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新建:高速度到高質量 旅遊仍在騰飛的路上

經過70年尤其是最近40多年的發展,我國旅遊業取得了巨大成就,上交了一份相對來說“令人滿意的答卷”。目前我國已經成爲全球至關重要的入境旅遊市場、全球最大的國內旅遊市場、全球最大的出境客源市場,旅遊業已經成爲我國的戰略性支柱產業文化旅遊部的最新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全年國內旅遊人數55.39億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長10.8%;入境旅遊人數14120萬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長1.2%;出境旅遊人數14972萬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長14.7%;全年實現旅遊總收入5.97萬億元,同比增長10.5%。

我國旅遊行業幾十年的發展態勢及特點是怎樣的,旅遊教育及就業的未來前景如何,伴隨文化和旅遊的融合還有哪些潛在紅利領域,如何對外講好中國故事?針對這些問題,本站旅遊有幸採訪到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遊管理學院教授、中國旅遊改革發展諮詢委員會副秘書長厲新建,一起探討旅遊發展的故事。

回首幾十年的發展歷程不難發現,面對起步晚、底子薄、任務重、要求高等實際問題,我國旅遊行業探索性地走出了一條既不同於發達國家、又不同於一般發展中國家的路子。一直以來充分認識到人民急劇增長的國內旅遊需求和不平衡、不充分的旅遊供給之間的矛盾,高度重視數量滿足和質量保障之間的辯證關係

改革開放的民間外交國際戰略的旅遊外交,從旅遊創匯導向到“發展經濟、增加就業和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求的有效手段”,從推動經濟增長到生態文明、鄉村振興、紅色旅遊、刺激消費等…縱觀整個發展過程,旅遊業在服務於國家政治大局、經濟大局、貿易大局、外交大局、民生大局、生態大局等方面都有卓越表現。

改革開放前後 旅遊行業發展模式大不同

建國後30年 建立以外事接待爲主的“政府主導型發展”模式

在1949年建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旅遊業在我國社會經濟發展中主要扮演外事接待的角色,其中一段時間更是基本停滯的狀態,從當時的一些規劃數據來看,旅遊業總體發展規模非常小。

1949年-1966年期間,初步建立了我國旅行社服務體系的重要基礎。1949年10月創辦了新中國第一家旅行社——廈門華僑服務社。1954年成立專門接待外國遊客中國國際旅行社總社及分社(1984年才明確國旅總社從外事接待轉爲企業單位)。1957年組建負責接待華人華僑和港澳臺同胞爲主的華僑旅行社(1974年改名爲中國旅行社)。1964年成立中國旅行遊覽事業管理局(與國旅總社合署辦公,後於1978年改爲中國旅行遊覽事業管理總局,1982年改爲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旅遊局, 2018年與文化部合併組建文化和旅遊部)。

改革開放後40年 確立“市場化的政府主導”模式

1978年後,入境旅遊獲得了高度重視:國務院組建旅遊專門機構(1981,1985,1988),召開全國旅遊工作會議(1981)、提出“五個一起上”的投資方針(1984)、批准設立國家旅遊度假區(1992);設立海外旅遊辦事處(1981)、頒佈行旅遊涉外飯店標準(1987)、開啓中國旅遊主題年(1992)、創辦中國國際旅遊交易會(1998)等。這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政策和措施,促進了入境旅遊迅速發展。入境旅遊人次排名1978年爲第48名,1980年開始進入前20名,1988年進入前10名,1999年起進入前5名。中國整個旅遊產業體系就是圍繞着入境優先、觀光切入、團隊操作的思路開始逐步形成、不斷完善、迅速壯大。

厲教授認爲,這時期我國旅遊業的政府主導實際上是一種“市場化的政府主導”發展模式,與“政府主導的市場化”突出強調政府在市場化進程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市場化的政府主導”則是突出強調政府主導的過程圍繞長期的市場化發展目標、採取帶有明顯市場化性質的行爲和舉措。

旅遊教育規模全球領先 教育質量仍有待提高

中國旅遊教育總體上是伴隨着中國旅遊產業發展起來的,從1978年開始真正發展旅遊教育以來,僅短短40年時間,通過政府高度重視、行業主管部門主動作爲、旅遊院校積極探索等,中國已經成爲全球旅遊教育大國。厲教授對此表示,“甚至可以說,在全球範圍內,沒有一個國家的旅遊教育體系能夠像中國這樣完整,也沒有一個國家能像中國一樣每年培養出這麼多的旅遊專業畢業生。”

我國旅遊教育的發展,主要分爲以下幾個階段:

1978年—1999年,旅遊教育基礎體系構建的重要階段,形成了當前旅遊教育最主要的陣地和專業格局。1980年1月教育部同意杭州大學政治系設置旅遊經濟專業,1981年2月同意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設立導遊翻譯和旅遊經濟管理兩個專業,5月同意南開大學設立旅遊專業、同意西北大學設立旅遊經濟專業。

2000年—2011年,旅遊教育人才培養層次的提升。在第一階段碩士人才培養的基礎上,從2000年開始建立了旅遊博士教育的體系,雖然博士培養數量總體上還比較低,但爲建立完整的旅遊教育體系補了缺。此外,2002年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遊管理專業設立會展策劃與管理方向,2004年教育部批准了第一批開辦會展經濟與管理本科專業,但旅遊教育基本或者從屬於經濟或者從屬於管理。

2012年至今,教育部專業目錄調整後,旅遊管理專業作爲一個大類,在整個國家教育體系中的地位更加突出,爲更科學更獨立的旅遊專業人才培養提供了基礎。旅遊管理成爲管理學科門類下與工商管理類、管理科學與工程類等平行的專業大類,下設旅遊管理、酒店管理、會展經濟與管理三個專業,迎來了旅遊教育發展的新契機。如果在未來的學科目錄調整中,旅遊管理也能成爲一級學科,則對旅遊教育發展和旅遊管理學科研究必將產生更長遠積極的影響。

厲教授同時強調,“目前我們還只能稱爲旅遊教育大國,也就是說我們的優勢主要還只是旅遊教育的規模上。下一步需要在旅遊教育質量上花大力氣,提高我國在全球旅遊教育中的地位、發言權和主導權。這一方面有賴於旅遊教育課程體系的科學規劃和調整,也有賴於旅遊理論研究上儘快跟上並引領國際的步伐。”

培養具有多元文化背景國際性思維的創新型旅遊人才

從旅遊教育與當前人才需求來看,常常會有這樣的感嘆:能夠滿足行業發展要求、專業又對口的旅遊人才很是短缺,接受系統旅遊教育的畢業生在旅遊領域就業的比例並不高,尤其是旅遊電子商務、旅遊資本運作、文旅產業發展等方面很多從業人才往往不是來自旅遊專業的畢業生,這就需要人們重新思考旅遊教育、旅遊人才的培養問題。

在談及旅遊行業未來需要怎樣的人才時,厲教授表示,“我們需要培養的旅遊專業人才,應該具有國際性思維和研究能力,多元文化背景,熟悉國際運行規則,且具有一定的產業關係和了解政府運轉特點。在國際化和融合發展的背景下,旅遊教育要注重培養學生未來在相關國際組織或大型國際旅遊集團中有相應職位和發言權的能力,要培養學生成爲具備創新意識、敢於突破常規;具備國際視野、瞭解國際基本規則、禮儀和思維的人。

不難發現,我國旅遊業正在從傳統的勞動密集型產業逐步轉向智力、技術驅動型產業。技術正在深刻地改變着旅遊行業的發展,對旅遊業的影響也需要旅遊理論做出積極反應。但遺憾的是,現在很多旅遊基礎理論並沒有根據技術的發展和影響做出相應調整,旅遊教材的更新速度遠遠無法滿足旅遊教育的需求。旅遊的創新實踐也很難以更有效的路徑進入校園,旅遊院校師資來源渠道的固化和傳統化也極大地限制着旅遊教育與旅遊產業鮮活實踐之間的有效對接。在未來的旅遊教育中,應通過吸收具有豐富產業經驗或者活躍在產業實踐前沿的師資力量充實到旅遊教育的隊伍中來。

對於正在接受旅遊教育的學生,厲教授有這樣的建議:“我們不能希望通過學校教育尤其是課堂教育解決行業發展和個人成長的所有知識,因此在整個旅遊教育體系架構中,還應該鼓勵正在接受旅遊教育的同學們多看看《旅行的藝術》之類的書,建立多元化的視角。多看些人文歷史方面的書籍諸如《中華帝國的衰落》、《重新講述蒙元史》等,不斷提高自己的人文素養;多看些跨學科的書籍,諸如《神似祖先》、《貪婪的大腦》等,不斷提升跨界思維能力。當然,無論如何,旅遊專業的大學生應該有滿懷激情的活力、有終生學習的動力、有甄別選擇的能力,這樣才能更好的發展自己,增長本領。旅遊專業的大學生應常念家國情懷、常懷感恩之心、常有助人之德,這樣才能更好的服務社會,成就他人。”

高速度高質量 旅遊的發展還有這些問題亟待解決

我國的旅遊行業,經過幾十年的發展,正在經歷從高速度向高質量的轉變。談到目前旅遊行業還存在哪些亟待解決的問題時,厲教授表示,“中國旅遊業的未來需要從旅遊要素邏輯、旅遊投資邏輯、旅遊發展邏輯等方面重新思考發現問題,尋求方案、滿足期待、推動發展。”

未來旅遊業的高質量發展,要求重新審視過去的旅遊要素邏輯。只有擁有優質的旅遊服務與產品、優化的產業素質與環境、優良的產業績效與機制、優秀的發展理念與制度,我國旅遊業才能邁向高質量發展的新時代。從WEF(世界經濟論壇)的報告中可以看出,我國全球旅遊遊競爭力領先的主要原因在自然資源、文化資源等先天要素上。未來的高質量發展需要更多關注後天因素。

未來旅遊業的高質量發展,要求重新審視過去的旅遊投資邏輯。過去一段時間房地產深刻影響了旅遊投資的邏輯。對房地產的過度依賴,使得旅遊業發展存在着較爲嚴重的資源錯配現象。如何重新梳理旅遊業長遠發展的核心邏輯,平衡旅遊主營業務與房地產收益之間的關係,準確估計未來高質量增長將面臨的困難,是旅遊行業需要積極關注的課題。

未來旅遊業的高質量發展,要求重新審視過去的旅遊發展邏輯。近些年在國際市場高歌猛進式的收購,凸顯了我國旅遊企業國際化發展的強烈慾望和雄厚基礎,但同時也需要思考如何更好地提高企業內在的能力建設。推動旅遊經濟“虛”“實”平衡、避免脫“實”向“虛”,是很多旅遊企業在高質量發展新時代需要完成的迫切任務。

中國旅遊發展一個最重要特徵是市場規模巨大,空間發展不平衡,在應對巨量市場需求時如何加快旅遊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推動區域平衡聯動發展時如何突出空間關係等問題都亟需解決方案。中國已成爲世界第二經濟大國,也需要我們重新認識入境旅遊在經濟發展、文化傳播、國際形象、外交環境、服務貿易等方面作用的變化。

重點培育文旅產業紅利領域向世界講好中國故事

在未來的文旅融合發展過程中,厲教授認爲,值得重點關注的領域主要集中在文化創意領域以及文化科技產品。前者決定着文化資源能不能夠爲旅遊產業所用、決定着文化旅遊產品是不是時尚、能不能打動消費者,畢竟古老的文化只有通過創意的力量才能與當代的市場需求相銜接。後者則決定着文化和旅遊融合發展過程中是不是能夠形成有效的場景化、沉浸式體驗,現代科技尤其是5G時代來臨後爲體驗通道帶來了無限新的可能,讓文化可以觸摸、歷史可以穿越、未來可以看見。

不僅要讓更多的中國遊客感受到文旅融合後的體驗與變化,同時也要講好中國的文旅故事,吸引更多國際遊客的目光與關注,讓他們在旅行中更好地理解中國文化。對此,厲教授表示,吸引更多境外年輕人來華旅遊是中國旅遊品牌化發展的重要任務。精心做好對外宣傳工作,創新對外宣傳方式,用海外讀者樂於接受的方式、易於理解的語言着力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範疇、新表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