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反恐”戰爭造成難民和流離失所人口超過3800萬

美國布朗大學戰爭成本項目近日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過去20年來,美國在全球85個國家和地區開展“反恐”行動,花在“反恐”戰爭上的直接支出約有8萬億美元,導致全球直接死於戰爭暴力人數在89.7萬到92.9萬之間,戰爭造成的難民流離失所人口超過3800萬。

美國沃克斯新聞網指出,這些死亡數字還不包括戰爭帶來的疾病、營養不良、基礎設施受損和環境退化導致的生命和財產損失。“9・11”事件後,美國本土雖未再次發生大規模恐怖襲擊,但是極端勢力恐怖組織在也門、敘利亞、伊拉克等地發起的襲擊更加致命。阿富汗和伊拉克等國陷入連綿不斷的教派衝突內亂當中民衆陷入生存困境。根據馬里蘭大學全球恐怖主義數據庫統計,2019年伊拉克的恐怖主義威脅指數位居世界第二,僅次於阿富汗。“反恐”戰爭引發的針對穆斯林的暴力襲擊所造成的損害更是無法精確統計。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教授傑弗裡・薩克斯日前表示,美國“反恐”戰爭給世界帶來了沉重的災難,造成美國國內和國際社會矛盾加深,其代價無法估量。他認爲,美國需制定長期發展政策而非依靠戰爭來化解內部矛盾。

美國昆西大學國家戰略研究所副主任史蒂芬沃特海姆指出,美國癡迷武力,分別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利比亞發動徒勞的戰爭,卻很少爲應對氣候變化和增進貧窮國家民衆福祉而努力。這些戰爭“製造的敵人比打敗的還要多”,造成數十萬平民喪生,破壞了讓世界得以穩定的法律和制度。不少美國民衆感到更不安全。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外交政策研究員伊塔馬爾・拉比諾維奇指出,美國過去20年的“反恐”戰爭代價巨大,極端主義滋生於貧困、治理不善等政治和社會問題,“靠外力無法改造一個國家”。

洛杉磯時報評論說,美國“全球反恐戰爭”的一個最重要教訓是,美國難以單純依靠軍事力量實現所有目標。應對暴力極端主義需要外交努力,需要推動各國經濟和教育發展。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米歇爾・戈德堡撰文指出,美國以“反恐”爲名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在那裡播下了混亂,極端組織趁機坐大。尤具諷刺意味的是,美國曾經強行在伊斯蘭世界推行民主,但美國自身的民主制度如今遇到了一系列問題和挑戰。“20年前,美國政客誇大外在威脅以滿足報復需要。我們發動傲慢的戰爭來改造世界,實際上被改造的是我們自己,我們催生的恐怖分子比我們最初面對的還要糟糕。”

波士頓環球報》記者弗雷德・卡普蘭撰文認爲,一部分美國政客誇大外部世界對美國的威脅,加劇了美國社會的仇外情緒,並導致美國政治日益分裂。種族政黨階層地理鴻溝越來越不可逾越,使得美國人之間難以就最基本的問題達成共識,包括抗疫領域。

華盛頓郵報》民調顯示,2003年9月,有67%的美國民衆認爲美國比“9・11”事件前更加安全,2011年9月時這一比例下降到64%,如今只有49%。美國耗費了巨大人力物力,卻沒能讓美國民衆從心理層面感到更安全。

(本報華盛頓9月14日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