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秋遠/捐款制裁海德堡性騷犯 別把任何事泛政治化!

▲由德國僑團成立的「海德堡臺灣語文學習中心」驚傳出權勢性騷擾、非法夏令營、假冒人頭詐欺等事件嫌犯疑爲前副主任王志宏。(圖/翻攝自吳品瑜臉書

呂秋遠宇達經貿法律事務所執行合夥律師

這幾天,媒體都在報導中國唐山女性遭性騷擾後被圍毆的事件,但是關於在遙遠的德國海德堡發生的性騷擾事件,大部分人不一定會關心,而許多關心的人,重點也並不是放在性騷擾事件本身,而是放在謝志偉大使。某些人認爲,謝志偉身爲德國大使,怎麼可以對於國人在德國「被華語文學習中心副主任騷擾」這件事,「無動於衷」?

駐德大使再怎麼盡力 仍無權在德調查德國人

不是啊!大使在過程中,盡力協調,幫忙聯繫語言學習中心主任,請託她能不能召開性平會調查,還願意捐款1000歐元當作未來可能的訴訟費用,以一個沒有司法調查權行政調查權的駐外單位來說,還要做什麼,才能滿足被害人代理人的要求?大使不是包青天,OK?

這麼說好了,試着舉例看看,德國人在臺灣被一家「領德國文化部補助」的語文補習班員工性騷擾,而這個員工原本國籍是德國,但是已經是臺灣人。德國民衆義憤填膺,要德國駐臺大使去找補習班,要求補習班一定要召開性平會,「行政懲處」這個已經離職的員工,大使去拜託補習班主任,但被補習班主任拒絕,因爲加害人已經離職,又是在補習班成立以前發生的事情,她覺得沒有實益。大使盡力協調,然後德國民衆羣情激憤,痛批這個大使瀆職、包庇性騷擾,你覺得合理嗎?

▲真正要協助當事人,可以捐款給被害人,請被害人委任律師提告,讓德國司法機構將這個惡人繩之以法,而不是鋪天蓋地的去批判謝大使。(圖/記者嚴雲岑攝)

性騷擾案件,確實應該要徹查,但就是要被害人在德國報案,由德國司法機關處理,或者由德國的民間機構召開性平會。臺灣駐德國大使,沒有任何權力可以在德國對一位德國人進行任何司法調查。民間組織要不要組成性平會進行行政調查,也是由他們自己決定,大使無權干預德國民間機構(即使臺灣有補助這個民間單位,也是一樣的,補助沒有這麼了不起)。

捐款幫助被害人提告 才能實際懲罰性騷擾嫌犯

真正要協助當事人,可以捐款給被害人,請被害人委任律師提告,讓德國司法機構將這個惡人繩之以法。現在某些人,鋪天蓋地的去批判謝大使,而不是協助被害人在德國請求協助,實在過於政治化

或許,其實他們真正的目的,只是想要侮辱謝大使,而不是要真正讓被害人的正義可以伸張吧!

●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美麗電子報」,原標題〈香格里拉對話:中美各自表述〉。以上言論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熱門點閱》

朝鮮半島局勢升溫! 美日韓三邊關係持續加溫

趙春山/香格里拉對話聚焦烏克蘭臺海 美中防長各自表述

誠品與統一集團的心結 百貨業內卷期來臨

►臺灣Omicron超額死亡解密 4%低超額死亡及88%高正確死亡通報

●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呂秋遠」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