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營綜藝:退而求其次的遠方

碧海,藍天,星空,椰林,篝火帳篷,三五好友,幾杯香檳……

這是最近播出的戶外潮流露營真人秀《一起露營吧》第一期裡,嘉賓們畫出的自己對露營的想象

畫作中的五彩斑斕,與屏幕人們對露營的嚮往不謀而合。久在樊籠的都市中人總期待着得返自然、遠離塵囂,大口呼吸城市裡鮮有的清新空氣,解放總盯着手機電腦的疲勞雙眼,再伴着鳥叫蟲鳴獲得些許心靈的寧靜。光是想到這樣的畫面都會令人心情舒暢,當越來越多人想要換種方式擁抱“桃花源”,露營自帶的“讓大自然成爲客廳”的屬性就愈發魅力十足

去露營,或者圍觀明星露營

“一半在露營,一半在去露營的路上。”今年五一假期的朋友圈被露營刷屏,小紅書上關於露營的筆記也早已超過300萬篇,彷彿一瞬間,每塊草地上都長滿了露營人。據去哪兒網數據顯示,4月以來,平臺上露營相關詞彙搜索量同比去年增長2.5倍,是2020年同期的4倍,露營相關產品預訂量是去年的3倍左右。伴着5月逐步升高的氣溫,“露營熱”也不斷升溫,有人這樣感慨:“如果說去年五一是格子野餐墊的天下,今年就是營地帳篷的世界。”

事實上,露營的這把火早在兩年前便已然燒起,2020年被普遍視爲“露營元年”。艾媒諮詢發佈的數據顯示,2014年至2020年中國露營營地市場規模從77.1億元增至168億元,複合增長率13.9%。而2021年,這一增長率則高達78%,市場規模達299億元。隨着越來越多玩家的加入,曾經被視爲小衆玩法的露營日益俘獲大衆芳心。

涌動的露營熱潮帶來肉眼可見的商機,也成爲綜藝瞄準的風口,加入露營元素和以露營爲主題節目陸續上線。

新疆賽里木湖畔,冰藍色的湖泊被羣山環抱,搭一頂天幕,好友們一起野炊、閒談,慢綜藝《你好,生活》第二季裡,藍天白雲下的露營又令去遠方的心跳得更歡快幾分;被稱爲“綜藝中的露營新機遇”的《恰好是少年》,讓川藏線上的魚子西星空營地、海南陵水露營地揚名;《再見愛人》《半熟戀人》《嚮往的生活6》等節目中,房車、帳篷、圍爐夜話等露營元素頻頻登場……儘管露營並非這些節目的主角,但“露營+”“+露營”顯然已被慢綜藝收爲己用,成爲營造氛圍感的一大法寶。

而主打露營的綜藝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去年播出的《追星星的人》和《春日醬》,一個定位於“星空下自駕露營青春慢綜藝”,一個“用露營的方式解鎖短途新玩法,打卡全國各地的春日風光”,露營成爲節目主要展現對象和呈現載體。《一起露營吧》也以露營爲主題,讓6名嘉賓組成“露營家族”,打卡5個潮流營地,在選購物品、搭建帳篷、戶外烹飪的同時科普露營相關知識。本週剛剛開始錄製的《花兒與少年露營季》帶着老牌IP闊別5年迴歸的光環,以及流量嘉賓的加持,尚未播出便已備受關注。

然而,看準了機遇一擁而上的露營綜藝,質量卻並不亮眼。作爲國內首檔露營旅行綜藝,已經播出兩季的《追星星的人》未能激起什麼水花。自駕追星,一路前行一路遊,將露營與觀星結合的設定本可謂討巧,聽起來還頗有幾分浪漫情調。但實際上,露營的“戲份”實在不多,嘉賓的參與度着實過低。第一期在黃河石林國家地質公園露營時,設備是節目早就準備好的,帳篷也是提前搭好的帳篷,嘉賓不用自備行李,美食、日用品一應俱全。後續旅途中,更是時而住酒店,時而住民宿,與其他旅行類綜藝無甚區別,徹底從“露營”跑題

《春日醬》也有與之類似的問題。第一次在雲南露營時,5名嘉賓親自動手,但這竟然只是“一次性”體驗,後續不是節目組安排好了一切,就是有房車開來。除此之外,節目還安排了不少活動:體驗農村生活、在沙漠種樹、到重慶觀光……嘉賓們忙着“做項目”,露營與其他打卡旅行相比的特別之處卻未能充分體現。

韓綜已經給出紮實精良的樣本

《2021Z世代露營式社交白皮書》顯示,年輕人在露營過程中容易找到興趣一致的朋友。其調研的人羣中,78%的95後表示,露營過程中交的新朋友相處得更久。走向大衆化的露營,已然從一種延長與自然相處時間的手段,變成了一種新型社交方式,在年輕人中的號召力讓一段時間以來高踞聚會熱門選項前幾名的劇本殺、密室逃脫等活動都相形見絀。

國內外多檔露營綜藝都把社交作爲重要內容。在豆瓣拿下9分+的韓綜《春季露營》和《機智的露營生活》即如此,說到底都圍繞着一件事——和朋友在一起的珍貴時光。《春季露營》聚齊了綜藝《新西遊記》的原班人馬,但沒有任務要做,全憑自由發揮。手忙腳亂搭建營地貢獻了衆多笑點,醬汁紅亮的拌麪、煎至嗞嗞作響的牛肉、寒冷夜晚火堆上吊着的一鍋燉菜隔着屏幕彷彿也能安撫人們的胃和心。而安宰賢的迴歸令不少觀衆破防,喝燒酒碰杯時那句“我們是一輩子的朋友”更是發自內心的祝酒詞。充滿陌生和不便的露營時刻,每個人最自然的一面展現無遺,成員間的化學反應也被充分激發,他們的交流是那樣隨意、真摯,讓屏幕前的觀衆被吸引和自我帶入。

可被看作韓劇《機智的醫生生活》“團建篇”的《機智的露營生活》同樣“讓人覺得溫暖又幸福”。《機智的醫生生活》裡,5人組的深厚友誼治癒溫情,賺足了人們的眼淚,當劇中人走下熒幕一起露營,劇中的友情如何延續,人與人又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片頭字幕友情提示:“不要因爲中間出現的毫無意義的談話而感到迷惑”。這何嘗不是好友間鬆弛、平淡相處模式的真實體現。

露營的核心是什麼?帳篷?篝火?烤肉?這兩個韓綜給出了相似的回答:在於啓程出發的樂趣,在於和什麼樣的人一起。同行者很大程度上決定着一段旅途的質量,對一檔節目來說,鏡頭對準哪些人則影響着質感和吸引力

投入自然懷抱的露營,看重的就是不拘束的自然狀態,自在撒歡,隨性灑脫。舒適度關係着體驗感,也是露營綜藝能否吸引觀衆看下去的重要因素。因此相識20年的周柏豪和袁偉豪搭檔的《兩個小生去Camping》如同老友聚會,兩人聊到家庭、童年、工作都隨意流暢,而後期加入其他嘉賓,氣氛就少了自如多了做作。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一起露營吧》,嘉賓各有所長,聚在一起卻怎麼看都缺少火花。遊戲的亮點和新意不足,插入的總結感慨又強烈顯示着節目對溫情向的着迷,寄希望於打造出輕鬆氛圍,但終究少了一點真實、一點有趣,味道也就總是“差一點”。

對於日益稀缺的注意力資源,硬拗某種“造型”很難奏效,清晰的定位、紮實的內容、精良的製作是留住觀衆的唯一途徑。日劇《一人露營》如同露營版《孤獨的美食家》,給社畜社恐闢出了一塊放飛自我的園地;韓綜《感性露營》選擇各具特色的露營地,在韓國國內找尋與瑞士、越南等相似的風景;韓綜《露營俱樂部》着眼“懷舊”,曾爲同一女團成員的4人時隔14年後首次合體,一起露營,她們的成長、改變、和解是最大看點……此類作品中,露營不是浮於表面的設置和抓人眼球的元素,而是與內容有機結合、高度適配,做出了差異與個性。

社交新貴,也是禁足之苦的麻藥

此前有媒體梳理世界露營歷史,發現每一次露營風潮的興起,都與經濟危機或災難有關。“20世紀20年代的大蕭條讓歐洲大陸的富人們開啓了廉價的度假方式;90年代的金融危機讓英國人把手中的機票換成了帳篷;2003年‘非典’暴發後,‘驢友’一度成爲了當時中國最時髦的一批人……”當前的疫情也不例外,當出國遊不太現實、出省遊也不踏實,乃至影劇院、博物館、圖書館等文化娛樂場所閉門謝客,餐飲暫停堂食,中短途的露營就成爲越來越多人爲數不多的給自己營造“遠方”的辦法,畢竟“只要心裡有雪山,客廳裡也能露營”。

露營大潮涌動,但目前仍是一線及新一線城市的專屬。馬蜂窩發佈的《2022露營品質研究報告》顯示,74%的露營愛好者來自一線及新一線城市,北京、成都、上海、廣州包攬露營客源地前四,對露營總遊客量的貢獻超過三成。

這與社交平臺和影視、綜藝作品塑造出的露營不謀而合:一切都完美精緻,是發朋友圈的絕佳素材。這類被稱爲精緻露營或野奢露營(Glamping)的露營方式,將“華麗”(Glam)和“露營”(Camping)結合在一起,既要享受遠離城市的時刻,也不能片刻放鬆對舒適便捷的追求。

在帳篷上纏起串燈,天幕下圍幾把摺疊椅,支上燒烤架,擺好手衝咖啡、鮮花和蛋糕等各種高顏值美食,用山林、湖邊、草地做背景,找好角度,標準微笑,按下快門,選好濾鏡,一鍵發送,一張露營標配朋友圈照片完成。

露營時拍出好看的照片並分享,已是當下露營者的剛需之一。當分享已經成爲年輕人的日常,每一張照片都在爲網絡世界中自我形象的建構添磚加瓦。目的地看社交平臺的分享按圖索驥,穿搭要和網紅博主擁有同款,裝備跟着購物網站的銷量排名挑選,一圈看下來,每個人的露營都營造得分外相似,甚至不用確認眼神,就知道彼此是同“營”中人。

手衝壺、做舊煤油燈、睡袋、帳篷……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願意花錢買上一套工具來場精緻露營。這類露營,既沒有絲毫昔日夏令營鍛鍊意志的影子,更不像貝爺的荒野求生,即便步入叢林,也未曾與梭羅離得更近。而人們迷戀精緻露營的美妙,恰恰就在於它提供的與自然的安全距離。對精緻露營的追求者而言,野趣難覓並不要緊,收穫“活力”與“精緻”的社交標籤才更有吸引力,在此基礎上,“悠然見南山”之類的心曠神怡便能依靠腦補順利獲得,與自然景觀關係不大。

綜藝節目裡的露營,總與唯美掛鉤。《感性露營》裡,韓國南海郡有瑞士般的風光,綠草茵茵,碧空如洗,幾幢房子點綴其間,羊羣悠閒散步;碧藍的龍潭和錦江交匯地,龍潭島巖懷抱千年古鬆,清晨會降下藍色的霧氣,夜晚可見繁星閃爍,四周寂靜無人,鳥鳴聲、流水聲、風過樹梢的沙沙聲組成了大自然最好的BGM,這是《露營俱樂部》第一站的露營地……遠離塵囂,安然恬靜,獨享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甚至坐擁雪山、草原,這是不少露營綜藝呈現的場景,也是留給人們對露營體驗的想象。

但屏幕外的我們想要來一次露營,能獲得同款體驗的概率通常小之又小。且不說節目錄制場所是否可供普通人露營,即便是可以露營的景區、公園,節假日也都人滿爲患。在朋友圈曬出的精緻照片之外,實際感受可能是下餃子一般的泳池或人與人零距離的澡堂,隨處可見的餐盒、紙巾、塑料袋,不僅與美無關,甚至如同踩雷。

但嚮往戶外的人們總能想出辦法。郊區不行就去公園,公園不行還有河邊,沒條件生火做飯就買來薯片、水果、自嗨鍋“淺露”,即便摺疊椅總被風吹倒、帳篷伸展不開、周邊人頭攢動,不少人仍感慨“這是2022目前最快樂的時光”。精緻的濾鏡被剝離,露營反而在這些無奈、將就和自嘲中向休息這一本來目的靠得更近。

去露營的出發點,或多或少總離不開對城市生活的厭倦和對水泥森林的疲勞,山川湖海甚至荒野便都格外可愛,令人嚮往,親近自然的“一夜烏托邦”也就成爲對生活另一種可能性的寄寓。而看露營類節目的出發點也相類似,如果短途的露營也做不到,那些到不了的遠方、吃不到的美味,透過屏幕也能傳遞幾分治癒的力量,讓人們的精神片刻小憩,支撐下一個朝九晚五的日常或者猝不及防的失常。

有人說,露營已不再是一種單純的玩法,而成爲一種生活方式。這樣的評判還爲時尚早。追趕風口的綜藝節目,別淪爲看明星聊天、玩遊戲的新噱頭;火熱涌動的入局者,別被一擁而上的商家和千篇一律的曬圖綁定。(曹雪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