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史話-曹錕賄賂議員 當選總統

有「賄選總統」之稱的曹錕。(摘自網路

北洋大總統曹錕故居,如今是幼稚園。(本報系資料照片)

黃郛(左)與蔣介石(右)交情源自留學日本。(摘自網路)

直系內部出了問題,時任陸軍巡閱使馮玉祥因與吳佩孚有矛盾,暗中與奉系和皖系段祺瑞密洽,於十月二十三日回師發動北京政變,囚禁總統曹錕,導致直系部隊全線潰退,奉系乘勝追擊,十一月五日佔領天津,直系戰爭宣告結束。

一九二四年九月江浙戰爭爆發,九日段祺瑞通電討伐曹錕,並聯系奉系軍閥張作霖反曹,由此引發了大規模戰爭,史稱第二次直奉戰爭。曹錕於一九二三年十月通過賄賂國會議員當選爲中華民國大總統,成爲備受國人唾罵的「賄選總統」,這更導致直系內部四分五裂,勢力日益削弱。第二次直奉戰爭由醞釀到接戰至結束前後不過兩個月,中間直系內部矛盾重重,加之馮玉祥之變,引發了國內各種政治勢力之變動。汪榮寶密切關注局勢,並探明日本政府戰事態度,力圖通過外交途徑影響國內政局。

日本拒援中國內亂

一九二四年十月十五日在直奉酣戰中,汪榮寶致電外交部,報告各列強對中國內戰之態度。法國駐日大使克羅特爾.保羅對於中國時局極望恢復和平,「擬聯合英、美、日,商議調停辦法」,即由「列強共同出面,惟不用文書,僅令駐北京外交團及駐奉天領事團,分別向雙方爲口頭勸告,立即休戰,一切問題,用和平方法解決」。且稱純以友誼關係向兩方爲和議媒介,絲毫不帶干涉性質,此爲調停主義,時德國持不干涉之態度,英國大使稱因國內忙於選舉無暇顧及此事。汪榮寶最爲關注日本的態度,他晤見外務省亞細亞局長出淵勝次,秘詢政府意見

日方稱對此次中國內亂絕不援助,「政府斷不以一釐之財,一粒之彈援助張作霖,對於北京政府亦然」。汪反詰道:爲何奉天軍隊內有多數日本人在內,出淵稱:彼謂此係個人行動,與政府絕無關係。日對於法國之主張亦不反對,但認爲時機尚未成熟。十月十六日、十七日,汪榮寶又兩次晤見日幣原外相,詳述中國政府此次用兵之理由,婉曲探詢日本政府真意所在。

幣原稱對於事變有兩點爲確定:第一,日本政府對於目下交戰之任何一方,絕對不供給軍械及金錢,致生延長戰事之結果。第二,日本決不乘中國動亂,利用機會,攫取何種權利之野心。至於解決途徑,日本「以爲兵禍連結,無論結局如何,於國家必有損無益,總以速復平和爲要」。若中國政府能接納列國提議,日本可與美、英、法各國同時勸告,一面休戰,一面各派代表,選定地點,開始議和。至和議條件任聽兩方自由討論,列國毫不預聞

身爲關切中國命運且肩負責任的外交家,汪榮寶急切地希望國內和平統一,因而對西方各國的調停主義頗持積極態度,但憑着多年的政治敏感和國內友人傳遞的資訊,他判斷戰事不會拖至長久。果然直系內部出了問題,時任陸軍巡閱使馮玉祥因與吳佩孚有矛盾,暗中與奉系和皖系段祺瑞密洽,於十月二十三日回師,發動北京政變,囚禁總統曹錕,導致直系部隊全線潰退,奉系乘勝追擊,十一月五日佔領天津,直系戰爭宣告結束。

這次戰事使得稱雄中原的直系受到致命打擊,曹錕也被趕下臺,從此一蹶不振。十月二十六日,馮玉祥等通電全國,擁段祺瑞爲國民軍大元帥,電請孫中山即日北上商議國是。

汪榮寶惑於國內局勢之變幻,更感於中日關係之棘手,請友人孫潤宇快速告知情形,並請其代自己向政府轉達辭職事。孫於十一月六日回電,詳述北京事變及各方勢力之情形:「馮使班師回京,東西城車馬不通,電話斷絕,市街均由馮軍保衛。居民不知究竟,稍形恐慌,及主張和平佈告、覓吳命令發表,人心稍安。」曹錕辭職,清遜帝溥儀被迫搬出皇官,暫由黃郛出任內閣總理

直系吳佩孚已由津退卻,孫分析直系失敗的原因有二:一是人才缺乏,門戶太緊,二是顏惠慶組閣後堅持任顧維鈞爲外交總長,激起日本陸軍之憤慨,「加之軍事處雖系軍事最高機關,但對於軍事上無所籌劃所致。」他還論及孫中山北上籌備國民會議之事,「國民會議之成立,亦無準期,今後大勢殊難預料。不過此種改革,在世界歷史上言之,亦不失爲進化之一步耳。」對汪榮寶辭職事,孫潤宇分析國內問題尚無頭緒,外間問題更無人問津,外交部亦無徹底解決方法,提出可趁此時機歸國探詢意見,或者先發電商酌於內閣總理黃郛。

軍閥之間合縱連橫

汪榮寶電致曹汝霖,詢問局勢並請其代呈辭職事,時曹汝霖正忙於父親喪事,於十二月六日回電,稱國內局勢尚難意料,段祺瑞入京後利用馮玉祥和張作霖的矛盾,與張聯手將馮逼出北京,中央政府處於奉系掌控下。另外孫中山已北上抵津,因同行者赤化主義者,故受到天津租界的注意,甚至有干涉開會之舉。對於汪榮寶歸國之事,曹向段祺瑞明白陳述,但段僅有「勉爲共難」之語,再無解決之法。(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