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禮輝:小微企業信息透明度低致銀行貸款有顧慮

本站財經訊 2014年12月21日,第十六屆北大光華新年論壇在北大邱德拔體育館舉行,本屆新年論壇主題是“文化重塑經濟轉型”。

中國銀行行長李禮輝高峰對話環節表示,經濟轉型可能要解決三個問題:第一、經濟結構調整;第二、生產技術的創新;第三、生產方式的轉變。他認爲,經濟轉型肯定要呼喚文化的重塑,文化重塑的重點應該是觀念的轉變,制度的創新,還有一個是秩序重構

談及小微企業時,李禮輝表示,大部分小微企業不是上市企業,信息透明度比較低。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銀行業不知道這家企業好還是不好。小微企業之間也不知道對方信用到底怎麼樣。我們與小微企業的資訊系統是分散、多元的,所以如果國家能夠建立一個綜合化多元化、有權威的關於中小微企業的資訊系統。這可以解決兩個問題:一個可以促進小微企業提出自己的信譽水平,另外也可以讓小微企業的交易對手能夠了解對於的徵信情況。總結起來,一個銀行把它的門檻降低一點,小微企業把自己的水平提高一點,而政府把公開的徵信系統做好一點,這樣就有可能公平一點。

以下爲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委員、中國銀行原行長李禮輝現場高峰對話文字實錄:

對話嘉賓

蔡 洪 濱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院長

黃 克 興 青島啤酒股份有限公司總裁

李 禮 輝 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委員、中國銀行原行長

宋 志 平  中國建築材料集團董事長

王 錫 鋅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副院長

主 持 人    田 薇     中央電視臺主持人

田薇宋總說讓大家有一個目標,同時朝這個目標前進,同時做到共贏。接下來我們請李禮輝先生來談談,李先生原來是中國銀行的行長,現在在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做委員,我還想從金融這個角度來談。金融產業關於文化方面的討論太多了,大家對整個產業的發展和現在它的發展的目標以及做事的方式都有很多疑問。國際上是這樣,中國也會越來越存在這樣的問題。請教您到底怎麼看這個問題,這在多程度上能夠幫助金融產業在經濟轉型的過程當中起到一個更加健康的作用。有請!

李禮輝:北大光華新年論壇舉辦了十六屆,這一屆的主題是“文化重塑與經濟轉型”。我想非常契合當前中國經濟的形勢。我們說到經濟轉型的時候,我想它的方向應該是更高程度的市場化,更高程度的全球化和更高程度的法制化。所以,經濟轉型可能要解決三個問題:第一、經濟結構的調整;第二、生產技術的創新;第三、生產方式的轉變。

經濟轉型肯定要呼喚文化的重塑,文化重塑的重點應該是觀念的轉變,制度的創新,還有一個是秩序的重構。按我的理解,我想經濟轉型和文化重塑應該要並駕齊驅,我們的硬實力和軟實力也應該並駕齊驅。那麼,這麼多年我做金融企業,做金融工作,對於在經濟轉型,或者說社會轉型,文化的重塑這麼一個過程中,比如說不同的身份應該有不同的角色定位。政府要做什麼?社會要做什麼?企業做什麼?應該有不同的定位。我理解從社會來說,在文化的重塑中應該他是要推動創業,推尚開放,推崇秩序。對政府來說,主要的角色應該是保持秩序,保障公平,還有一個是保護民生。另外從企業來說,我覺得重要的在於它應該要進一步推進創新,應該要增進它的誠信,同時要合作。

我很多年做銀行工作,做金融企業的工作。我覺得中國的金融企業,中國的商業銀行在文化方面有幾個層次做的比較好。一個是誠信的文化,一個是審慎經營的文化,還有一個是爲客戶服務的文化。從經濟轉型和文化重塑的角度看,我認爲可能對中國的金融企業來說,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方面是公平文化的建設,我覺得未來還是要加大力度。從公平文化來說,主要有三個方面,一個是企業的公平,一個是市場的公平,還有一個是國際的公平。因爲時間關係,我這裡簡要的說一說我對市場公平的一些認識。

市場公平,我認爲今後市場的公平應該是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的作用,有效的消除壟斷,這纔是真正的市場公平。我們說,大鍋飯也好,平均也好,因爲它犧牲的效率不是真正的公平,剛纔厲教授也提到了。另外一個,如果說通過政府的手段來保護落後,來定價,來干預市場,干預價格,我想這也不會出現真正的公平。以金融來說,比如高風險、高回報,低風險、低迴報,這就是一種公平,企業信任本金比較高,那你融資就比較容易,企業信任本金比較低,你融資就更難一些,我想這些可能是本質上的問題。

我說到這裡,可能大家會問一個問題,在中國中小微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長期以來融資難,融資也貴,這是不公平的,我基本上認同這個看法。我現在在人大財經委員會工作,今年第一季度的時候,國家統計局他們做了一個調查。在國家統計局的調查中,今年一季度,需要貸款的小微企業能夠從銀行獲得貸款的比例只有37.5%,只有8.6%的企業獲得了他所需要的全部貸款,換句話說還有62.5%的小微企業得不到銀行的貸款,他們怎麼辦呢?他們就要通過這種民間信貸去融資,民間借貸成本是多少呢?今年一季度,民間借貸的成本,年利率是24.9%,這個利率比銀行對小微企業貸款的利率高一倍到兩倍。

這裡面我們可能要深入的探討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對企業信用等級制度方面的公平我們到底做到了沒有?我自己覺得,現在銀行這幾年,我在商業銀行做行長,我們小微企業貸款的發展比中型,大型企業的比較多,但是有大部分小微企業仍然得不到貸款。這樣銀行對小微企業貸款的標準是不是太高了?我覺得確實存在這個問題。所以,我認爲銀行可能有必要要進一步調整他們的信貸政策,適當的降低信貸准入的標準,降低小微企業獲得銀行信貸的門檻。

另外一個方面,我們要看到,大部分小微企業不是上市企業,信息透明度比較低。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銀行業不知道這家企業好還是不好?小微企業之間也不知道對方的信用到底怎麼樣?而我們與小微企業的諮詢系統是分散的,多元的,所以如果國家能夠建立一個綜合化,多元化,歸在一起的有權威的整合的這麼一個關於中小微企業的資訊系統,這可以解決兩個問題。一個可以促進小微企業提出自己的信譽水平,另外也可以讓小微企業的交易對手能夠了解對於的徵信情況。一個銀行把它的門檻降低一點,小微企業把自己的水平提高一點,另外政府把公開的徵信系統做好一點,這樣就有可能公平一點。

田薇:三個一點,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您剛剛提到公平的問題,我簡單追問一下,因爲公平的問題不僅存在於中國內部的金融改革,與此同時也是存在於一個國際系統當中。現在中國要面臨這樣的一個秩序,就是過去的秩序似乎不公平,但是我們要在過去的金融秩序當中生存,並且做事,並且在這個過程當中有所改變。可能這種同樣的概念也適應於我們目前小微企業的改革。這個中間實際上就存在一個文化重塑的問題,這是一個多麼漫長的過程,多大程度上真正的文化重塑能夠鼓勵我們現在馬上就要進行的這種經濟轉型。

李禮輝:我想主持人說的是國際公平的問題,在國際公平問題上,我認爲我們要在現有的規則下實現公平,爭取公平,同時我們應該進一步爭取能夠創造一個更加公平的規則。因爲現在的規則,國際市場上的規則是發達國家制定的。我講兩個要點,第一我們要用更多的開放換取別的國家對我們的開放。第二、我們要有更多的國際擔當,或者我們帶國際上要擔當更多的責任,這樣你纔有可能有更多的話語權來創造更加公平的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