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與人-廣島手錶店 重現光陰的故事

老闆工作桌後滿牆獎狀與包裹就是信賴的保證。■陳志源攝影

御手洗的郵局,其地位就像大都市裡的中央銀行一樣,但更顯可愛。■陳志源/攝影

新光時計店本身也是傳統建築木造結構搭配亮麗豔紅鐘表招牌,頗有韻味。■陳志源/攝影

▲新光時計店內有着來自世界各國與各個年代的古董鐘錶,本身就像小型鐘錶博物館。■陳志源/攝影

▲從廣島搭船到「大崎下島」御手洗約需90分鐘,大崎下島就是卡通《給小桃的信》中的「汐島」原型。■陳志源/攝影

▲御手洗是日本政府指定的傳統建築物保存地區,有着許多美麗建築與寧靜街道。■陳志源/攝影

▲坐在窗邊靠着自然光維修古董表的新光時計店老闆松浦敬一,以堅定信念老表找回新生命。■陳志源/攝影

要介紹這家店、這個人,得先從它所在地理位置說起,因爲這裡實在太偏遠,但地名也太有趣了。

新光時計店位於日本廣島吳市豐町的「御手洗」地區,具體的說,它是瀨戶內海「大崎下島」的一個小港口,從廣島搭高速客輪前來約90分鐘。

整個御手洗居民加起來恐怕坐不滿一個電影院,最熱鬧的大街是由一間小郵局與兩三家店鋪組成,連澎湖七美跟它比都算大鬧區

■御手洗 曾是重要港口

事實上在一千多年前,御手洗就因地理位置絕佳,成爲南來北往船舶待潮待風中繼港,也曾是幕府末期薩摩藩長州藩與藝州藩跟外國商船交易的地方,當年跟神戶一樣風光並留下許多江戶與明治時代優美建築,現在也是日本政府指定的傳統建築物保存地區。

御手洗最早地名爲何,已經沒有人記得。相傳是距今一千一百多年前日本安平時代學者、被後世尊爲「學問之神」的菅原道真被貶到九州太宰府時,曾途經此地休息洗手,後世就以御手洗當地名好與這個歷史沾光。只是到了現今,島上居民必須跟人家說「我家住在御手洗」,這聽起來真是超尷尬。

創店時間 比精工表早

新光時計店就座落在這個尷尬地區的「熱鬧大街上」。談起歷史,第四代傳人松浦敬一說:「我們家族原開五榖雜糧店供應往來商船所需,一百五十多年前曾祖父到美國學開洗衣店,當時手錶剛剛發明,曾祖父看到商機,馬上回到日本,衣也不洗、雜糧也不賣了,就此投入手錶販售與維修。」

當年經營鐘錶行,就跟現今代理法拉利跑車一樣拉風,儘管過了四代、手錶已沒什麼了不起,松浦敬一還是帶着拉風口吻說:「SEIKO精工表開業才130年,算起來我們還是哥哥呢!」

風光不再,但祖傳榮光技術不能遺忘,新光時計店就這樣一代代傳了下來,67歲的松浦敬一說:「很開心,我兒子已經答應接手,至少傳到第五代沒問題。」

■客戶來自世界各國

走進新光時計店,小小店內擺滿來自各個年代與各個國家的古董與現代鐘錶,但更驚人的是擺在老闆工作桌後滿牆的感謝狀與獎狀,以及世界各國郵寄來的待修鐘錶包裹。

因爲是跟着鐘錶歷史一起成長的祖傳技術,新光時計店修理古董表技術高超,且老闆堅持使用傳統工具並靠窗邊自然光維修,夏天連冷氣電風扇也不開,以免細微零件被吹跑,頑固堅持成就了信賴商標。現在有表要請其維修,至少要排隊半年到1年,老闆說:「很多表歷史超過百年,從你們臺灣寄來的包裹也好幾個。」

「不能保證百分百都修得好,畢竟很多老表連零件都找不到。」松浦敬一說:「但我一定會盡力修好。收費跟一般鐘錶維修都一樣,重點不在賺錢,祖傳的榮光口碑與成就感更重要。」

誇張的是,因爲修理古董表名號響亮,許多人只是在包裹上寫着「日本廣島島上的鐘錶店」就把表寄來,「然後郵差就送來了,沒問題。」

這個世界,不停有人研發新產品、創造新生命,但也有人堅持守護,爲老產品找回新生命。走出新光時計行,站在窗邊看着松浦敬一修表時的堅定眼神,想着他們祖孫五代跟着鐘錶歷史一起成長、一起變老,腦中突然響起「光陰故事」旋律,讓人彷彿看見當年老曾祖父開店時,臉上洋溢的青春光芒。

★更多陳志東的旅遊報導請上http://blog.chinatimes.com/kaas/

INDEX

★新光時計店/日本國廣島縣吳市豐町御手洗226/www.shinko-tokei.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