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氏家族歷經三代成爲香港地產鉅富

從鷹君中心頂樓會議室的整幅落地玻璃向外眺望,隔着一個維多利亞港,可以看到旺角朗豪坊那圓球型的屋頂,往南面看,中環花旗銀行廣場屹立在花園道半山之上,這兩座羅氏家族地標遙遙相對,見證着自80年代起鷹君集團的輝煌成績。而這個位於鷹君中心總部頂層,由羅嘉瑞一手設計的會議室內,英倫風格的裝修,搭配隨處可見的中國當代藝術作品,包括繪畫與雕塑,這種風格與由他投資的朗豪酒店一脈相承——朗豪酒店是香港最多當代中國藝術收藏的酒店,每個月都有當代藝術展,被視爲香港的中國藝術重要展廳,酒店收藏了超過1,500件藝術品,基本都是由羅嘉瑞本人親自挑選。

67歲的羅嘉瑞步入會議室,依然顯得步履輕捷、身材挺拔,他50歲纔開始學騎馬以及彈鋼琴,至今仍堅持每天彈鋼琴1-1.5小時以鍛鍊手腦協調,他笑說“雖然有時彈着彈着很想睡着,但定下的目標一定要執行”——他的自律與嚴謹從中可見一斑。

羅嘉瑞是鷹君集團的主席,也是父親羅鷹石爲家族精心挑選的繼承者。從1980年以心臟科醫生的身份回港協助父親運營公司產業開始,至今在實業投資上他從沒出現過失誤。而他的哥哥羅旭瑞,弟弟羅康瑞羅啓瑞均是商界精英,當中二哥羅旭瑞主理世紀城市、百利保和富豪酒店等上市集團,四弟羅康瑞的瑞安集團及其上海“新天地”成爲了國內典範,是內地著名的舊城改造專家,六弟羅啓瑞主理以大型建築工程見長的新福港集團。長姐羅慧端長兄羅孔瑞也在建築和地產業資歷深厚,數十年來一直擔任鷹君集團執行董事。五弟羅鷹瑞雖然沒有涉足商界,卻是著名心臟科醫生,在中環有自己的診所,還和多名專科醫生合辦醫療網站,提供醫療健康資訊。在香港,財閥家族有很多,但像羅氏家族這樣一門俊傑、每個都能獨當一面的並不多。

羅氏家族的上一代大家長羅鷹石,被香港商界尊稱爲“羅伯”。羅鷹石出生於潮州普寧縣現屬揭陽市泗竹埔村,祖上世代務農。到了其曾祖父那一輩,由於種種原因,欠下了鉅額債務,僅靠在當地種田,根本無力償還。羅鷹石的父親羅功賢是長子,爲了還債也爲了全家人的生計,他帶着幾個兄弟以及妻兒一同來到泰國,最初是當小販,販賣土產之類的農副產品,後來又做點雜貨之類的小生意。直到數年後,羅家才還清了債務。

也是因此,羅鷹石一直到10歲纔在泰國上私塾接受啓蒙教育,曾短暫回到故鄉到汕頭讀中學,後來因中國內戰開始,羅鷹石再度回到泰國。從17歲開始,羅鷹石開始跟隨父親學習布匹生意,年紀輕輕已走遍上海、天津甚至日本替老父買貨。1938年,羅鷹石到香港開設「羅瑞興」布匹行,當時他只會說泰國話和潮州話,還要聘廣東話翻譯。到了1951年,羅氏家族分家,羅鷹石分得十萬港元,繼續做中、泰兩地布匹、染料貿易生意。到了1955年,羅鷹石已經賺得第一桶金100萬港元。而從1956年開始,羅鷹石看好香港工業發展,開始進軍工業地產,他進軍香港地產甚至早於李嘉誠霍英東、郭得勝等大亨。1963年他創辦了鷹君集團。鷹君集團的名字是羅鷹石在自己的名字與太太杜莉君的名字中各取一字而成,寓意是“鷹中之王”,這個名字也是警醒後人,不要只看近處,而是放眼長遠。

到了70年代,羅鷹石將旗下的酒店、地產等產業上市,並趁1978年內地移民大量涌入香港的機會,開始積極發展住宅物業。到了1981年,鷹君旗下上市公司市值超過9億港元,成爲香港20大地產公司。但由於過快擴張,到了1982年的股災,香港地價、股票大跌,鷹君系一度陷入困境,到1983年9月,鷹君系三家上市公司虧損約20億港元。

也在此時,羅鷹石急召在美國做醫生的三子羅嘉瑞回港協助經營。羅嘉瑞說,在36歲之前,他沒想到自己將來會從商,因爲“7歲起我就想做醫生”。他27歲成爲美國康奈爾大學醫學博士,在密歇根大學擔任內科及心臟科醫生,並從事核子心臟素描研究。1983年他回港前,對香港地產律例認知很少。

羅嘉瑞回港後第二年,協助父親以壯士斷臂的手法,將賬面原價4.64億港元的富豪酒店業務以0.9億港元出售給亞洲證券公司,進行債務重組,迅速降低了負債額。後來富豪酒店被羅鷹石次子羅旭瑞收入囊中,羅旭瑞在上個世紀80-90年代活躍於香港資本市場,以收購兼併見長。

1985年,在羅鷹石和羅嘉瑞主持下,鷹君集團集資2億多港元,進一步減少債務,而且該年地產市道復甦,鷹君集團僅用了兩年時間便實現了扭虧爲盈。到了1986年,鷹君盈利比前一年增加4倍,重新活躍於香港地產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