來,捂着臉哭得像個孩子

“我活到這麼大歲數,黨一直關心着我……80年了,國家沒忘了我……”

這是馬志選的大女兒馬建華第一次見父親流淚。“他打了上百場仗,手指頭被子彈打斷、右胳膊讓彈片穿透都沒哭,沒想到會在這個時候掉眼淚……”

面對黨和國家的關愛,兒女眼中“山一般剛強”的父親,幹休所工作人員眼中“山一般深沉”的老首長,如孩童一般,再也藏不住心底的深情。

104歲的老紅軍馬志選,把對黨和國家的愛,融進了山一般的信仰。

山的堅定

80多年後,父子三人“重逢”

上海東方綠舟國防教育基地紅軍足印紀念園裡,有一枚馬志選的右足印,拓印在金屬質地的足印碑上。憑着留下足印的“鐵腳板”,馬志選3次走過茫茫草地,2次翻越皚皚雪山

1932年,紅軍進入四川省到達平昌縣時,窮得沒飯吃的馬志選和父親馬天福正棲身在山裡一座寺廟中。聽說紅軍是爲窮人打天下的隊伍父子倆一同踏上從軍路。他們當時並不知道,馬志選的三哥、在四川省營山縣扛長工的馬禮選,第二年也加入了紅軍隊伍。

長征時期,馬志選與父親分屬不同的部隊。出發前,父親找到馬志選,囑咐他“萬事小心”,還將身上一半的糧食分給他。匆匆一面,父子倆各自踏上征途。

這段行軍路,他們歷經萬難:“一天裡也找不到能喝的水,吃了有毒的蘑菇全身發腫……第二次過草地,100多人的連隊,只有60多人走出來……跟着戰友的遺骸走,不用找什麼嚮導……”

馬志選咬着牙挺過一關又一關,父親卻長眠在長征途中。他後來得知,擔任炊事員的父親在爬雪山時,怎麼也不肯丟下身上的行軍鍋,狂風襲來,連人帶鍋跌入山谷。

像翻過的雪山一樣堅定,馬志選把悲痛埋在心底,繼續跟着隊伍向前走。當時通信不便,直到1936年部隊攻打甘肅山城堡之前,他才從同鄉口中意外得知,三哥馬禮選也參了軍。

“你哥當排長了,已經跟着西路軍過黃河啦!”這是馬志選得到的關於三哥的最後一條消息。此後81年,馬禮選音訊全無。

2017年,在紅軍西路軍後代聯誼會幫助下,馬志選得知三哥早已在1937年的馬場灘戰鬥中犧牲。

那一戰打得悲壯!馬禮選所在的紅軍西路軍30軍89師264團在與敵人優勢騎兵的激戰中,全團官兵壯烈犧牲。

馬志選的二兒子馬朝平回憶,得知消息那天,父親沉默了好久,後來對他說:“小平子,你去把三伯的烈士證給辦了吧。”

2018年,四川省巴中市川陝蘇區將帥碑林紀念館將馬天福、馬禮選、馬志選的事蹟刻在同一塊紀念碑上。碑文的開篇寫道:“全家三人當紅軍,父子二人捐軀……”

父子三人,終獲“重逢”。

上世紀60年代,馬志選(中)組織官兵集體學習以及馬志選近影扈碩製圖

山的堅守

山窩裡,一干就是近30年

新中國成立後,馬志選被任命爲駐豫某倉庫首任庫長,參與新中國第一批國防倉庫的建設。接到調令,馬志選只託人給妻子帶了個口信,就率部鑽進太行山深處。

“當時建庫條件十分惡劣,沒有機械設備,炸藥也少,只能用鋼釺、鐵錘一下下鑿。”馬志選回憶,建庫之初的艱難,正如駐地流傳的順口溜所言,“地窩當牀鋪,鋼釺磨皮膚。小米不滿肚,夜晚聽狼哭”。

洞庫建在坡度近40度的半山腰上,沒有運輸通道,馬志選帶領官兵開山鑿石,硬是打出2250個整齊的臺階。架設鋼纜時,牽拉鋼纜的麻繩承受不住重量斷開,奪走多名官兵的生命……

2014年,爲紀念老一輩建設者,該部官兵在倉庫的制高點――前山哨所旁立了一塊紀念碑。大家說,這是前輩們在“天梯”上寫就的“天書”。

從一個山窩挪到另一個山窩,近30年裡,馬志選先後在太行山區的幾所國防倉庫擔任庫長、主任等職務,直至離休。

大山深處,馬志選的兒女見證着父親的堅守。“父親眼裡不揉沙子,誰要是影響倉庫建設、損害集體利益,他準生氣。”馬朝平說。

馬朝平記得,有一年春節,自己與庫區的幾名小夥伴在山裡玩耍,不小心點火燒着了樹。幸虧庫區消防人員及時撲滅火苗,才避免了更大損失。但幾個孩子的棉鞋和衣服都燒破了。

“父親聽說這件事後,讓我們幾個站成一排。不管是政委還是主任的孩子,他挨個批評了一通……”那次經歷,馬朝平終生難忘。

大山送別了一代代老兵,又迎來一批批新兵。“新兵”中,有的也是“老兵”。幾年前從大山深處考入原解放軍信息工程大學張慶碩畢業分配時主動申請回到前山哨所。有好友不解:一個窮山溝,爲什麼要留下?張慶碩笑笑說:“這是倉庫的傳統。”

這是從倉庫首任庫長馬志選帶的那代兵開始,就留下來的傳統。

在馬志選家中,幾名前來探望的官兵圍坐在他身旁,高聲唱起倉庫的“庫歌”《山戀》――

“這裡的官吶,他個個兩鬢斑;這裡的兵吶,他個個是黑臉漢。無怨無悔到如今,不聲不響甘平凡……”

山的堅持

不能吃“老本”,要立新功

三級八一勳章、三級獨立自由勳章、三級解放勳章、二級紅星功勳榮譽章……馬志選常穿的那件老式軍裝上,一枚枚獎章、紀念章閃閃發光。兒女們把它們一一拍攝下來,分別配上頒授背景和馬志選軍旅經歷的文字說明,製成精美圖冊,6個兒女各珍藏一份。

“看到我們把他的榮譽珍藏起來,父親對我們說,不要想着吃‘老本’,要立新功。”馬朝平說。

那一年,馬朝平打算參軍。有位老戰友得知後找到馬志選,說可以讓馬朝平到自己所在部隊去當兵。馬志選聽完連連擺手:“怎麼能讓他在家門口當兵?要去就去祖國需要的地方!”

馬建華、馬朝國、馬朝平、馬朝軍……馬志選給兒女們取的名字,每一個都向着黨、向着國家。他希望兒女們把祖國建設得越來越好。

馬建華告訴記者,父親最開心的時刻,是聽說家裡有小輩入了黨。他每次都要多囑咐幾句:“要好好幹,能爲黨和國家貢獻力量,就盡心盡力去做。”

馬志選的兒女,有的是大學教授,有的是化工廠的普通職工。不論在什麼崗位,他們都牢記父親的教誨,“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實實做事,不能幹對不起黨、國家和人民的事情”。

年事已高、認爲自己很難再爲國家作貢獻的馬志選,不想給組織添一點麻煩。2017年冬天,由於患上腸道疾病,醫生建議他住院治療。可無論兒女怎麼做工作,就是勸不動他。“我都這把年紀了,不要再浪費國家的醫療資源,應該把牀位讓給需要的人。”馬志選說。

後來,還是幹休所領導親自上門,耐心勸導:“您是老紅軍,是國家和部隊的財富,在身體健康方面要聽組織的話。”馬志選這才住進醫院。

2019年9月,山西當地媒體爲了拍攝一段國慶特輯的新聞素材,邀請馬志選前往太原市汾河公園看一看。

“當年我們在這裡打仗,山上是一望無際的黃土,連棵樹都沒有。如今不一樣了,發展越來越好,漫山遍野都是樹。”馬志選一直望着車窗外,喃喃自語:“太好了,太好了……”(潘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