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文嘉》和「渣男」的兩人旅行

羅文嘉》和「渣男」的兩人旅行。(圖/愛傳媒提供)

【愛傳媒羅文嘉專欄羅小弟進入小學前,我安排了第一次父子旅行(七天的旅行,只有父子兩人)。即使事隔多年,羅小弟總是念念不忘,現在即將小學畢業,趁着這次南下機器人比賽,父子兩人再啓第二次父子旅行。

分享計劃行程如下:

第一天:一早高鐵南下左營,再搭車往屏東,一天的賽事。(結果出師不利,父子睡過頭,錯過高鐵,差點連比賽都來不及參加,沿途羅小弟不停碎念,我只有默默吞下。但等他第一天比賽也出槌落馬,換我連夜碎念,他只得把被子矇住,假裝睡着。)

第二天:比賽到中午,搭火車潮州,參加社區漂漂河戲水,再單車五溝水小晃,傍晚到蕭家古厝,晚上參加說故事劇場

第三天:參加掌中戲活動,騎單車到萬金天主堂午餐後直上三地門德門部落預計父子倆山上沉思反省兩天兩夜。

第四天:走德文步道,再到對面霧臺部落。讓大自然洗滌塵間煩惱。

第五天:下山,搭火車到枋寮海邊小鎮漫步,父子倆可以看看海、談談心事,各自懺悔。(在羅媽媽還沒加入後續行程前)。

第六天:藍皮火車,南迴鐵路之旅。慢一點的旅行,共軍飛機擾臺,有時就是從臺灣西南空域繞到東岸。我們可以仔細端詳南臺灣海岸之美,告訴孩子,這是我們的國土夜宿金侖部落。

第七天:跟從恆春而來的車隊會合,但這次我們只當龜孫子,從臺東開始騎,預計經鹿野關山、到池上。不知今年沿途稻田秋收否?預計此晚可以大吃一頓,再泡個溫泉,夜裡仰望星空

第八天:暫別車隊,親子三人上玉里赤柯山。打電話訂山上民宿時,女主人很貼心說:現在沒有金針花喔。我說:我沒有要看金針花,因爲彼時人比花多,我想安靜。她說:安靜,這時候最安靜。

第九天:繼續赤科山上漫遊。今年四月來時,就暗下決心,一定要帶家人來,淡季人少的赤科山風情,纔是我要的。下山後騎單車,沿池上到關山,夜宿小鎮。(帶他們看電光部落)。

第十天:旅程最後一天,一早從關山騎到鹿野,繞進鹿野高臺龍田社區,重遊鳳梨田與茶園,最後騎回臺東,搭火車回臺北

這次旅行,交通工具有單車、火車、汽車、健行,只差沒有船。有父子獨處,有一家三口(缺羅小姐),有車隊車友,只是時間仍太短

據說,過了今天,氣溫下降、雨水將至。人生,本來就有風有雨。

作者民進黨秘書長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