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家開發商向蘋果索賠2000億美元,指控其限制免費應用推廣

7月22日消息美國當地時間週三,兩家開發商聲稱蘋果在其應用商店不公平地限制免費應用推廣,並代表他們自己和其他受到類似影響的開發商向蘋果提出2000億美元的損害賠償

蘋果公司新冠病毒病患跟蹤應用Coronavirus Reporter開發商之間的長期法律糾紛在2021年7月初達到高潮。當時,這家開發商撤回了針對蘋果的反壟斷訴訟,並宣佈與其他開發商聯手,重新以集體訴訟的方式起訴蘋果。

Coronavirus Reporter開發商和日曆標識符計劃平臺Calid現在已經聯合起來,代表“他們自己和所有其他遭遇類似情況的開發商”,向美國加州北區地區法院提起了針對蘋果的新集體訴訟。

這份文件稱:“這起集體訴訟旨在糾正蘋果對開發者羣體的不公正待遇,而開發商羣體正是蘋果壟斷地位賴以存在的基礎。本案主要針對已經成爲蘋果規範的反競爭商業行爲,以及它們如何損害Coronavirus Reporter、Calid以及應在快速發現中識別的無數其他類似應用。”

這份文件與美國司法部曾針對微軟提起的反競爭訴訟有相似之處。訴訟指出,儘管微軟沒有拒絕接受應用程序,也沒有向註冊開發者收取費用,但微軟還是受到了指控

該文件繼續寫道:“相比之下,蘋果打着幫助提高知名度幌子和確保質量的承諾,犯下了多項反競爭罪行,從而確保了自己作爲全球最富有公司的地位。毫無疑問,通過在蘋果憑藉iPhone獲得成功後不計後果地追求利潤,蒂姆·庫克(Tim Cook)正試圖彌補失去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及其創新天賦後的巨大損失。”

Coronavirus Reporter和Calid開發商都描述了蘋果正在發生的“隱形轉變”,即從“過去關注創意”到“現在如何作爲隱形壟斷者秘密運營”。這起訴訟的關鍵仍是壟斷問題,他們希望能將應用商店納入《謝爾曼法案》(Sherman Act)的管制之下。

訴訟文件稱:“蘋果控制着這個設備類別(智能手機)近80%的商務交易。在這種情況下,蘋果向消費者銷售捆綁的硬件軟件。如果開發者沒有得到蘋果的認可和推廣,消費者就不會意識到他們的存在。所有iPhone應用程序購買量創紀錄商家確實都是蘋果。”

文件指出,其他案件忽視了“制定同樣適用於免費應用的謝爾曼定義”。Coronavirus Reporter和Calid開發商希望重新修訂《謝爾曼法案》,讓應用商店承擔責任,因爲免費應用程序代表着“生態系統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Coronavirus Reporter開發商重申了此前的訴訟理由,即蘋果屏蔽了其應用程序,蘋果稱這些抱怨“毫無根據”。蘋果以開發商的醫學背景不足爲由屏蔽了這款應用。但Coronavirus Reporter開發商稱,其團隊中有NASA的首席心臟病專家,但蘋果選擇了推廣另外的免費應用來取代它。

Coronavirus Reporter開發商稱:“在拒絕接受我們的應用大約一個月後,蘋果允許倫敦一家教學醫院的幾名員工在其應用商店上發佈一款功能與CoronaVirus Reporter幾乎相同的應用。這款與之競爭的應用獲得了所謂的先發優勢,目前每天有500萬人使用。”

這份文件沒有提到與之競爭的應用程序名字,但稱其是“由一家機構贊助的”,“主要是幾個人的開發努力”,就像CoronaVirus Reporter一樣。訴狀稱,批准一款這樣的應用是蘋果“執行武斷標準”的典型例證,並稱屏蔽Coronavirus Reporter是“故意的、公然的交易限制行爲”。

因此,訴訟要求對據稱被“禁止或拒絕”的大約500個應用程序中的每一款都要求至少9000萬美元的損害賠償。如果算上10年開發者費用(蘋果每年收取99美元),總賠償金接近2000億美元。(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