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義遇上NBA系列一 :蘇泳霖》愛國主義更要現代化

即使受推文風波影響,12日登場NBA深圳季前賽仍擠滿球迷入場;當湖人隊魔獸霍華德進場時,更吸引不少粉絲搶拍照。(美聯社

中共19屆四中全會預計下週在北京舉行,此次會議的主題圍繞「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這一概念首次提出於6年前的十八屆三中全會,距離中共提出「四個現代化」已相隔近60年。有評論指出,「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實質就是「第五個現代化」,也是中共建政以來長期探索的「政治現代化」。

「政治現代化」的涵義廣泛,既包括政官僚體制、法律體系、國家─社會關係等制度設計層面,也包括政治理念、意識形態等價值觀層面,而後者往往是指導和塑造前者的決定性因素。其中,「愛國主義」作爲一種核心政治價值,就屬於後者範疇。同時,就中國大陸而言,推動愛國主義教育是向來是黨政機構高度重視、自上而下、全面部署的公共政策體系。

因此,「政治現代化」必然包括「愛國主義現代化」。但以近期大陸網民以激進方式抵制NBA、檢舉涉嫌挺港挺臺的外國企業個人、「帝吧出征」模式蔓延至IG、Twitter等西方主流社交媒體爲例,在網路民粹的催化和一些內外政治勢力助長下,大陸的愛國主義存在陷入極端、狹隘民族主義的危險。故大陸推動「愛國主義現代化」的重要性、迫切性進一步突出。

誠然,愛國主義作爲一種樸素的認同和情感表達,必然包含了民族主義成分。縱觀古今中外,民族主義極端化、民粹化的例子也屢見不鮮,學界也多有研究,著述頗豐。但在市場經濟高度發達全球資訊便捷流動、國民教育基本普及的當代社會,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發生了變種,也產生了不同類型、不同方向、不同影響的新型模式。

當代民族主義可以剖析三個面向:第一,原生民族主義,這是具有古老傳統、基於共同血緣、歷史等共同體想象的民族主義形式;第二,公民民族主義,這是興起於近現代、基於共同現代政治價值、公民政治參與所建構出的民主主義形式;第三,商業民族主義,這是將民族主義作爲營商、盈利、行銷的一種商業模式。在當代社會,上述三個面向以不同程度、不同比例相互結合,產生出不同形態的民族主義表現形式

例如,美國的好萊塢電影強調自由、平等價值,近年來更是宣揚女性、黑人、LGBT等羣體權利的政治正確,這就是美式公民民族主義與商業民族主義的高度結合,既展現了全球軟實力,票房也賺得盆滿鉢滿。再如,大陸網路近年來常出現一些不惜以謠言、聳動話語鼓吹軍事擴張、極端排外的民族主義文章,其目的只是賺取網路流量便於商業行銷,這就是原生民族主義與商業民族主義的結合。同樣,前幾年大陸熱映創造票房紀錄電影《戰狼2》、《紅海行動》、《流浪地球》,也都有效仿好萊塢電影的痕跡,融合「中國國情」將原生民族主義、公民民族主義、商業民族主義結合,才走出過去大陸主旋律電影經濟效益不佳的困境。

回到NBA事件思考,正是由於NBA在大陸有着巨大的商業利益,必然存在着一大批作爲既得利益羣體的本地代理商火箭隊總經理的挺港言論所引發的大陸原生民族主義的憤怒,很快就轉變爲「抵制NBA」的商業民族主義的操作。這其中誰得利?誰受損?一時半會是難以說清楚的。同理,過去的抵制萬豪酒店、罷喝「臺獨」手搖茶等事件,誰敢說這完全是樸素愛國情感發泄而沒有一點商業利益競爭呢?

事實上,大陸官方對這個問題保持清醒認識。從此次NBA事件來看,延燒不到十天官方媒體就主動降溫淡化處理,後來有網民想持續追打這一話題,諷刺在風波下仍堅持追星的大陸年輕人爲「跪族籃孩」,這種聲音雖然尖銳,但還是屬於非主流、茶餘飯後的談資。畢竟,大陸數億網民的輿論場錯綜複雜,即便是「一小股」激進聲音,也因基數龐大而感覺氣勢洶洶,故外界還是要以平常心看待。

不過,即便大陸官方具有強大的輿論引導能力、即便大陸官方也不希望愛國主義淪爲極端極左的排外民粹,大陸各界還是應該認真思考「愛國主義現代化」這個問題。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在「人類命運共同體」已經上升爲大陸主流理論的背景下,如何將愛國主義與人類共同普遍價值相結合,是大陸今後走向一個穩健成熟、值得尊敬大國的必由之路。

(作者爲智庫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