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給烏克蘭的“彈簧刀”,能否改變戰場規則?

彈簧刀

美國研發的一種新概念武器俄烏衝突爆發後

被美國援助給烏克蘭這究竟是什麼樣的武器?它在戰場上的作用有多大?能否改變戰場規則

本期《央視軍事披露》

爲你深度分析!

“彈簧刀”

無人機還是巡飛彈

“彈簧刀”,形似小型無人機,裝備一個小型彈頭,可“待機”執行多種作戰任務。一旦發現攻擊目標,立刻變身爲小型導彈,與鎖定的目標同歸於盡。“彈簧刀”不是簡單的無人機,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導彈。它是一種小型化、低成本、精確制導的巡弋式空面攻擊武器。作爲單兵使用的巡飛攻擊武器,“彈簧刀”具有一定續航機動徘徊能力,集自爆戰鬥部與無人飛行器一體,具有監視、偵察和打擊功能,兼具無人機和導彈特徵。隨着無人機小型化、自主性管式發射技術發展,單兵巡飛彈應運而生,“彈簧刀”就是其中一款。

“彈簧刀”於2008年開始研製,2009年對樣機進行測試評估,2012年美軍將其大量用於阿富汗戰爭。“彈簧刀”動力由電池、電動馬達和雙葉片螺旋槳構成,噪聲小,熱信號低,難以被探測和識別,該系統能飛行、跟蹤、參與“非線性瞄準”,具有精確打擊效果。

俄新社報道,“彈簧刀”有兩個型號

“彈簧刀”300型,重量僅2.5公斤,可放於士兵的戰術揹包內,射程10公里,續航時間15分鐘,巡航速度每小時100公里,威力相當於40毫米自動榴彈,採用破片殺傷戰鬥部,主要用於對付步兵

“彈簧刀”600型,重達23公斤,射程40公里,續航時間40分鐘,採用穿甲戰鬥部,主要對付裝甲目標,威力相當於“標槍反坦克導彈。

這兩種型號的“彈簧刀”發射準備時間只需10分鐘。在空中將高分辨率視頻傳輸至地面控制單元,操作員在移動終端上對其進行操控並搜尋目標。“彈簧刀”可用於打擊戰術縱深的敵方目標,已成爲美陸軍大多數摩托化步兵部隊制式裝備。

“彈簧刀”

戰場作用有多大?

美國爲何向烏軍大量提供“彈簧刀”?

紐約時報》稱,美軍認爲如果提供MQ-9“死神”無人機,烏軍很難熟練操控,且容易被俄軍摧毀。而“彈簧刀”是“揹包裡的無人機”,具備巡飛攻擊特點,可對抗俄軍車輛等機動目標,是“戰場規則的改變者”。

目前,美國已向烏方提供了“彈簧刀”300型,但烏方認爲數量太少,希望美方能提供“彈簧刀”600型。

俄軍事專家阿列克謝·列昂科夫認爲,“彈簧刀”300型弱點明顯,主要是電池容量低,不能長時間留空,控制鏈路易受干擾。俄電子戰部隊可以破壞該型號的通信渠道,使它變成“無頭蒼蠅”。此外,俄軍還有多種防空武器可以應對。

軍事專家熊偉認爲,巡飛彈能夠提高小部隊的遠程立體精確打擊能力,比如用它對敵後車隊等進行攻擊,以打亂敵方的作戰部署、後勤補給、兵力調配。“彈簧刀”這種巡飛彈如果大規模用於俄烏衝突,可能會把戰局拖向長期“拉鋸戰”。

“這次美軍將‘彈簧刀’巡飛彈送往烏克蘭,可能還帶有試驗性質,通過實戰來檢驗這款武器的價值,因此,它在戰場上發揮的實際作用有待進一步觀察。”

俄烏衝突中

無人機爲何不是主角?

俄烏衝突爆發以來,雙方雖然投入了一批無人機裝備,但普遍存在裝備技術水平不高、用途單一的情況。而且投入最多的是局部改裝過的民用無人機,主要用作戰場偵察和監視。

海鷹-10”小型無人機

例如,俄軍使用了“海鷹-10”小型無人機進行戰術偵察,烏軍引進了土耳其“TB-2”中空長航時察打一體無人機,執行偵察和打擊任務。相比之下,俄軍無人機整體表現並不突出,始終沒有大規模投入察打一體型無人機。

由於上世紀八十年代蘇聯對無人機發展趨勢的研判俄羅斯在很長時間裡沒有積極推進軍用無人機發展。直到2008年俄格衝突之後,俄羅斯意識到無人機的重要性,開始加快研發,陸續推出“鰩魚”“獵人-B”等隱身無人機。俄軍還曾在敘利亞戰場上試驗性投入新型“獵戶座”察打一體無人機。

“獵人-B”隱身無人機

但在俄烏衝突中,這些無人機由於裝備數量有限,技術尚未成熟,並沒有大規模投入使用

熊偉認爲,俄烏衝突中無人機的作用和表現不太突出。“烏軍無人機數量較少,面對俄軍的大規模進攻,能夠發揮的作用有限。俄軍察打一體、偵察校射無人機數量也有限,再加上烏軍主要是小規模、分散式部隊,因此出動無人機的機會不多。”

巡飛彈

或成爲無人機“廉價替代品

軍事衝突中,當交戰方不具備中高端察打一體無人機的操作能力或裝備條件時,以“彈簧刀”爲代表的跨界新概念武器裝備,或成爲傳統無人機的“廉價替代品”,大規模地出現在戰場上。

熊偉表示,類似“彈簧刀”的巡飛彈不會完全代替察打一體無人機,更適合用於需要快打快撤的小規模偷襲,配合快速撒佈地雷,遲滯敵方追兵。而俄烏衝突爲無人武器裝備的實戰使用以及戰術戰法編制,提供了更多思考。“比如,察打一體無人機、巡飛彈和偵察校射無人機配合自行火炮製導炮彈,哪個更合算?巡飛彈是向遠程大威力發展,還是像反坦克導彈那樣單獨編組使用,或是向小型化發展,能夠像火箭筒武器直接配備到基層部隊?這都是未來發展方向的問題。”

總檯記者 | 張天任 高瑾 蔡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