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99臺灣久久-轉型正義 珍惜呵護民主路

堅持‧鞏固人權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等民間社團前往立法院外陳情,呼籲各黨團儘速修正集會遊行法。(本報資料照片王遠茂攝)

堅持‧鞏固人權▲林山田(左起)、陳師孟等學者發起「100行動聯盟」,促成刑法100條修正以保障人權。(本報資料照片)

堅持‧鞏固人權▲1991年獨臺會事件,各校學生遊行要求廢除懲治叛亂條例。(本報資料照片)

見證‧歷史教訓▲2000年數百家屬馬場町紀念公園,悲慼見證50年代白色恐怖罹難者照片;認親人像、向血冢獻花、爲往者默哀,歷經這麼多年後,家屬還是忍不住哭泣。(本報資料照片/鄭履中攝)

▲公佈威權時期侵犯人權歷史資料,是轉型正義的重要工作,圖爲國家檔案館美麗島事件資料展。(本報資料照片)

解嚴至今,臺灣民衆用選票對威權時代若干錯誤進行了「平反」,更完成了兩次政黨輪替。但臺灣民主之路必須持續深化與鞏固,還原威權時期侵犯人權真相、修改不合時宜法令、致力族羣和解等「轉型正義」工程,仍有待社會各界共同努力。

100行動聯盟 修法保障人權

過去《懲治叛亂條例》與《刑法》一百條動輒入人於罪,造成無數「思想犯」與「良心犯」。一九九一年五月九日的「獨臺會案」,更因調查局幹員進入清大宿舍逮捕碩士生廖偉程而引發軒然大波。

廖偉程回憶,當時調查員出示一張理由爲「涉嫌叛亂」的拘票,接受偵訊前,他還不清楚自己爲何被捕,後來才知道是因他曾爲了進行臺灣史研究,前往日本拜訪被國民黨政府視爲叛亂分子史明,因而被檢調認爲參與「獨臺會」運作。同案被捕者還包括臺大研究生、蕃薯藤創辦人陳正然,以及社運人士王秀惠林銀福

爲了抗議檢調進入校園抓人,各校師生中正紀念堂發動靜坐抗爭,臺大教授陳師孟等人則在警方強制驅離過程中遭到毆打,立法院因而廢止《懲治叛亂條例》,但仍未廢止《刑法》一百條。其後「知識界反政治迫害聯盟」發動五二○萬人大遊行,李鎮源、林山田、陳師孟等人成立「一○○行動聯盟」,並在國慶日前夕發起「反閱兵、廢惡法」行動,終於促成立法院在一九九二年五月修正刑法一百條,臺灣人民不再因思想、言論而入罪。

集會遊行法 已經不合時宜

時至今日,《集會遊行法》仍被視爲侵犯人民集會結社自由。曾任紅衫軍違反《集遊法》官司辯護律師、同時也是被告之一的魏千峰指出,二○○五年臺大法律系學生林柏儀教育部前抗議高學費遭起訴,當時就有不少社運團體聲援,進而成立「集遊惡法監督聯盟」。

扁家弊案爆發,紅衫軍上街頭後,魏千峰表示,爲避免徒生爭端,紅衫軍已儘量在《集遊法》架構下提出申請,但仍被告進法庭,「我在訴訟過程中意外發現,警方針對集會遊行行前教育,竟還沿用戒嚴時期的『教戰手冊』,內容充滿『攻堅、破敵』字眼,全文不見人權保障,非常不可思議。」

近年致力於「轉型正義」工作的臺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理事長、中研院研究員吳乃德表示,除了修正不合時宜惡法,轉型正義還應包含「對受害者的賠償」、「對加害者做法律或道德上的追訴」,以及「對歷史正義的追求」。

還原真相 促進族羣和解

吳乃德舉例指出,「過去有些政治犯的確是共產黨的地下黨員,例如曾任國防部參謀次長最後遭槍決的吳石,即被證實蒐集我方軍事情報轉交中國大陸。但地下共黨終究是少數,在白色恐怖高峰的五○年代,許多學生只是因爲喜好文藝,有時看的甚至不是馬克思主義的書,只是類似魯迅的小說,卻因此鋃鐺入獄。」

他強調,全世界六十多個第三波民主轉型的國家中,已有將近五十個國家的政府,成立專責單位處裡轉型正義;西班牙本來也和臺灣一樣選擇「故意遺忘」,但前年西班牙也通過法案開始處理相關工作。

吳乃德說,白色恐怖距今已有數十年,大部分受害者都已年近遲暮,「我們幾乎算是在『搶救』這段歷史。」他希望未來的領導人能對轉型正義更加重視,才能做好下一代的人權教育。

當前年輕人容或視自由、民主爲理所當然,但自由、民主絕非從天而降,而是從日治時期至今臺灣人民前仆後繼奮鬥爭取而來。民主成果累積不易,臺灣社會應該更加呵護與珍惜。

※本月「風雲一百年」專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