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博文專欄-羅伯茲拉了歐巴馬一把

美國總統巴馬提早過耶誕節,他上禮拜四(六月廿八日)從聖誕老人手中獲得一份「救命」大禮物,從而延續他的政治生命,並使他的連任選戰軍心大振。這個「聖誕老人」就是共和黨保守派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茲

在最高法院對歐巴馬的全民健保法案是否違憲作出裁決之前,美國政壇法界媒體幾乎都認爲保守派大法官居多的高院會判決健保法案違憲,而使歐巴馬的政治前途遭到致命打擊。

他們亦預測,萬一高院作出對歐巴馬有利的判決,則很可能是中間偏右遊離票安東尼‧甘迺迪倒向自由派。自女大法官歐康納二○○六年退休後,甘迺迪即在一些訟案中採取時左時右的立場,而成爲最受矚目、舉足輕重的大法官。主流媒體更是把他視爲能夠摧毀或保護健保法案的關鍵人物美國版時代》週刊甚至在高院宣佈裁定前,把甘迺迪當封面人物(出版日期六月十八日,實際上市爲六月八日),稱他是「決定者」(The Decider)。

結果,大家都猜錯了!沒有人想到首席大法官羅伯茲和四位自由派大法官站在同一戰線,裁定健保法案合乎憲法,並未違憲!右翼政論家名嘴痛罵他是「叛徒」、「懦夫」、「喪失原則的人」!而自由派則在驚喜中雀躍不已!過去一直爲全民健保催生但壯志未酬的愛德華‧甘迺迪參議員的兒子派屈克(曾做過衆議員)說,他對羅伯茲支持健保法案,感到「震驚」(shock),其實不止他一個人震驚,左右兩派都震驚,連歐巴馬也是在看到CNN和FOX爲搶新聞而誤報高院三振保案後,再看到別臺的正確報導。經過一陣「三溫暖」後,才和白宮幕僚慶祝一番。

今年五十七歲的羅伯茲,哈佛大學及哈佛法學院畢業,做過《哈佛法學評論》總編輯(歐巴馬當過社長),他是個死忠的共和黨員,在雷根老布希時代曾任職於司法部和白宮,二○○五年獲小布希提名爲首席大法官,當時伊利諾州的民主黨參議員歐巴馬在任命案中投反對票。沒想到七年後羅伯茲「不計前嫌」,在高院和歐巴馬總統任內最重要的一場官司中力挺歐巴馬,扭轉乾坤,改寫了美國的政治與法律景觀。

羅伯茲爲什麼甘冒大不韙而「投靠」自由派同事?爲什麼在美國近代司法史和政治史上意識形態鬥爭最激烈的一場官司裡,支持民主黨自由派總統?一言以蔽之,他要做一個留名青史的公正首席大法官,他不願他所領導的高院陷入「逢歐必反」、右轉到不克自拔泥淖,他必須從政治衝擊與後果來考量歐巴馬的全民健保。最重要的是,他要爲「羅伯茲法院」在司法史上留下一個崇高而又具影響力的地位,就像「華倫法院」在黑白合校案中名垂千古、「柏格法院」爲合法墮胎開創新局。

爲人低調的羅伯茲完全瞭解到,此次全民健保案將是他爲「羅伯茲法院」爭取歷史品牌的大好機會,他決定亮劍一試!於是,他從歐巴馬健保案規定每一個人必須投保,不保就要被罰(即被扣稅)的角度出發,認定國會有權扣稅即屬合乎憲法而裁定健保法不違憲。

歐巴馬全民健保法中最重要的一項條款,其實是抄襲前麻州州長羅姆尼在麻州所實施的每一個人必須要有健保,如不買健保,就要加稅。可惜,羅姆尼是個「千面人」,他反對歐巴馬的健保法,高院裁決不違憲後,他先說是「處罰」,後來又改口說是「扣稅」。羅姆尼當麻州州長時(二○○三至二○○七)是個溫和派,甚至傾向自由派,他贊成墮胎合法化、反對擁槍、支持同性戀。但在投身共和黨選舉後,他完全否定他過去的政見,他要迎合越來越右的共和黨。

美國的最高法院在三權分立中一直扮演很獨特(有時很奇怪)的角色,自雷根時代以來,高院很明顯地向右轉,大法官的立場常反映政治風尚與社會思潮。「藍奎斯特法院」對二○○○年大選(高爾對小布希)作了遺臭千古的判決,小布希依恃五位保守派大法官的力量僭入白宮。羅伯茲雖系小布希所提名,但他絕對不願意他所主持的高院,在歷史上和「藍奎斯特法院」同蒙污名

目前的高院已成左右兩派的政治角力場,五個保守派大法官皆爲共和黨總統所提名,四名自由派大法官則全系民主黨總統所任命。其中政治色彩最濃厚、右翼旗幟最鮮明的就是年紀最大(七十六歲)而在一九八六年被雷根任命的史卡利亞。他在不久前對亞利桑那州移民法發表裁決意見時,竟然大肆攻擊歐巴馬,而忘了自己是個大法官,其言論、其風度完全像個南方極右派的老政客!高院格調淪落至此,難怪共和黨右翼和茶黨全把美國政治弄得烏煙瘴氣!老布希所提名的黑人大法官湯瑪斯,更是等而下之,根本是史卡利亞的走狗!史卡利亞投什麼票,他就跟進,而且創下高院庭辯三年不曾發言的可恥紀錄!更離譜的是,他的白人妻子熱中保守派政治,經常出席茶黨活動。無怪乎最近有人大聲建議修憲,改變大法官終身職制度。

聰明的羅伯茲當然很清楚現在的高院是保守派的天下。他自己是個保守派,但他知道全民健保絕不能被右翼同事牽着鼻子走。《紐約客》首席高院記者傑夫利.杜賓形容健保案裁決當天,羅伯茲一臉痛苦,跟平時判若兩人,因爲他要宣讀他過去不太可能作出的裁決。他的裁決充滿了政治味道,但他作出了合乎良心、順乎時潮的決定。他和另外四名自由派大法官選擇了正確的歷史性裁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