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私募競爭白熱化 年薪百萬元招聘實習生

(原標題:量化私募競爭白熱化 年薪百萬元招聘實習生

本報記者 王寧

近兩年,量化私募迎來了大發展,而在快速發展的同時,人才爭奪戰也悄然拉開序幕

近日,多家頭部量化私募發佈了百萬元年薪招聘頂尖人才的通知,《證券日報》記者通過調查發現,有量化私募對外宣稱:面向實習生提供不同崗位,開出年薪在50萬元-200萬元不等的薪酬

對於這種“實習生百萬元薪酬”的招聘廣告,有業內人士向《證券日報》提出質疑:有過度營銷的成分。但也有多位量化私募人士表示,量化私募的核心競爭緣於人才競爭,對於實習生招聘所開出的薪酬待遇主要取決於自身特殊的專業性,例如在高性能開發、數值計算等方向上,如果確實具備一定專業知識的人才,相對來說會給出較高的薪酬待遇。

某量化私募證實“確有其事”

上海某量化私募人士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雖然頭部量化私募盈利可觀,但對基金持有人利益負責纔是發展前提。從“百萬元年薪招聘實習生”現象來看,可能有這種情況,但客觀上是否屬實,還不能下結論,且這種招聘行爲可能存在過度營銷的嫌疑,更多是一種噱頭

私募排排網財富管理合夥人汪丁福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近兩年是國內量化私募大發展時期,九章幻方九坤投資、靈均投資等頭部量化私募都曾有過“百萬元年薪招聘實習生”的消息,這些量化私募管理規模已經達到數百億元、甚至突破千億元,它們若想在量化領域保持領先優勢,需要搭建更加高性能的底層架構,需要藉助AI人工智能挖掘成千上萬的因子,因此,量化私募需要大量技術開發,且有深厚數理統計功底理工科人才做基礎保障。同時,對於每年淨利潤數億元、甚至是數十億元的量化私募來說,發出“百萬元年薪招聘實習生”的消息,一方面可以補充優秀人才,另一方面可以提高公司知名度,這是雙贏的舉措。

不過,“百萬元年薪招聘實習生”的消息,《證券日報》記者從北京某量化私募相關人士處獲得了證實。該公司相關人士表示,公司推出百萬元年薪的招聘,是一項針對疫情期間無法出國留學的特殊人才獎勵計劃。去年以來,有許多申請海外碩士或者博士畢業生因爲疫情導致赴國外深造計劃延遲,公司爲此專門打造了相關項目,爲這些優秀人才提供到公司工作6個月至12個月的實習機會。在實習期間,實習生如果想繼續深挖量化研究則可以留用,如果想繼續出國讀書,可以隨時提出離職請求。

這家量化私募相關人士向記者介紹,與一般的實習生招聘不同,公司的招聘方向和標準都非常嚴苛,最終能留下來的,都是非常拔尖的人才,且他們都是手握海外知名offer的應屆本碩博畢業生,本身已經具備與正式員工、甚至超越正式員工的水平。“去年有5位實習生通過實習,目前已經正式加入公司。”

記者瞭解到,爲了吸引優秀人才不遺餘力,華爲也有類似的招聘。早在2019年6月份,華爲創始人任正非發起“天才少年”計劃,通過頂級挑戰和頂級薪酬吸引世界範圍內的頂尖人才,本科應屆畢業生年薪也超過了百萬元。

看好量化專業發展前景的鳴石投資相關人士告訴《證券日報》記者,公司在量化專業人才的招聘上主要分爲兩個方面:一是校園招聘,主要考慮清華、北大、復旦和交通大學等知名高校,以及海外知名高校的碩士或博士;二是社會招聘,具備國際頂級投資機構履歷的專業人才,或是具備有國內頭部量化機構的核心崗位從業經驗,待遇上不設上限。

量化交易核心是人才

近些年量化私募在人才爭奪中下足了功夫,一方面在於提高了薪酬待遇,另一方面則是對競爭公司“挖牆腳”。多位量化私募人士表示,量化交易的核心並不是技術,而是人才的爭奪,只有擁有了專業性很強的人才,才能保證技術達到更高水平

鳴石投資相關人士向記者表示,量化行業的競爭本質上是人才的競爭,量化行業投研環節很多是由計算機執行的,在因子挖掘、數據回測、機器深度學習、算法交易等方面除了需要專業的金融人才外,也需要人工智能、計算機、數學等專業的人才,甚至需要物理學等專業人才,人才多元化是未來量化行業發展的一大趨勢。在國內量化行業蓬勃發展的趨勢下,高素質專業人才也會是量化機構高薪聘請的對象,甚至不惜下血本爭奪。

鳴石投資相關人士表示,預期中國量化行業的規模還會持續擴張,會複製美國量化市場擴張的路徑,出現數家管理規模千億元的投資機構,但前提是有大量策略研發人員作爲支撐。同時,行業集中度會快速提高,行業壁壘也會因爲不斷在設備人員上的投入而不斷加深。

據瞭解,3年前,百億元規模是量化私募的天花板,目前,百億元規模僅僅是拿到量化機構下一個輪競爭的入場券,規模決定了未來量化投資機構的資源以及發展的邊際,只有足夠大的規模才能支撐起量化投資機構不計成本的研發和設備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