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是全球網絡安全最大“病毒”(觀象臺)

最近,美國網絡空間的惡行又一次在全球曝光信息安全領域“安在”新媒體近日發佈網絡安全文章,披露了美國國家安全局使用高級網絡攻擊武器,曾在30天內遠程竊取了970億條全球互聯網數據和1240億條電話數據。此外,美國還利用潛艇對全球海底光纜電纜進行網絡竊密

長期以來,美國憑藉自身在網絡安全領域的技術優勢,肆無忌憚地對世界各國實施大規模、有組織、無差別的竊密、監控和攻擊,非法竊取他國敏感情報公民隱私信息,是公認的全球頭號黑客帝國”和“竊密大戶”。從“維基解密”到“斯諾登事件”,從“方程式組織”到“梯隊系統”,美國的網絡“黑手”一直在翻雲覆雨,連盟友夥伴都不放過。2020年11月和2021年5月,歐洲媒體就連續披露美國國家安全局網絡監控電纜,進而對法、德等歐洲盟友進行竊密的醜聞。歐洲多國紛紛要求美國就此“作出解釋”。

極其諷刺的是,美國一邊對盟友夥伴實施無差別監聽竊密,一邊又極力拉攏他們組成情報“小圈子”,試圖打造一個以美國爲核心的全球竊密網絡,充分暴露出美國的極端戰略自私。近期的這份最新報告就揭露,英國等“五眼聯盟”國家和部分歐洲國家的網絡機構,協助並參與了美國在全球範圍內的網絡竊密行動

更值得警惕的是,美國正在不遺餘力地推動網絡空間軍事化。早在10年前,美軍就成立了網絡司令部,並於2017年將其升級最高級別的聯合作戰司令部之一。2018年美國國防部網絡戰略報告強調,要在網絡空間“先發制人”。“維基解密”網創始人阿桑奇曾透露,美國開發的網絡武器多達2000種,是世界頭號網絡武器大國。2017年,美國國家安全局網絡武器“永恆之藍”被曝光。該網絡武器的變種已經導致全球航運製造業、食品、支付等重要供應鏈多次停擺,成爲全球一大威脅

近年來,美國及其主導的北約更是明確將網絡空間視爲新戰場,不斷推進網絡軍事作戰部署,將其視爲打擊所謂“戰略競爭對手”的一件趁手武器。俄烏衝突爆發後,美國網絡司令部司令兼國家安全局局長保羅・中曾根就公開承認,美國網絡司令部以“前出狩獵”等網絡戰行動,“幫助烏克蘭強化網絡防禦”。今年3月,中國國家計算機病毒應急處理中心披露了美國國家安全局對外網絡攻擊竊密的主戰網絡武器“NOPEN”。中國兩家企業也發佈報告,披露了美國國家安全局的網絡攻擊武器“Quantum攻擊平臺”等。

作爲全球網絡安全的最大“病毒”,美國卻裝可憐、扮無辜,把自己塑造成網絡攻擊的受害者,更以網絡秩序維護者自居,試圖主導網絡安全國際議程。一段時間以來,美國政客鼓動、脅迫他國加入所謂“清潔網絡”計劃,企圖在網絡市場上清除中國企業;醞釀成立所謂“未來互聯網聯盟”,主導“小圈子”討論網絡安全問題;甚至派遣網絡部隊,“幫助”很多曾受美國網絡攻擊的國家“提升網絡安全能力”……如此虛僞,如此雙標令人瞠目。這也讓世人進一步看清:美國根本不關心全球網絡安全問題,只是將其作爲肆意攻擊他國、維護網絡霸權的工具。

網絡安全是全球性挑戰,沒有哪個國家能夠置身事外、獨善其身。各國應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基礎上,加強對話合作,堅決反對網絡霸權,共同應對網絡安全威脅,構建和平、安全、開放、合作、有序的網絡空間治理秩序,讓互聯網更好造福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