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耿如被伸鹹豬手留陰影!曾是永康街「芒果冰妹」上過表特版

薛仕凌孟耿如在《做工的人》飾演怪手司機檳榔西施。(大慕影藝提供)

孟耿如在《做工的人》飾演檳榔西施。(大慕影藝提供)

孟耿如在《做工的人》飾演檳榔西施女神。(大慕影藝提供)

薛仕凌在《做工的人》飾演怪手司機。(大慕影藝提供)

薛仕凌與孟耿如出席《做工的人》特映會。(大慕影藝提供)

孟耿如苦練臺語在《做工的人》飾演檳榔西施。(大慕影藝提供)

大慕影藝製作的原創影集《做工的人》5月10日在HBO Asia全球首播,薛仕凌與孟耿如跳脫形象演出「怪手司機」與「檳榔西施」,薛仕凌爲自然演出,從開拍前到拍攝期間不停嚼檳榔,一度導致口腔黏膜受損,殺青後還有成癮後遺症,他23日坦言:「現在開車經過檳榔攤時,心還會癢癢的想停下來買。」孟耿如劇中是超辣性感裝扮,私下只穿寬鬆舒服衣服的她笑說:「本來想說完了,穿這麼清涼一定會曝光、很不自在,沒想到在片場放得超開、超愛這一切。」

孟耿如透露兒時曾對「工地工人」有陰影,因爲國小二、三年級時,經過住家隔壁工地,被打工的泰勞突然伸出鹹豬手摸大腿,還回頭露出詭異微笑,讓她嚇得全身起雞皮疙瘩、趕緊跑回家,也不敢跟爸媽講,苦往心裡塞,因此有一陣子滿怕工人,只要發現要經過有工人的地方,就會隔很遠,但她長大懂事就知道不是所有工人都這樣,也已經不再害怕。此外,她小時候她也曾以異樣眼光看檳榔西施,覺得這是出賣身體的工作,現在也理解她們都是努力在爲自己的人生付出,甚至覺得她們很勇敢。

她劇中飾演檳榔西施「女神」,自曝剛出道時也曾去永康街的知名芒果冰店打工一年多,當時是她太想體驗打工的感覺了,發傳單時還被塞情書,隔壁麪店的人也會送餐給她吃,結果還因以「芒果冰妹」身份上過PTT表特版。

孟耿如出道以來首度嘗試清涼裝扮演出檳榔西施,「這個角色跟我個性某方面是完全相反的,很具挑戰性。」她在服裝上也有相當大尺度的突破,「因爲戲服布料比較少,好幾套造型肚子會露出來,一舉手也可能露出內衣,一坐下來裙子短到向內褲,因此得隨時注意維持好體態,提醒自己不能駝背肥肉紋或是蝴蝶袖跑出來。」但她說,以前去海島國家就很羨慕可以只穿泳裝在路上走來走去,拍戲時難得有正當理由可以穿得很少跑來跑去,突然覺得自己也滿適合的,現在開始會穿背心。至於老公黃子佼則抱着「放水流」態度完全不會管她的穿着,夫妻之前也不會玩這類的小情趣,頂多有時她真的穿稍微低胸、有一點露的,他會開玩笑說:「妳要去給誰看?」

原本開玩笑說跟孟耿如合作多次已經很膩的薛仕凌,也不吝嗇稱讚她,「她那樣子的漂亮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的,不只穿得很辣、很性感,她還有一種秀感,像舞臺表演,真的很吸睛。就是一排很多間,她就是很有競爭力那間!她很認真的把這個角色給撐起來,我很欣賞她的專業。」

孟耿如劇中另一個動作挑戰,就是要不斷地「包檳榔」,因爲劇裡她有一半的戲份都在包檳榔,所以動作要練習到非常熟練。她說,實際包過檳榔才知道,包在裡頭的灰會卡指甲裡,收工後指甲都變得黑黑的,怎麼洗都洗不乾淨。劇中檳榔西施「女神」對名牌充滿慾望,爲此努力賺錢謀生,孟耿如表示,她能理解角色的行爲,可能與她是社工系背景有關,曾接觸過各式各樣的人,也發現大家都是用自己的本事謀生,在演完這部戲後,甚至更認同她們其實都是很勇敢的人。

薛仕凌飾演的工人「阿全」,擅長開怪手(挖土機)、吊車等大型重機具,開拍前,在劇組安排下,特地前往工地跟着師傅學習操作技巧,他坦言,從坐進駕駛座那一刻起,就不由得全身緊繃,「因爲大型重機具死角特別多,真的會很怕掃到人。」看似簡單的操作需要完全聚精會神,讓他瞬間體悟到,這些工人師傅們個個檳榔不離身,原來都是爲了在短時間內集中精神,於是在第一次見習後,他主動向鄭芬芬導演提議,希望能夠吃檳榔演出。

薛仕凌說,開拍前他就開始在練習吃檳榔了,「吃第一口,覺得很衝腦、微血管像要爆掉,很難解釋,就是很熱、很有衝勁活力的感覺」,他沒特別去算一天到底吃了多少顆檳榔,但除了吃飯之外,幾乎都在嚼,也許因爲吃得頻率太密集,有點上癮的感覺,倒是當時吃到牙齒變超黃,有點擔心,所幸現在都已恢復原狀了。被問那段時間有沒有接吻?他笑說:「我沒有想要避免,是大家都在避免!」

孟耿如特別誇讚他的突破與敬業,「在拍戲現場我覺得他非常融入,包括他一直在嚼檳榔,這點讓我非常佩服,即便在休息、吃飯時,他的嘴巴也一直嚼着,嚼到嘴脣外圍都紅紅的,他讓我相信他就是角色裡面那個人。」

劇中有85%的臺語發音,這對從小在南部長大的薛仕凌來說就像打開內建母語,他表示,自己從小沒有刻意學臺語,但爸媽、同學都會講,在環境的耳濡目染下,造就他一口流利的臺語,開拍前他曾問導演希望口音要偏哪一區,導演要他就放自然講。而原本不會說臺語的孟耿如,花了很長時間練習臺詞,也向臺語流利的好友顏毓麟討教,請他幫忙錄音後,她在家裡一句一句練習,「希望自己可以練到內化,在演出時完全不要想到臺詞,可以流利的講出來。」她下足功夫,只爲了熟悉臺語的語調,苦練臺語有成的她,在拍攝空場時間練習下一場戲時,工作人員才發現,原來她是完全不會講臺語的人,讓她頗有成就感。

中時新聞網提醒您:吸菸有害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