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昊然:唱響昂揚向上的青春之歌

劉昊然發文談表演,表示:“演員普通又特殊”、“一定要懷揣一顆平常心”。

劉昊然

正是有了這種精益求精、孜孜以求的精神,才能打造出文藝精品。這不僅是創作方法問題,更體現創作態度,值得我們年輕演員學習

習近平總書記中國文聯十一大、中國作協十大開幕式上發表重要講話,對青年文藝工作者提出期許:“青年是事業的未來。只有青年文藝工作者強起來,我們的文藝事業才能形成長江後浪推前浪的生動局面。”作爲一名95後青年演員、本次文代會年輕的代表,我深受鼓舞。

2020年,我從中央戲劇學院畢業,考入中國煤礦文工團,完成了從學生到劇團演員的身份轉變。第二年,我參與了大型音樂詩劇血沃中華》的復排,扮演戰鬥英雄董存瑞

舞臺表演和影視劇表演有很大不同。舞臺表演直接面對觀衆,作品一氣呵成,中間沒有停頓,也不像影視劇有剪輯、後期製作,因而對我來說更有壓力。說實話,第一次站在國家大劇院的舞臺上,又是扮演董存瑞這一家喻戶曉的英雄人物,我的心情既緊張又激動。如何將人們敬仰的英雄在舞臺上“立”起來且有新意?我決定抓住人物青春特質。故事開始於戰鬥的短暫休息,爆破連年輕的戰士們懷揣着對未來的憧憬,暢想着新中國的樣子。無論是繼續學業還是回鄉務農,每個戰士的心願都是那麼樸實、可愛,表達了對祖國、對家鄉的濃濃眷戀和拳拳熱愛。最後,每個人的願望匯聚成一句“我願用我的命換新中國的命”,響徹舞臺。說完這句話,我的身體情不自禁地顫抖,與角色產生極大共情

戰爭突然打響,爆破連的戰士們爭先恐後地請戰。“我是共產黨員”“我是爆破先鋒”“我是爆破組長”“我的戰鬥經歷長”……戰壕裡青春血脈僨張。最艱難的任務最終落在董存瑞肩上。舞臺劇的高潮,董存瑞動情地說:“遺憾的是,我只能爲祖國犧牲一次。”然後,他毅然決然地舉起炸藥包,喊出那句響徹雲霄的:“爲了新中國,前進!”那一刻,我感覺自己的腳深深紮根在舞臺上,所有力量由下而上傳至心臟,一股熱流在全身涌動,心中默唸:革命前輩們,這盛世,如您所願,甚至,比您想象得更好。

爲了演好革命歷史人物,我查閱大量歷史資料,希望通過自己的表演,讓觀衆感受到面對國家蒙辱、人民蒙難、文明蒙塵,共產黨員的堅定與執着,青年人的青春與熱血。我之前參加過體驗軍營生活電視節目,接受過一些軍事訓練。但在拍攝前,我依然提前進組,再次接受軍訓。新中國成立前,軍裝槍械甚至軍姿等和現在有差別,只有做足功課,才能讓角色更可信、可感,更能把觀衆帶到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

年輕演員閱歷有限,需要不斷充電,補好“生活”這門課。在與影視界前輩合作過程中,我會不斷向他們取經。比如在拍攝《我和我的祖國》時,我發現田壯壯老師特別注意角色的帽子、衣服、鞋子等服飾樣式是否和年代相符,甚至考慮角色職業,連指甲縫中有灰的細節都不放過。我特別喜歡電視劇《覺醒年代》,反反覆覆地觀看。記得在一次主創分享會上,扮演魯迅的演員曹磊老師說,魯迅時常拿在手上的刻刀、因抽菸而薰黃的手指,就是他在仔細揣摩角色後專門保留的細節。雖然這些細節未必會被觀衆注意到,但體現了演員“戲大於天”的藝術追求。正是有了這種精益求精、孜孜以求的精神,才能打造出文藝精品。這不僅是創作方法問題,更體現創作態度,值得我們年輕演員學習。

演員既普通又特殊。說普通,是因爲這只是一項職業,褪去舞臺的光環,大家都是普通人,所以一定要懷揣一顆平常心;說特殊,是因爲演員是公衆人物,其自身修養不是一己私事,一舉一動都會對社會產生影響。文藝對年輕人吸引力大,影響也大。作爲一名青年文藝工作者,本來就和青少年聯繫得十分緊密,所以更要做好榜樣。我將繼續汲取生活養分,精進表演藝術,和年輕朋友共同進步,在各自的領域裡發揮所長貢獻力量唱響昂揚向上的青春之歌

(作者爲青年演員,本報記者任飛帆採訪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