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望平安火 應奏定遠功——原創歌舞劇《班超》創排背後的故事

班超扮演者田浩排練中演唱。《班超》劇組供圖

石榴雲/新疆日報記者 銀璐

金戈鐵馬負重遠行,告別故土爲國戍邊。一幅來自近2000年前的壯美場景與一曲家國天下之歌,融匯於原創歌舞劇《班超》中。

總導演陳蔚說:“班超是東漢連接西域中原地區的紐帶,是歷代安邦定國之士的縮影,同樣他也映襯着今天無數紮根邊疆、甘於奉獻、團結一心的奮鬥者形象。”

呈現班超凡人情感

“父母在,不遠遊。兒子卻執意留在塞外,我向長安叩拜,我向四方叩拜……”4月16日,疏勒縣,在《班超》排練現場,中央歌劇院男低音歌唱家田浩深情演唱劇目第四場《請受我一拜》,扮演疏勒夫人的新疆藝術劇院歌劇團歌唱家古再力努爾·庫爾班,在一旁靜靜聆聽。

《班超》由山東省東營市援疆前方指揮部和疏勒縣委宣傳部聯合策劃創作,是爲紮實有效推進實施文化潤疆工程而打造的文藝精品,已入選自治區2022年度文藝扶持激勵資金項目。

班超是東漢時期著名軍事家、外交家,受中央政權派遣在西域駐守約30年。政治和軍事才能兼備的他,幫助西域各城邦穩定混亂局勢,帶領民衆屯田拓荒,振興百業,恢復了東漢中央政權對西域的有效管理。

班超曾擔任西域都護府都護,後被封爲定遠侯。唐代詩人許渾在《獻鄜坊丘常侍》一詩中讚歎:“蓬萊每望平安火,應奏班超定遠功。”

這部歌舞劇的故事從班超自洛陽啓程,帶領三十六鐵騎解疏勒之圍講起,選取了他從平定西域各城邦、鎮守疏勒到告老還鄉期間的傳奇經歷

“雖然是歌舞劇,但故事情節仍是靈魂,我們選擇解疏勒之圍、興修水利、繁榮市場、留在疏勒娶妻生子等故事點,來打造劇本。”《班超》編劇錢曉天說。

作品既展現班超的英雄氣概與不凡事蹟,也有人物的情感、糾葛等有血有肉的描述。“我們想講班超的性格、觀念、內心世界,在尊重史實基礎上,用藝術手法去深入挖掘和展現。”錢曉天說。

錢曉天認爲,班超擁有大智慧,擅長外交,能洞察人心、善解人意。據記載,班超的父親班彪和哥哥班固都是史學家,他自小接受了良好教育,博覽羣書,見多識廣,他的政治和軍事才能也來自於強大的知識儲備。

“我們突出了班超身上多層次的‘情’,有對故土的,有對疏勒的,也有對妻兒的。其實在這當中,他有很多矛盾糾結的時刻,比如是聽從調令回鄉還是爲造福疏勒百姓留下,比如年邁時他請書回朝想落葉歸根,都經歷了複雜的內心鬥爭。”錢曉天說,就是這些衝突,讓人物在舞臺上更真實、立體。

音樂彰顯泱泱漢風

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大氣磅礴的音樂演奏和歌唱部分是推進《班超》故事情節發展,凸顯人與人、人與事之間糾葛的重要一環。

“漢代音樂風格和恢宏大氣的配器方式,是《班超》整體音樂創作的主線和基礎。”《班超》的作曲、中國音樂學院教授禹永一說。他擅長爲歷史題材舞臺劇配樂,代表作品有《大舜》《高陽公主》等。

“中國有樂譜記載大致在隋唐時期,是工尺譜和減字譜,在此之前歷朝歷代的音樂多靠口傳才保存下來,所以在創作《班超》時,能參照的主要是史書文獻上對漢代唱奏方式的記載,和對漢代樂器的研究成果。”禹永一說。

漢代,民間音樂走入宮廷,宮廷音樂傳入民間,“新雅樂”是當時的主流風格,強調禮和樂融合,以禮修身,以樂感人,有厚重的氣勢,有古樸的柔美,彰顯泱泱漢風。

“我們在管絃唱主角的交響樂中,加入了古琴、箏、琵琶、簫、壎、大鼓、編鐘等古典樂器。在編曲時,把漢代西域地區民間音樂元素匯入其中,體現在旋律的歡快和節奏的緊湊上。”禹永一說,這種編排爲班超與疏勒百姓水乳交融的故事情節營造了濃郁的氛圍。

高質量的音樂創作,爲田浩和古再力努爾等歌唱家抒情的詠歎、纏綿的對唱、震撼人心的合唱,提供了發揮空間。“劇中的班超對能否放下禮節娶疏勒女子很糾結,在期待歸鄉又被疏勒百姓挽留時也陷入兩難。這段內心戲的音樂和唱詞,展示的是一個人情味十足的凡人。”田浩說,班超有雄心壯志,卻也有萬般難捨的牽掛。

古典元素當代審美

《班超》彙集了歌的嘹亮、舞的悅目、文的悅心,用綜合藝術形式展現中華歷史之美、山河之美、文化之美。

陳蔚認爲,這部劇的精神原點是弘揚以愛國主義爲核心的民族精神,歌頌民族團結,同時將各民族在交往交流交融中,共同創造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展示出來。團隊在創作會上一致認爲,舞美要以歷史場景爲依據,還原東漢時期中原地區與西域各城邦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的交流與融合。

“舞美設計選擇了漢簡、漢字、漢馬和漢畫像磚4個典型元素,又結合從新疆各地出土的漢代文物、以克孜爾石窟壁畫爲代表的藝術元素,構建出整個舞臺場景。”舞美設計申奧說。

《班超》故事的歷史跨度大,涉及人物多,場景變換複雜。比如班超駐守疏勒期間,曾與百姓共御外敵、對抗天災,情節的展現需由舞美設計團隊通過佈景、燈光及多媒體等部門配合完成,讓近2000年前的歷史場景有厚度、有溫度,同時充滿當代舞臺藝術的審美價值。

“用歌舞劇的形式來演繹班超的故事,能夠充分發揮疏勒當地的民間藝術優勢,將更多的民間歌舞、民俗藝術融入作品。”陳蔚說。

從創作到排練已過去近兩年,公演在即,《班超》主創團隊希望這部富有時代精神和現實意義的劇目,能持續引導各族羣衆牢固樹立休慼與共、榮辱與共、生死與共、命運與共的共同體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