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調查記者:美實驗室疑點重重 最可能是新冠病毒泄漏源頭

近日,墨西哥調查記者亞歷克斯・魯賓斯坦發表文章指出,所謂“新冠病毒武漢實驗室泄漏論’源於美國右翼分子,並被用作攻擊中國的手段”,文章還指出美國德特里克堡的種種疑點。魯賓斯坦日前在接受總檯記者的專訪時表示,如果世界上有國家會做出讓病毒泄漏的事情,那麼這個國家就是美國。

魯賓斯坦說,他不認爲病毒是從實驗室泄漏的,但如果確定病毒是從實驗室泄漏的,那麼他肯定,是從美國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泄漏出來的。

調查記者 亞歷克斯・魯賓斯坦 (Alex Rubinstein): 假如說我必須要選一個實驗室,假設已經能夠100%確認新冠病毒是實驗室泄漏的,那我會認爲新冠病毒是從美國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泄漏出來的。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曾經是美國生化武器研究的中心,如果說世界上有這麼一個國家會故意把這樣兇猛的病毒泄漏到世界上,我會毫不懷疑地說,這個國家是美國。

魯賓斯坦說,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本就劣跡斑斑,而且最爲可疑的是該機構在2019年下半年應該發生了泄漏事故,引發了疫情

調查記者 亞歷克斯・魯賓斯坦 (Alex Rubinstein): 距離德特里克堡實驗室不到1小時車程的一處退休居民區,當地媒體曾報道過神秘的傳染病,當時傳染病造成了人員死亡直到現在我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麼病因。之後也是幾乎在同一時期,大約是2019年8月德特里克堡實驗室就被關閉了,當時公佈的原因是“出於安全考慮”才關閉實驗室。

魯賓斯坦說,美國媒體鼓譟武漢實驗室泄漏病毒的論調,根本不提德特里克堡,很多美國民衆甚至都沒有聽過德特里克堡,這顯然是故意爲之。

調查記者 亞歷克斯・魯賓斯坦:事實上在美國所有人都聽過武漢的名字,但是沒有人聽過德特里克堡,那是因爲美國的媒體故意爲之,它們的報道根本不獨立。我始終認爲,如果我們真的從科學角度談論病毒的來源,那麼我們必須要考慮所有的可能性。

美操縱媒體編謊言 試圖維持其霸權

亞歷克斯・魯賓斯坦是墨西哥一名獨立調查記者,曾在華盛頓工作過兩年,也爲今日俄羅斯工作過。近日還曾收到一家美國媒體的合作邀約,但在發表文章質疑、批評所謂“武漢實驗室泄漏新冠病毒”的論調後,他收到了這家美國媒體解除合作關係的通知。魯賓斯坦指出,顯然自己的文章戳中了美國某些勢力痛點

調查記者 亞歷克斯・魯賓斯坦:我認爲我的文章真正觸及某些人的痛點, 是因爲我點出了美國的情報機構散播所謂“中國實驗室泄漏病毒”論調的幕後操盤手,並且通過媒體把這種論調散播給普通民衆。

對於一些美國媒體散播相關不實論調,魯賓斯坦直言,美國主流媒體根本沒有其宣稱的所謂獨立性,它們在一些勢力的操縱下,編造各種謊言,對民衆進行洗腦灌輸,背後有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調查記者 亞歷克斯・魯賓斯坦 (Alex Rubinstein): 美國的主流媒體宣傳自己是獨立的媒體,其實它們不是,其實這些媒體背後都有超級富豪當大老闆,這些人都跟美國政府在世界各地很多事務上有勾連,比如美國媒體會使用“集中營”或者 “種族滅絕”等字眼,讓美國民衆產生這樣的一種聯想,認爲中國在搞集中營進行種族滅絕,但這根本不是事實。正是因爲有這樣洗腦式的媒體報道灌輸給美國民衆一種概念,那就是因爲中國如此“邪惡” ,所以可以跟中國進行任何形式的衝突。事實上我認爲再過幾年甚至會有很多美國人認爲,因爲中國做了如此邪惡的事情,我願意跟中國開戰,但是這一切都是一場謊言,就像所有自二戰以來美國所挑起的每一場戰爭都是基於美國的謊言。

魯賓斯坦說,美國一系列針對中國的舉動,就是試圖維持其霸權地位,不能容忍其他國家在國際事務上有發言權。

調查記者 亞歷克斯・魯賓斯坦:美國只想一家獨大。美國認爲世界上只能美國一家獨大,而且美國特別懼怕世界多極化局面出現,懼怕包括俄羅斯、 中國在內的國家在國際事務上有發言權,美國不接受這樣的局面出現,那會毀了美國的計劃,美國想要自己一家掌握全世界經濟的命脈,想要其他國家都俯首聽命,他們只想要其他國家政府由聽美國話的人來執掌。所以美國會用錢來干預操縱其他國家的選舉,美國還會資助反對派的行動,資助極端主義團體,任何爲自己國民站出來說話的政府美國都會試圖去推翻。

馬爾代夫媒體人刊文:轉嫁責任 美國將新冠病毒溯源政治化

“馬爾代夫新聞網資深編輯哈姆丹・沙基爾8日在該媒體發表題爲《新冠肺炎疫情:揭露美國將新冠病毒溯源問題政治化的真相》的文章,指出 美國將新冠病毒溯源問題政治化,是試圖歪曲事實,將責任轉嫁給中國。

文章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以來,美國政府一直試圖將新冠病毒的溯源問題政治化,並聲稱中國是所謂“病毒的源頭”。在美國政府這樣不道德的論調下,美國國內的反亞裔情緒高漲,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攀升。

文章指出,如果拋開病毒溯源政治化的企圖,從公正的角度看待病毒溯源問題,那麼有很多可靠的消息指出,新冠病毒的出現遠遠早於中國武漢首次報告病例路透社2020年6月26日刊登的文章稱,西班牙病毒學家在2019年3月收集的廢水中就檢測出新冠病毒,這比武漢報告的第一例病例要早9個月。此外,路透社的另一篇文章指出,意大利國家癌症研究所在2019年9月採取的血液樣本中就檢測出新冠病毒呈陽性,這也要比中國報告的第一例病例要早3個月。類似這樣的報道還有不少。

而且有證據顯示,美國國內的病例也遠比美國官方聲稱的新冠疫情在美國暴發的時間要早得多。文章稱,2020年12月1日,美國紅十字會發表了一篇科學報告,指出該組織在2019年12月13日至2020年1月17日期間收集到的美國人血液樣本中檢測出新冠病毒抗體。這意味着新冠病毒早在2019年12月13日之前就存在於美國。

文章進一步提出了幾個問題,如果中國是新冠病毒的源頭,爲什麼人口衆多的中國只有少量的病例?如果美國不是新冠病毒的源頭,爲什麼美國的病例數量如此龐大?難道真的是美國的醫療系統不堪一擊嗎?美國是否有可能將原本屬於自己的責任嫁禍給別人?文章稱,美國在病毒研究領域的歷史可謂劣跡斑斑,臭名昭著的“塔斯基吉梅毒實驗”就是美國政府打着爲非洲裔美國人提供免費醫療服務的幌子,向數百名非洲裔美國人注射梅毒病毒的惡性事件,而美國政府卻在這樣的一起事件中逃脫了責任。

文章表示,目前來看,美國在新冠病毒溯源問題上的政治化和偏離科學事實,實際上就是企圖通過不道德的炒作,將其未能保護本國人民的生命和控制一種可能起源於本國境內的病毒的責任推卸給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