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劇體現文藝創作擔當

正在湖南衛視芒果TV播出的《天下長河》,成爲當下熒屏上不多見的歷史劇,從治理黃河的歷史題材切入更是前所未有。《天下長河》基於可考史實創作,有着治河史詩的恢弘、朝堂制衡的權謀,也有君臣互動的詼諧,在歷史敘事中把握了現實質感。在古偶玄幻仙俠古裝劇題材扎堆的影視大環境中,《天下長河》的出現拓展了創作維度,體現了當代文藝工作者責任擔當,同時,這部劇也能夠讓觀衆看入眼、走進心、開動腦

記者 劉雨涵

《天下長河》以清朝康熙年間的黃河治理工程爲線索,講述靳輔陳潢兩位治河能臣經歷數十載風雨,守護黃河安瀾、還百姓平安的故事。治理黃河是中國曆朝歷代治國的重點工程,但此前未有影視作品完整地觸及這一題材,《天下長河》以此切入歷史肌理,是一種大膽而新穎的嘗試。

在最新劇情中,朝堂上的一場治河辯論引得觀衆連連叫好,大臣之間的針鋒相對高能燒腦,同時也揭示出治河之艱難。陳潢提出“黃淮一體”,但是康熙皇帝又要考慮是否會影響漕運和漕糧;陳潢建議給黃河制定河道,被譏諷“那他豈不是成了龍王爺”!他申請治河銀兩,戶部官員質疑,“錢讓你先拿着玩,最後你說多少就是多少”;靳輔指出自己治河要手握人權、財權、兵權,康熙無奈笑道,“朕現在好像債主上門一樣啊”……一番脣槍舌劍,不只是朝堂之上的鉤心鬥角,更是千古治河難題的現實困境。《天下長河》聚焦治河,但並不止於技術問題,同時也在挖掘治河困難背後的歷史侷限性和政局複雜性,這使得劇情一波三折、扣人心絃。有觀衆點贊說:“好久沒有看過這樣大視野、有厚度的歷史正劇了。”

劇中的兩位主人公靳輔和陳潢,一個是治世能臣,一個是大國工匠,他們都是理想主義者的化身。靳輔從戴罪之臣被康熙破格提拔爲河道總督,他動容地立誓:“昨日之靳輔已死,今日之靳輔,與黃河共存!”展現出“雖九死其猶未悔”的風骨。面對更改河道、淹沒祖墳的反對聲音,靳輔力排衆議,講求大局觀——“小慈乃大慈之賊”。陳潢則是一位天才般的治水專家,他自稱“河伯投胎”,網友送其“技術大佬”的稱號,但劇中有人將陳潢譏諷爲“二百五”。他心性豪爽,毫無規矩,在皇帝面前也是“你呀”“我呀”相稱,康熙說,“早上給他一個官做,不到天黑,就把所有人都得罪遍了。”不過觀衆表示看得好爽,“我需要這麼一張嘴。”靳輔爲民請命、籌謀大局,陳潢智商超羣、硬剛直懟,兩人的治河搭檔,讓觀衆也燃起了事業心

羣像劇 新表達

作爲一部羣像劇,《天下長河》還塑造了一批形象豐滿的角色,而且每條故事線的推進都邏輯清晰、有條不紊。康熙、索額圖、明珠的君臣三人組,讓人看出了一些《鐵齒銅牙紀曉嵐》的感覺,觀衆評價羅晉飾演的康熙皇帝“有味道”“沒有距離感”。此外還有陳潢、高士奇徐乾學的兄弟三人組,尤其是一日七遷、直達御前的高士奇,從落榜舉子、教書匠,一日之內被康熙連下七道詔書,成爲行走南書房的布衣宰相,被網友稱作“職場錦鯉”,而且這個人物是有史可考的。《天下長河》還用喜劇的方式,揭開了官場衆生相。徐乾學被觀衆稱作“喜劇人實錘”,他的發言——“當大官的一馬當先,像我們這種當小官的,往前一看,可不都是馬屁嗎”,讓人笑中有所思。此外,《天下長河》的感情戲份含量幾乎爲零。康熙的第二次大婚,在婚牀上吃花生瓜子,隨手揭了皇后的蓋頭,最後說忙活了一天大婚不知道耽誤了多少政務,在新婚之夜就跑去加班了,妥妥的“直男”屬性。

曾幾何時,歷史劇有過霸屏的時代,《康熙王朝》《雍正王朝》《大明宮詞》《漢武大帝》……這些劇集都是當年的收視冠軍。後來的《大秦帝國》《大明王朝1566》等歷史劇,雖然獲得了好口碑,可惜收視成績十分慘淡。嚴肅性與市場性、思想性觀賞性之間的平衡問題,讓傳統的歷史正劇遇到了創作困境。

《天下長河》的出現,證明了歷史劇並沒有斷層,它還在不斷開拓出新的創作角度,生長出新的表達方式。《天下長河》遵循“大事不虛,小事不拘”的創作原則,通過傳奇式的表達手法,營造出莊諧並重的風格特點。不爲帝王將相著書立傳,不專注宮廷權謀心術、後宮鬥爭,而是講述了中國工匠天下爲公的精神,呈現出“人民是歷史的創造者”這一唯物主義歷史觀,以真誠的文藝創作回答了面向人民再造經典形象的文化命題,這顯示出當代文藝工作者的責任擔當。

《天下長河》不僅講述中國的治河歷史,更傳遞了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理念,歌頌了中華民族自強不息的奮鬥精神。立足歷史,觀照現實,一部好的作品,應當是文藝價值和社會價值並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