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鴻慶快評》陳菊太冷漠

國家人權委員揭牌滿1年,被質疑功能不彰。圖爲2020年8月國家人權委員會由蔡英文總統(左二)、新任監察院長陳菊(右二)、前院長張博雅(左)與監委鴻義章(右)等人揭牌。(中央社

2016年10月,舉重選手林高毅在臺風過後母校高雄市梓官國中受訓時,受總務主任教練之命協助搬樹,不幸被樹幹壓倒,從此下半身癱瘓;林高毅年老阿嬤爲他提告梓官國中求償,一審敗訴,二審勝訴

訴訟中,梓官國中爲了切割責任,辯稱「當天是教練帶選手自主決定清理校園學生自願幫忙」,讓人感嘆,不是教師的要求,選手會吃飽飯沒事做,主動去清理校園嗎?

學校跟學生,本應存在信任關係,學生挺母校,無償的去清理校園;學校卻這樣切割,只能說世態的確炎涼。其實這件事本來有一個很簡單的解決辦法:把高雄氣善款拿去蓋裝置藝術的三千萬,省下一部分來照顧林高毅,不就結了嗎?

2016年,陳菊市府已收到四十餘億的氣爆善款,而且「有錢沒地方花」,拿去做了許多其他支出。試問,如果氣爆的善款超過善後所需,是應該拿去浮編濫支,還是保存下來,以備其他意外之用?

陳菊市府,完全可以拿多出的氣爆善款,來幫助林高毅,也就不用讓他年老的阿嬤,還要辛辛苦苦的打官司,擔心孫子的未來。

梓官國中是市立學校,陳菊身爲高雄市的大家長,卻好像置身事外,有需要這麼冷漠嗎;而今天的市長陳其邁,又是否願意擔起責任?

※以上言論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