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財經:心臟支架,爲何大幅降價?

2020年11月5日,是國家組織心臟支架集中帶量採購開標的日子。離開標時間還有兩小時,很多企業代表已經在會場外焦急地等待。

對價格高昂的高值醫用耗材進行國家級集中帶量採購,這在我國還是首次。

在這次的高值醫用耗材集中採購開標中,多年來位居高價位的心臟支架,出現了大幅降價,從均價1.3萬元降至700元左右,降幅超過90%!

我國每年約有100萬冠心病患者植入心臟支架,預計明年1月,患者就能用上中選的心臟支架。據測算,到那時職工醫保、居民醫保患者植入支架,個人自付費用將降至2500元以下。

過去,全國心臟支架的費用負擔,一年超過150億元。這次從1.3萬元降到700元后,按意向採購量計算,預計節約資金109億元。

這麼大的降幅,實在出乎人們預料。消息一出,立刻引發社會關注和熱議。很多人認爲,這是一個里程碑式的事件,意味着從心臟支架開始,高值醫用耗材的暴利現象將被終結!

那麼,在集中帶量採購之前,心臟支架爲何價格虛高?心臟支架的水分,是如何被擠掉的?支架價格大幅下降後,質量會不會也下降?針對大家關注的這些熱點問題,記者採訪了有關部門和專家,一起爲您揭開這背後的“祕密”。

一問:心臟支架價格,“水分”到底有多大?

從心臟支架問世到現在,已經30多年了。

20多年前,我國患者用的心臟支架一直依靠進口,價格奇高無比。再加上手術時輔助材料、檢查費用,裝一個支架就像買一輛小汽車。

1999年,我國終於生產出了自己的心臟支架,價格有所下降。但進口的支架單價仍要兩三萬元,加上很多患者不只放一個支架,心臟支架仍顯得高不可攀。

但是,請注意:心臟支架的高價不是“生產”出來的,而是過度推廣、營銷出來的。

在我國,心臟支架等高值醫用耗材採用代理制,代理也分層級,通過掛網或是招標進入醫院,用到患者身上。中間流通環節比較長,層層加價後,患者使用價與出廠價相差巨大。

從一些上市公司財報分析,一個冠脈支架成本不到五六百元,出廠價兩三千元,最後到患者身上,價格已經達到上萬元。這裏麪價格的“水分”,主要來自中間流通環節層層加價,導致價格不斷被推高。

近年來,相繼曝光的一些醫療領域腐敗案件,揭示出一條流通環節“利益鏈”:有醫院某科室按照國內耗材30%、進口耗材25%、關節脊柱類耗材20%、創傷類耗材30%的比例,多次賬外非法收受供貨商回扣,這些水分最終都由患者與醫保基金來負擔。

對於醫院來說,在醫療服務價格仍未調整到位的情況下,新技術價格成爲彌補醫療服務價格扭曲的補償渠道。在競爭越來越激烈的市場中,一些廠家、經銷商不惜通過回扣的方式把產品賣到醫院,而公立醫院“以藥補醫”機制,導致價格越高的產品賣得越好。於是,心臟支架價格虛高成爲頑疾。

不僅是心臟支架,其它高值醫用耗材價格往往都比較高。從出廠、各層級代理商、物流配送到醫院採購、使用,經過的環節越多,中間費用就越高,價格也越高。

二問:價格虛高的“水分”,是怎麼被擠掉的?

從去年4月到今年11月,國家醫保局開展了大量調研和市場分析。

工作人員在前期調研中發現,我國藥物洗脫支架的價格,高於國際上其他國家水平。一些國家在沒有開展集中採購的情況下,相同品牌的支架價格也就是2000元左右,開展帶量集中採購的價格降低到1000元,甚至更低。

經過長達30多年的臨牀使用,心臟支架技術已經比較成熟,國產、進口產品在質量上幾乎沒有太大差異。按照市場規律,這種技術成熟、競爭充分的產品價格會逐步下降。然而,心臟支架由於銷售模式的原因,過於依賴推廣、營銷,中間環節費用佔了大頭,導致出廠價與患者使用價之間相差巨大。

“集中帶量採購不是一個單獨的政策,而是一個機制。它由國家組織,醫保、衛生、質監等多部門共同發力。” 國家醫保局醫藥價格和招標採購司司長鍾東波說。

這個機制包括,全程加強質監,醫保預算結餘醫院留用,考覈醫院用量,企業被發現回扣案件將影響集採,確保集採中選價格落到實地,讓百姓真正用上優質優價的產品。同時,倒逼醫藥行業自我革新,砍掉不合理的流通成本,重心轉向研發和創新。

在此次集採中,一款藥物塗層支架系統(雷帕黴素),報出了469元的全場最低價。這款產品以前掛網價格爲13300元,2017年底才獲批上市。如此先進的產品爲何願意從萬元以上降至469元?

對此,藍帆醫療集團負責人稱,集採明確市場用量有很大吸引力,醫院需求採購量達到10萬條,中標後還將得到不少於剩餘量的10%,預計市場用量還將看漲。再加上醫保預付貨款、縮短結算週期、確保醫院使用等配套政策,給了企業明確預期。

國家醫保研究院副院長應亞珍說,這就是集中帶量採購的市場引導作用,降下了價格,也讓企業有了明確的預期。

“過去在招標進醫院、使用、回款等環節,是相互脫節的。實際上,過去這些環節形成了堵點,每一個堵點其實就是一個尋租點。現在,通過集採這些堵點全部打通了,就置換出了這麼一個降價的空間。” 國家醫保局醫藥價格和招標採購司副司長丁一磊說。

“高值醫用耗材領域的價格虛高,比藥品領域還要更嚴重。心臟支架平均價格下降93%,說明這裏面的水分原來沒怎麼擠過,所以一擠的話就比較充沛。” 鍾東波說,這樣一個結果也表明,黨中央、國務院確定的集中帶量採購改革方向是完全正確的,從集採改革中可以看到我們黨推進改革的決心,看到我們國家的制度優勢,以及堅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價值取向。

三問:心臟支架降價後,質量會不會下降?

“集採不僅要把價格降下來,還要推動臨牀使用支架提高質量。因爲醫保的目的不是省錢,而是給老百姓更好的保障,更有效果的保障。” 鍾東波介紹,對高值耗材集採定了一個基本原則,叫“一品一策”。

“一品一策”,就是爲了確保入選的產品質量。在心臟支架集採中,按註冊證來招採,保證產品質量的穩定性,並由醫療機構自主報需求量。“相對於藥品集採來說,這是心臟支架集採的一個創新點,保證了中選產品適合臨牀需求,確保了產品的質量。”中國藥科大學教授常峯這樣評價。

“這次集採常用的前10名冠脈支架中,有7箇中選了,這些產品是醫院常用的主流產品,不存在適應替代產品的問題。”中國醫學科學院阜外醫院副院長楊偉憲說,中選產品多數已使用5年以上,部分使用時長超過10年,安全性和有效性已經過臨牀驗證。

但也有人擔心,這些產品原來價格高的時候,質量是可靠的;現在價格降下來了,企業在生產的時候會不會偷工減料、以次充好?

對此,專家介紹,按照國家醫療器械監督管理條例,冠脈支架是屬於第三類醫療器械,所有產品原材料、生產工藝都是要報國家藥監局批准的。而且每個支架都有唯一識別號,所有產品全程可追溯。如果企業未經批准擅自調整原材料和生產工藝,那就是違背國家的法律和監管要求,將會受到相應的查處。

11月11日,國家藥監局發佈《關於加強國家集中帶量採購中選冠脈支架質量監管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加強監管,保證集中帶量採購冠脈支架的質量安全。企業要建立健全冠脈支架產品追溯體系,切實做好產品召回、追蹤追溯有關工作。各地藥品監管部門每年要對中選企業至少進行一次全項目監督檢查,並加強對冠脈支架產品的不良事件監測工作。

四問:心臟支架大幅降價,醫院會不會“這頭降那頭升”?

也有不少人擔心,心臟支架大幅度降價,會不會影響醫院的收入?醫院會不會“這頭降那頭升”,擡高手術費用和其他費用?

“2019年之後,我們已經全面實行耗材的零加成政策,也就是說耗材價格平進平出,耗材降價對醫療機構的經濟利益沒有任何損害。” 鍾東波說,各地在取消加成政策的時候,同步調整了醫療服務價格,醫療機構的成本和技術勞務價值,通過調整醫療服務價格得到體現。

同時,配套醫保支付改革、醫療服務價格調整、藥品流通體制改革,以及公立醫院薪酬制度、補償機制改革等,也將有效防止出現“按下葫蘆浮起瓢”的現象,推動實現合理診療,合理使用藥品、耗材。

天津市胸科醫院一年的心臟支架使用量,在全國排第四。院長郭志剛認爲,心臟支架價格下降對醫院來說,不僅收入沒有影響,還能提升醫院形象,增加患者信任度,改善醫患關係。

也有專家建議,各地應利用集採結果執行的空間和契機,配套推進醫務人員薪酬制度改革、醫院補償機制改革等,調動醫務人員積極性,更好地保障集採結果落地。

網上有傳言說,做一個支架手術,手術費只需300元。這是真的嗎?

“這是不符合事實的。現在做冠脈支架植入至少要收3個收費項目,第一個是冠脈造影,第二個是球囊擴充,第三個是置放支架。這三個價格項目以北京爲例,冠脈造影1000元,球囊擴張1350元,置放支架3300元,合計至少5650元,還沒有包括其他檢查診療費用。” 鍾東波表示。

五問:由高價變“平價”,企業還有研發的動力嗎?

心臟支架降到這麼低的價格,對於企業來說還有利可圖嗎?

對此,丁一磊解釋說,從國際上看,有一些國家在沒有開展國家組織集中採購的情況下,相同品牌的支架價格也就是2000元左右。開展了帶量集中採購的價格,已經降低到1000元,甚至更低一點的水平。

因爲此次集中帶量採購,是集中了全國31個省2408家醫院的支架用量,規模效應可以使企業降低成本。

比如,一個企業的過去的銷售量只是1萬隻支架,這次中選以後能達到10萬隻,那麼前期的一些這些投入其實是可以攤銷的。此外,醫保部門也主動作爲,採取預付款項,給企業直接結算款項等方式,來降低企業的財務成本。

“有支架企業反映,企業一年以後才能回款的情況,差不多要佔50%。如果一個款項被佔用一年,生產企業再到資本市場上去貸款,成本肯定是明顯增加。如果能夠幫助企業及時回款、加快資金週轉,那麼產品也會有一定降價空間。”丁一磊說。

沒有了暴利,企業還有沒有創新的動力?

“創新是基於一定的合理的機制之下,通過市場競爭逼出來的。只有真正的創新產品,市場會給予他較高的溢價。但是,已經是比較大衆化的產品,工業化的產品,在世界市場上已經銷售了20多年、十幾年的產品,那麼其實它應當迴歸到社會平均的利潤水平上來。” 丁一磊說。

如果我們是通過一些不合理的機制,或者說一些希望通過政府保護的方式,維護已經不具備創新性產品的高利潤,反而是對真正創新產品一個負向的激勵。“所以我的看法,創新是逼出來的,創新是市場競爭出來的,不是保護出來的。” 丁一磊說。

“這次降價的幅度很大,但降價之後的價格,跟企業實際出廠價差別並不大。企業依然有可觀的收入,尤其在將來市場擴大之後。更重要的是,整個行業生態重塑之後,大家對未來更有明確預期,更敢下決心去投入研發和創新活動。”鍾東波表示。

六問:其它高值耗材集中採購,什麼時候“安排上”?

大幅降價的心臟支架,患者明年1月份就能用上了。還有很多人關心,其他的高值耗材集中採購是怎麼安排的呢?會是什麼品種、在什麼時間開始?

鍾東波透露,我國將總結冠脈支架集採的好經驗,着手篩選使用量較大、價格較高、虛高水分較嚴重、羣衆關注較多的產品,作爲下一個集中帶量採購的品種。按照一品一策的辦法,做好充分的技術分析、市場調研、專家論證,制定適合的集採規則。預計成熟一個開展一個,將採購金額佔比較高、又適合集採的主要品種逐步納入集中採購,讓羣衆用上質量更高、價格較低的產品。

至於下一個集採品種是啥,哪一個品種先完成準備工作,可能就先開展哪個吧。未來集採,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