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外星人,“我能反殺”是人類的錯覺嗎?

愛玩網 百萬稿費活動投稿,作者 內向的文遠,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巨大的飛船懸浮在大都市上空,面目可憎的異形生物被源源不斷地投送到地表,各國軍隊都被迅速擊潰,人類文明岌岌可危。這樣的劇情曾經無數次出現在那些有關天外來客的藝術作品中,似乎我們建設了數千年的文明在那些地外文明面前總是脆弱不堪。但是事實真的是這樣嗎?外星種族真的能夠輕易滅絕人類嗎?事實恐怕未必如此。

外星妖怪!吃我正義的釘槍啦!

地球沒有金坷垃航行技術不發達

除去那些諸如《光環》、《死亡空間》這樣的充滿個人英雄主義的遊戲作品,大多數情況下我們必須承認一個事實,那就是有能力在現階段造訪我們家園外星人都有着遠高出我們數百倍的科技實力。這一點其實是根據地球文明的現狀來推斷的,由於跨星際航行這一課題一直是科學界研究的重點,卻長期沒有得到什麼實質性進展,因此許多人都將星際航行視作科技能力與生產力的代表

以人類現有的技術條件,星際航行需要巨大的能量與資源

但是實際上,即使能夠進行超遠距離的星際航行,也並不代表這些客人的科技能力凌駕於我們之上。小說異星歧途》就有着這樣的描寫:在廣闊的宇宙中其實超時空傳送技術相當的基礎,許多宇宙文明不等發明出黃火藥就已經開始在各星系間橫衝直撞了。不過由於宇宙實在是太大了,所以這些外星人們一直沒有發現小小的地球。直到有一天,一羣拿着燧發槍的外星人降落在地球上時才領會到了核彈騎臉的滋味。

甘地:我就是要拿核彈炸你火槍兵啦!

也許會有人提出反議,星際航行所需要解決的問題可不僅僅是空間傳送這麼簡單。飛船的防護、氣密性的解決以及輻射的隔離等等都是十分尖端的科技問題,如果外星人真的生產能力低下他們不可能輕易的解決這些。這裡,我還是要提醒一下,這個宇宙是十分巨大的,生活在其中的各種文明也幾乎是無限。因此,即便是外星種族的科技在星際航行、材料學等方面超過我們,但並不代表他們的技術能夠完全碾壓我們。舉遊戲裡的例子來說,《文明》系列遊戲的勝利方式有許多,其中一種就是靠發射殖民衛星升空來贏得科技勝利。玩家要想獲得科技勝利就必須將科技點儘量點到太空科技上,這必然會造成軍事科技的短板。因此,即使外星人真的能夠達到地球,這也不代表他們在軍事力量上強過我們。

其實這句話是地球人對拉蒂茲說的

以上談論的只是那些已經建立起文明的外星種族,至於那些沒有建立起基本社會結構,或者說是不具備基本只能的地外生命,那對付起來就更加簡單了。以最近大火的《異形:契約》爲例,不算上被譽爲黑歷史的兩部《異形大戰鐵血戰士》,該系列的四部正傳電影加上近幾年的兩部前傳,每一部的場景都是設定在遠離人類文明中心的遙遠太空亦或是邊境殖民衛星。除去導演故意營造幽閉氛圍這一原因外,將場景設定在這些地點的另一大理由就是讓這些異形遠離人類真正的武裝力量。

在電影中,異形在太空中面對的唯一威脅就是民用船隻上配備的那些自衛用輕武器。即便是在唯一一次面對人類正規軍事力量的《異形2》中,也由於胡亂開火容易引發大爆炸而限制了人類方對重武器的使用。這樣的設定其實與許多殭屍電影類似,那就是讓人類帶着鐐銬舞蹈。那麼以現代軍隊的火力水平而言,異形能否全身而退呢?答案是幾乎沒有可能。我國98式坦克使用的貧鈾穿甲彈能夠在2000M的距離內擊穿900MM勻質鋼甲,同時還能在擊中目標時釋放出數千度的高溫,這種距離與威力筆者不認爲異形能夠抵擋得住。

但是穿甲彈無所畏懼

以我們現有的想象力而言,出現過的那些外星種族都很難在現代軍事力量的火力下倖存下來。不過凡事無絕對,本文探討的只是人類在面對外星種族時是否有取勝的希望,可如果降臨我們家園的是那些幾乎沒有缺陷的完美生物呢?那時候,我們也未必就是死路一條。

完美生物什麼的,環地球軌道就有一個

不好意思我們不侵略地球了,水土不服

之前提到過由於宇宙的寬廣,不同氣候、地理乃至重力條件都各不相同的星球可能發展出不同的文明。但其實對一個種族而言,環境所造成的最大影響並不在於科技類型以及政治結構,而是在於他們的生理特性。初中時我們就已經學過,生活在重工業地區的飛蛾翅膀的顏色會比自然條件下的飛蛾更深,而這種轉變僅僅是在工業化開始後短短數十年間發生的,但自然界的演變可是存在數十億年的。

曼徹斯特樺尺蠖的自然選擇

生物的求生本能是無論在任何星球都不會改變的,因此我們可以斷言所有生物的都會通過進化或者自我改造這種方式來適應環境。簡單來說就是重力小的星球本地生物會長得較爲瘦高、重力大的星球本地生物則會較爲敦實。當然,環境的影響不可能僅僅體現在生物的外形上,更大的影響在於內部。舉個例子,爲了隔絕嚴酷的宇宙環境,宇航員們需要穿着厚重的宇航服。像我們唯一登陸成功的月球這樣的衛星其自然條件已經算是對人類十分友好的了,在太陽系中還存在着像木星這樣全天颳着時速400千米颶風的恐怖星球。但宇宙之大,誰又能說某個角落裡不存在着能夠在這種環境中生活的生物呢?

美麗的木星對人類而言是絕對的死亡地獄

但是即便有着這樣的生物,即使他們能夠適應那樣惡劣的生態環境,也不意味着他們能夠適應地球的環境。生物的適應性其實沒有什麼強弱之分,而是完全看生理結構適合與否。生活在深海的巨型章魚一旦浮上水面,就會因爲壓強過小而變成一灘爛肉。同理,地表上的許多生物一旦到了幾萬米的海底,也會瞬間被壓成薄餅

這樣的道理也可以套用在外星生物上,生理結構的不同意味着地球對他們並不是美麗之鄉,而更可能是恐怖地獄。在電影《天兆》中,外星人來到地球后就被一種在地球上大量存在的物質給逼退了,它就是在地表上大面積存在的液態水。

其實筆者不是很明白爲何外星人要侵略地表水面積超過70%的地球

蒂姆伯頓的電影《火星人玩轉地球》中的設定則更爲誇張。能夠使用死亡射線輕易擊毀人類戰車,就連核武器都不怕的火星人最後竟然因爲聽到地球的音樂而全部大腦爆炸不得不離開地球。這兩個設定雖然有些極端,卻多多少少能夠說明在廣闊宇宙中人類之蜜糖有可能是外星人之砒霜,我們的生命之源有可能就是那些天外來客的奪魂之鐮。

啊!大腦在顫抖

但是人類能夠靠着科技適應自己原本無法生存的環境,那麼也沒人規定外星人不行。《質量效應》中的奎利人雖然免疫系統極其脆弱,但也能靠着防護服自由在宇宙中旅行。

《文明:超越地球》中來到應許之地的人類殖民者們也能靠着科技把充滿毒氣的異星改造成新的烏托邦,亦或是讓自己的基因與當地星球的生物結合,製造出新人類。那麼外星種族們來到地球后也可以這麼做,到那時候人類面對着既有科技壓制、又有着生理壓制的敵人時,還會有取勝之機嗎?不用慌,還是有的。

打地球前先投個票吧,同意的把觸手舉起來

在小說《三體》中,有着這樣的一個設定: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個文明都是帶槍的獵人,像幽靈般潛行於林間,輕輕撥開擋路的樹枝,竭力不讓腳步發出一點兒聲音,連呼吸都必須小心翼翼:他必須小心,因爲林中到處都有與他一樣潛行的獵人,如果他發現了別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開槍消滅之。在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獄,就是永恆的威脅,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將很快被消滅,這就是著名的黑暗森林理論

在黑暗森林中千萬不要發出任何聲音

黑暗森林理論其實可以看作是宇宙版的囚徒困境,這個理論的成立基礎在於猜疑鏈與技術爆炸。猜疑鏈指的是兩個文明如果無法交流的話就不能判定對方是善意還是惡意,猜疑會在雙方之間不斷傳遞,形成猜疑鏈,因此兩個文明永遠無法達成理解。而技術爆炸指的是一個低等文明在長期的摸索之後,終於獲得了一項關鍵科技,之後科技水平突飛猛進。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現在就處在一個技術爆炸的時期,但就是它的存在卻讓低等文明更加難以在宇宙中生存,因爲這樣的技術爆炸多發生幾次的話高等文明就根本沒有活路了。

工業革命爲科技帶來了爆炸性增長

但黑暗森林理論其實存在一個很大的BUG,首先人類文明的技術爆炸只發生過一次,孤證不立,而猜疑鏈其實已經在地球上發生過許多次了。不同人類民族之間的隔閡雖然沒有人類與地外文明那樣深,但是由於我們思想的封閉性,歷史上各個國家間的爾虞我詐從來沒有停止過,但是爲什麼各個國家之間沒有在戰火中同歸於盡呢?這是因爲人類文明在面對強大的敵人時會選擇結盟的方式來應對。

二戰時期德軍的鐵蹄踏破歐洲,以解放全人類爲己任的蘇聯都能與那些象徵着剝削者的資本主義國家結盟。同理,在宇宙中各文明出現的時間各不同,有些文明天分高,進入宇宙的時間又早,那麼根據黑暗森林理論該文明將會很快的佔領一大片空間以及其中的資源,並對周邊的文明產生極大的威脅。那麼周邊的文明爲了維持自己的生存,他們自然也會抱團取暖,成立星際聯盟。

面對蟲族的威脅時人類與星靈也曾短暫比肩作戰

星際聯盟間的各成員文明會在面對共同的敵人時聯合起來,對低等文明的戰爭也會受到聯盟的干預。因此,即便人類文明在宇宙中並不算強大,但只要證明自己的價值,就不會被輕易摧毀。在《質量效應》中,人類與突銳帝國的戰爭就是在議會的干預下結束的,人類也因此見識到了更加寬廣的宇宙。

也許又會有人問了,如果遇到了一個無比強大的地外文明,強大得就連星盟都無法阻擋,那麼我們該如何是好呢?不用怕,這時候還是有着一線生機的!

個人奮鬥固然重要,但還是要看歷史的進程

其實根本不用想那麼多,真入侵了咱也打不起來

你想象中的外星生命是什麼樣的呢?是頭大手腳小渾身原諒色,還是尖牙利齒肌肉密佈,亦或是像古神那樣不可名狀,只要看一眼就能讓人陷入瘋狂?其實無論是電影中的小旅人還是《星際爭霸》中的蟲族,這些存在於人類現象中的外星生命都是以人類的認知爲藍本的,即便是古神這樣的存在,大多數也是有固定形體的。但在宇宙中,構成生命的物質可能根本不存在於元素週期表中,有些外星生命我們可能根本無法觸及,甚至無法看見。

電影《幽冥》中的幽靈生命就無法讓人看見

在《羣星》中有着這樣的一個任務線,你操控的文明在探索星球時有機率遇到一羣個自稱達斯納克的氣體生命。他們會告訴你,幾千年前的一場宗教戰爭讓他們的母星變成了一片廢墟。之後,他們會懇求你爲他們尋找一個新的家園,再幫助他們把殖民者送過去。這個轉移的過程其實十分簡單,只需要把裝有達克納斯殖民者的氣體罐送到目標衛星的大氣層,再把它們釋放出來就好了。這樣的氣態生物,即使侵略了地球,又能有什麼損害呢?我們壓根就不可能和他們打起來。

在《羣星》中還有着另外一個更加有趣的任務線,那就是時之蟲。在這個任務線中,我們遇到的外星生物不僅僅難以觸及,它甚至不能被感知到,因爲它根本就不是生存在空間裡的。在該任務線中,我們操控的文明會逐漸意識到時間並不是線性的,而是環形存在的。一個人會以50歲與18歲兩個狀態同時存在於一個空間裡,而造成這一切的就是時之蟲。如果說我們人類是生存在一個以空間爲面、以時間爲軸的世界的話,那麼時之蟲就是以空間爲軸、以時間爲基本面的生物了。

P社對時之蟲的解釋是位面之魔

這樣的存在,別說侵略我們,就算它真的生活在我們周圍,我們也很難感知到它。想一想,你有沒有過一種感覺,明明是從未發生的事卻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這,也許就是時之蟲在作怪了。

隨意操控時間與輪迴的能力有沒有讓你想起某個邪惡外星萌物?

宇宙無比寬廣,生命的數量也不會少。在那繁如煙海的宇宙種族中,會有善良的,也會有邪惡的,會有強大的,也會有弱小的。也許現在的我們依舊脆弱,但我相信總有一天人類也能屹立於宇宙文明之中。因此,我們斷不可因噎廢食,無人深空雖然恐怖,但是我們未來的家園,也存在於那些行星邊界之間。

歡迎參加——愛玩網百萬稿費徵稿活動:當金牌作者,開本站專欄,領豐厚稿費,得專屬周邊!

遊戲專欄投稿信箱:otaku@vip.163.com

歡迎關注愛玩APP【精選】板塊,更多精彩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