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博文專欄-捏造打過越戰 政客真扯

康乃狄克檢察長理查.布魯蒙索(Richard Blumenthal),學歷好(哈佛、耶魯學院)、官聲也好。康州民主黨資深參議員克利斯朵夫.陶德現任參院財政委員會主席)準備退休,布魯蒙索決定轉換跑道於今年十一月競選參議員以爭取陶德的位子勝選機會很濃。不幸的是,《紐約時報》上週在頭版大篇幅披露布氏過去幾年一直撒謊說他在越南當過兵,宣稱自己是越戰老兵(見圖,美聯社)。

康乃狄克州檢察長理查.布魯蒙索(Richard Blumenthal),學歷好(哈佛、耶魯法學院)、官聲也好。康州民主黨資深參議員克利斯朵夫.陶德(現任參院財政委員會主席)準備退休,布魯蒙索決定轉換跑道於今年十一月競選參議員以爭取陶德的位子,勝選機會很濃。不幸的是,《紐約時報》上週在頭版以大篇幅披露布氏過去幾年一直撒謊說他在越南當過兵,宣稱自己是越戰老兵(見圖,美聯社)。

經過《紐約時報》記者深入調查,赫然發現布氏不僅沒有在越南服役,甚至利用權勢和背景申請過五次「緩役」(deferment),以避免被徵召赴越。最後再動用關係當上海軍陸戰隊後備軍人,終於逃過了遠戍越南當「砲灰」的厄運。陸戰隊後備軍人的任務是打掃環境、整理營區、發放玩具給小孩。

在越戰時代,像布魯蒙索那樣千方百計逃避被徵召入伍年輕人,數以萬計,其中包括反戰大學生和反戰的富家子弟,也有主戰但又怕死的右翼權貴子弟。柯林頓反戰而拒絕服役,他找故鄉阿肯色州政壇大老、參院民主黨外交委員會主席傅爾布萊特幫他出面弄緩役。主戰而又沒種的小布希、錢尼和曾任副總統的丹奎爾,都曾利用關係避免被徵召入伍,最後都當了後備軍人或是留守國內的警備部隊。美國打越戰打了十年,五萬八千人戰死,當年的反戰運動爲美國社會帶來了永恆的傷痛。越戰不但是美國有史以來第一次在海外吃敗仗的戰爭,也是一場大傷國家元氣、最損民心士氣的「後殖民戰爭」。

在越戰時代,儘管成千成萬的人逃往加拿大或是像小布希那樣當國家警備隊隊員;但也有更多的年輕人服從命令應召入伍,有些人變成越戰英雄,如二○○四年代表民主黨角逐總統落選的麻州參議員凱瑞。越戰結束後,越戰老兵普遭白眼、沒有社會地位,許多老兵以打過越戰爲恥(如凱瑞)。經過二、三十年的療傷、自省和修正,越戰不再是一個壞名詞,越戰老兵在各行各業出人頭地者比比皆是,並在政界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

由於社會心態和時代思潮的改變,三十多年來出現了一股以當過越戰軍人爲榮的風氣,流風所及,一些沒有在越南服過役、甚至連常備軍人都沒當過的人,開始編造服役越南的天方夜譚。布魯蒙索並不是第一個被抓包的政客,在他前面已有好幾個人撒謊被拆穿而退出政壇。布氏多年來常在不同場合說他「在越南服役時」或說「我當年從越南迴來的時候」。但媒體和越戰老兵組織都沒有人提出異議,沒有人質疑他的「從軍史」。原因可能在於他在康州人緣很好,對退伍軍人特別照顧,因此儘管有少數人懷疑他的資歷,卻無人公開揭發,直至紐時發難,才掀起軒然大波。

九年前,也有一個人誑稱自己打過越戰,曾隨著名的第一○一空降師跳傘越南戰場,並做過美軍駐越最高指揮官魏摩蘭的幕僚,最後被《波士頓環球報》(亦爲紐時關係企業之一)記者揭發而轟動全美。這位自欺欺人的撒謊者是麻州芒荷里約克學院美國史名教授約瑟夫.艾利斯。艾利斯的專長是美國開國史,他所寫的《開國兄弟們》曾獲二○○一年普立茲歷史獎。他在美國史學界出版界是有頭有臉的學者,他所任教的芒荷里約克學院也是個好學校。越戰期間,約瑟夫在西點軍校教書,這是他唯一的「越戰經歷」。芒荷里約克校長在媒體圍剿下,對約瑟夫處以留職停薪一年處分,約瑟夫曾公開表示歉意

在學界已頗有成就的約瑟夫爲什麼要捏造越戰經歷?他和布魯蒙索一樣也許都患有「英雄崇拜症候羣」。他們在內心深處可能也對未去過越南抱存矛盾的心態,一方面慶幸沒去越南而安然無恙,另一方面卻幻想自己曾打過越戰。時間一久,當美國人民和社會對越戰的看法逐漸改變後,他們的越戰虛幻症即壓倒了沒有去過越南的真實歷史。約瑟夫是向學生吹噓他的越戰經歷,布魯蒙索則是向選民吹牛,撒謊對象雖不同,其目的則一,都是要把自己加上英雄的履歷,貼上老兵的標籤,以凸顯他們雖是平凡的美國人,卻有一段不平凡的閱歷。

《紐約時報》九年前曾發表一篇長篇社論痛批艾利斯玷污學界,並稱停教停薪一年並不過分。但在布魯蒙索事件後,《紐約時報》僅寫了一篇很短的社論微批布氏。爲什麼如此不同?說穿了,布氏是民主黨自由派,《紐約時報》力挺他在今年十一月當選聯邦參議員,因此不希望這件撒謊事件害到他。

政客撒謊的事例,總是層出不窮,但布氏多年來一直欺騙選民打過越戰,被揭穿後僅表示「遺憾」、「講錯了」。這種政客與騙子又有何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