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民族之聲與時代之音的交響

人民網莫斯科11月23日電 (記者榮翌)不久前,俄羅斯國家音樂博物館舉辦成立110週年紀念展覽。1912年,該館前身――以俄羅斯音樂家尼古拉・魯賓斯坦命名的博物館在莫斯科音樂學院成立,並基於該院收藏擁有了第一批藏品。1981年,博物館搬遷至現在位於法捷耶夫大街的新館址。如今,一個多世紀的發展歷程和逾百萬件的藏品總量,使該館成爲世界上最古老、規模最大的音樂博物館之一。

步入博物館大廳,背景音樂正在播放穆索爾斯基的代表作《荒山之夜》,將記者瞬間帶入奇幻瑰麗的俄羅斯民族音樂世界。鮮明的民族性是該館的主要特色,也是俄羅斯衆多偉大音樂家一生求索的命題。

在一面時間軸式的展牆上,柴可夫斯基《1812序曲》的珍貴手稿陳列於顯眼位置。一旁,根據芭蕾舞劇天鵝湖創作的雕塑佇立,將他浪漫主義的芭蕾音樂凝固於翩躚之姿。在這裡還能看見當年邀請柴可夫斯基創作《四季》組曲的雜誌,配合12首俄羅斯詩歌,組曲展開12幅風俗畫:金色的秋天、北國的白夜、爐火雪橇、狩獵、鬆雪草……輕輕翻動這本“音樂日曆”,俄羅斯大地的四時流轉盡在耳畔。

柴可夫斯基《1812序曲》手稿。人民網記者 榮翌攝

不遠處,一幅肖像映入眼簾。畫中人物暗鎖愁眉輕撫琴鍵。那標誌性的憂鬱氣質讓人一眼認出了他――拉赫瑪尼諾夫。肖像下方陳列着他的第二鋼琴協奏曲手稿,那些輕靈婉轉的音符似乎正從他指尖緩緩流淌。在漂泊異鄉的歲月裡,他日復一日凝望記憶中故園紫丁香,並將俄羅斯大地的山川河流、森林雪原匯入他的音樂鄉愁

各式巴拉萊卡琴和手風琴、裡姆斯基-科薩科夫的民族歌劇劇照、肖斯塔科維奇的電影配樂資料……一件件珍貴展品彙成一曲“如歌的行板”,唱頌着俄羅斯音樂史上的動人樂章,那裡有俄羅斯自然的深邃遼闊,有俄羅斯繪畫的明麗色彩,有俄羅斯文學的美麗哀愁。

在俄羅斯音樂史上,無論是以格林卡和“強力集團”爲代表的民族樂派,還是以柴可夫斯基和拉赫瑪尼諾夫爲代表的西方派,這片廣袤土地的歷史文化與自然風物,都成爲他們作品中揮之不去的回聲。縱然音樂風格不同,但在創作中融入民族元素,成爲俄羅斯音樂家共同的審美追求。

拉赫瑪尼諾夫肖像。人民網記者 榮翌攝

音樂的民族性與世界性渾然一體。博物館常設展覽“世界各國人民的樂器”,就展現了俄羅斯民族之聲與時代恢弘交響的彼此激盪。該展覽開設於1985年,目前分五個展廳,共展出900多件珍稀樂器,既有在考古發掘中發現的俄羅斯古老樂器,來自亞非拉美的民族民間樂器,也有錯彩鏤金、製作精良的歐洲專業樂器,以及20世紀興起的電聲樂器。

環顧展廳,一隻中國琵琶沉靜嫺雅。點擊多媒體互動屏,載着悠揚的琵琶聲,彷彿夢迴故土。也許民樂就像音樂世界裡的“鄉音”,總能輕易撥動遊子心絃。這隻琵琶與其他穿越風塵、漂洋過海而來的樂器相聚於此,帶着不同的時代痕跡和民族性格,奏出一曲文明交融的和合之音。

展櫃一隅,有一座時鐘、一面梳妝鏡和一隻啤酒杯,它們都是19世紀不同形態的音樂盒。據博物館介紹,當時音樂盒已在社會各階層廣泛流行,並將設計融入日常生活用品。可以想象,在那個沒有手機播放器藍牙音箱的時代,音樂徜徉在滴滴答答的時間腳步裡,迴旋在鏡中美人的笑靨裡,盪漾在令人沉醉的美酒裡。這也給人以啓迪:音樂來源於生活,音樂美育也應該融入生活。

博物館展出的樂器藏品。人民網記者 榮翌攝

在參觀博物館的兩個小時內,陸續有四組觀展隊伍來到展廳參與音樂課程。其中既有學齡前兒童和青少年學生,也有頭髮花白的老年學習班講解員介紹展品和樂理,並帶領小組體驗趣味性音樂互動。據博物館介紹,早在1944年,這裡就開始定期舉辦沙龍活動“音樂星期一”。此後,紀念音樂會、音樂節、音樂歷史與樂理研討會、樂器修復培訓、國際音樂交流項目等各類活動蓬勃開展,面向普通民衆進行音樂教育成爲博物館重要使命。

孩子們體驗音樂互動課程。人民網記者 榮翌攝

2022年,一檔電視節目《音樂莫斯科》曾在博物館取景。在這場電視音樂之旅中,觀衆跟隨節目鏡頭,穿越莫斯科的街道、公園、展館和音樂家故居,捕捉街頭巷尾的音樂元素,以音樂視角探索熟悉的城市景觀。

確如鏡頭所呈現的那樣,平日漫步莫斯科街頭,常能遇見高水準的古典音樂演奏華彩樂段從精美絕倫的音樂廳款款步入尋常巷陌地鐵站、河岸步道街心公園商業街區……似乎整座城市就是一個流動的音樂空間,而音樂是人們熱愛生活的情感表達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