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想集團:技術創新賦能製造業“零碳”之路

(原標題:聯想集團技術創新賦能製造業“零碳”之路)

推進碳中和目標的實現是一場廣泛而深刻的經濟社會系統性變革,其正在重構中國經濟的增長模式。具體到製造領域,通過數字化智能轉型提質增效,通過技術創新構建低碳、乃至零碳的製造體系將是必由之路。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在4月23日舉行的“2022年社會影響力投資與可持續發展年會”(SIISC 2022)上表達了這一觀點。

本次峰會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全球創新網絡、財新國際、世界綠色組織、全球碳中和行動指導委員會及可持續研策基金會等機構聯合主辦。年會以“大變局中的團結協作與付諸行動”爲主題,邀請到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政界及國際組織領導、企業家、投資家及專家學者參會,助力實現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及氣候變化目標。

技術創新助力中國經濟穩健邁向碳中和

具體到當下中國經濟正在經歷的新階段、新格局——在過去的四十餘年,中國創造了一個經濟奇蹟,其主要原因在於完成了工業化進程,但在工業化快速發展的進程結束之後,在全要素生產率增速已經降到2%左右時,未來幾十年的發展的動能和主線在哪裡?

此次峰會上,與會嘉賓對此從影響力投資、產業實踐等維度展開了深入的探討。“所有投資和商業實踐都有影響,必須從人類地球角度認真加以考慮。回到基礎的一個問題:投資是有利於還是不利於可持續發展目標?”聯合國前副秘書長、世界銀行前檢查委員會委員、社會影響力投資與採購基金的首席戰略顧問Dr. Jan Mattsson在演講中提出了一條總領性的標準——所有的實踐是否有助於可持續目標的實現。

而當下,可持續發展集中體現在碳中和目標的實踐。因爲實現碳中和所需的巨大投資和產業提升,推進碳中和過程中帶來的經濟社會系統性的深刻變革,決定了碳中和具有更大的影響力、穿透力。

對此,作爲產業界代表,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也指出,世界充滿了各種不確定性,而全球碳共識卻是難得的確定性。隨着越來越多的國家制定了自己的碳中和目標,這一確定性正在有力地引導全球企業探索減排路徑,引導社會資本轉向碳中和相關的產業,引導各方力量追求社會價值與經濟價值的共贏,實現可持續發展。

具體到如何實現製造業的碳中和,楊元慶指出,通過技術創新構建低碳、乃至零碳的製造體系將是必由之路。結合聯想集團科學碳減排的實踐,楊元慶給出了製造業“雙碳”分步走的策略

短期來看,有較好減排基礎的企業和行業要加大低碳轉型的力度,從而助力快速實現碳達峰;中期來看,要花大力氣來啃硬骨頭,對傳統能耗及碳排大戶進行全面改造,深度減排,從而儘早實現碳中和;長期來看,要通過技術創新來爲製造業整體發展水平的躍升賦能,在快速發展的同時,保持溫室氣體的淨零排放。

在這個過程中,科技製造企業,尤其是其中的龍頭企業,既有技術創新實力,又對製造業有深刻了解,可以承擔起先鋒和賦能者的責任。

聯想集團踐行“零碳”之路

相較傳統高耗能行業,科技製造企業雖然不是單點耗能最高、環境污染最大的行業,但其產業鏈較長且總體耗電量巨大。有研究顯示,隨着全球ICT產業的迅速發展,全球ICT產業的溫室氣體排放佔比將會從2007年的1%-1.6%,增長到2040年的14%以上。未來,實現碳中和將成爲科技企業保持競爭力的剛需。

從楊元慶給出的製造業“雙碳”分步走的策略來看,聯想集團的“零碳”之路也是按此穩步推進。

首先,科技製造企業可以通過數字化、智能化打造綠色製造、綠色供應鏈體系,引導和帶動整個產業鏈上下游來實現零碳轉型。對此,過去十多年來,聯想集團過通打造節能環保的綠色產品、使用清潔能源、回收利用電子廢棄物來推動循環經濟、推動節能環保和綠色技術創新,同時還帶動供應鏈科學減排,從而走出了一條具有聯想特色的低碳發展之路。

以聯想最大的個人電腦生產基地合肥聯寶工廠爲例。這個工廠一年要生產4000多萬檯筆記本電腦,平均每天要處理8000多筆訂單,其中80%以上都是單筆小於5臺的個性化定製產品,生產具有高度的複雜性,所以對排產的要求很高。聯想自主研發的先進生產調度系統LAPS通過提高生產效率、減少生產線閒置等方式,每年節省2700兆瓦時的電力,相當於200多噸標準煤,可減少2000多噸二氧化碳的排放,相當於種11萬棵樹。

同樣在合肥聯寶工廠,聯想在個人電腦製造環節使用了開創的低溫錫膏工藝,有效解決了困擾電子產品製造十幾年的高熱量、高能量、高碳排放這幾大難題。僅2021年,聯想就有2000多萬臺採用低溫錫膏工藝生產的筆記本電腦出貨,實現年度節約碳排放1100噸。

其次,科技製造企業可以積極對外賦能,助力各行各業實現低碳發展。對此,聯想集團通過自身的智能解決方案賦能千行百業,在爲企業提質增效的基礎上助力節能減排。目前解決方案已經在汽車製造、石油石化、能源電力、電子製造等行業深入應用,賦能國內300多家領軍工業企業。如:聯想爲大型鋼鐵行業企業打造了智能製造管理系統和能源管控平臺,做到了對生產過程進行精細化管理。同時,這家鋼鐵企業還使用了聯想高性能、高可靠服務器爲龐大的數據流處理提供強大算力支持,在實現零碳轉型的同時,降本增效。如今,該企業每年可減少約13.3至13.6萬噸碳排放,實現了真正的高質量發展。

最後,科技製造企業還可以加大零碳技術研發投入,推動技術在行業內的全面應用,以點帶面,結合前兩點共同來打造涵蓋零碳產品、零碳工廠、零碳供應鏈、零碳工業園區等在內的生產製造體系,從而全面實現製造業的碳中和。對此,聯想集團一直在加入技術研發的投入和應用。按照規劃,至23/24財年結束,聯想集團的研發投入將在20/21財年的基礎上實現翻番,未來五年,研發總投入將超過1000億人民幣。

值得一提的是,聯想集團目前已經將ESG規劃列入年度KPI。在環境領域,聯想集團已提出了進一步目標並做出承諾,到2030年,實現公司運營性直接及間接碳排放減少50%、部分價值鏈的碳排放強度降低25%,並在2050年底之前實現淨零排放。聯想集團正在與“科學碳目標倡議”組織合作,設立更細化的目標,並確認路線圖。

碳中和與產業:資本市場重建估值邏輯

除了以聯想集團爲代表的產業端實踐,實現碳中和目標還需要政府與企業、產業與金融的合力。從聯合國的COP 26氣候峰會到中國政府的雙碳目標設定,對新興國家經濟體而言,除了雄心與計劃之外,面對的挑戰常常是“三缺”(缺資金、缺技術、缺人才),那麼在路徑實施、資金籌集、技術創新與法治規範如何落實呢?

本次峰會請來了多位來自聯合國的風向標式資產管理者,其中一位是聯合國前副秘書長、社會影響力投資與採購基金的首席戰略顧問Dr. Jan Mattsson。據Dr. Jan Mattsson介紹,影響力投資從資本市場的邊緣開始,在機構投資者中變得更加主流。越來越多的機構和私人投資者,採取了更加環保和社會審慎的投資決策,並對企業施加壓力,要求它們以更可持續的方式運營。

而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採取了更可持續、更負責任的行爲的企業,也愈發受到資本市場額外的關注。Dr. Jan Mattsson介紹了近期對紐交所和納斯達克上市公司進行的一項研究,在疫情之前擁有良好ESG記錄的公司其在資本市場的表現優於評級較低的公司。這一研究結論在聯想企業自身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驗證。

作爲國內較早踐行ESG理念的先鋒企業,多年來,聯想集團致力於推動ESG的創新與實踐,積極探索從綠色低碳、氣候變化、科技創新、社會公益、企業治理等多維度多領域回饋社會,尤其是探索研發並應用創新技術使世界更具可持續性。

基於多年來在ESG領域的不懈堅持,也讓聯想集團獲得了多個第三方評級機構的認可。2021年9月,聯想集團連續11年入選香港恆生可持續發展企業指數排名,並首次躍升至AA+評級,取得IT行業企業最高評級。同年12月,聯想集團還榮獲香港會計師公會“最佳可持續發展企業”金獎,是率先獲得此獎的H股企業,也是聯想連續第九年獲此殊榮。

值得一提的是,MSCI指數作爲全球投資組合經理核心採用的投資標,其ESG評級結果已成爲全球各大投資機構決策的重要依據。自2018年A股“入摩”並接受MSCI ESG評級以來,國內市場對上市公司ESG績效和相關管理投入越來越多的關注。截至目前,中國大陸企業尚未在MSCI ESG評級中獲得AAA級,獲得AA級的企業也不足十家。其中,聯想集團憑藉多年的ESG投入和優異的ESG績效,得到了MSCI的認可,獲得了“AA”的前列評級。

“在這個充滿不確定性和風險的時代,許多國家的投資者都涌向負責任的公司。這對地球和人類來說,是非常好的消息。”Dr. Jan Mattsson呼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