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呼籲拉美對美國霸權說“不”

近日,拉美和加勒比國家共同體(簡稱“拉共體”)第21次外長會議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召開。墨西哥總統洛佩斯在會議開始前發表講話,呼籲拉美國家團結起來與美國對話,反對干涉、制裁、排他主義和封鎖。分析人士指出,在拉美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突破4000萬的至暗時刻,美國大肆遣返非法移民加碼制裁、干涉滲透等種種霸權行徑,無疑使拉美抗疫復甦進程雪上加霜。

干涉從未停止

目前,美墨邊境移民問題空前嚴峻。據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7月16日發佈的數據顯示,該機構6月逮捕近18.9萬名從美墨邊界入境的非法移民,創近21年最高月度記錄。據美媒此前報道,這些非法移民被關押在嚴重擁擠、條件惡劣的臨時拘留設施中,面臨很高的新冠病毒感染風險,其中包括許多兒童。而美國將成千上萬可能已感染新冠病毒的人遣返,無異於向拉美“輸出病毒”。

今年6月,美國副總統哈里斯訪問危地馬拉和墨西哥時聲稱,將解決中美洲非法移民北上的根源問題。美國學者約瑟夫・內文斯的文章不無諷刺地指出,正是美國頻頻介入中美洲國家事務,加劇了該地區政局動盪,造成貧困和犯罪問題頻發,大批民衆背井離鄉。中美洲移民問題,很大程度是美國肆意干涉拉美國家內政種下的苦果

近段時間,美國干涉拉美的新劇情接連上演。疫情發生後,美國不顧國際社會反對持續加碼對古巴委內瑞拉等國的單邊制裁;近日海地總統遇刺,美國和哥倫比亞武裝人員組成的28人團伙涉嫌其中;古巴政府公佈證據顯示,從6月下旬起,美國資助反古勢力在社交網絡蓄意散播“古巴醫療體系崩潰”的謊言,並以此爲藉口煽動軍事幹預……墨西哥總統洛佩斯直言:“在拉丁美洲獨立戰爭後,美國從未停止對拉美獨立國家公開或秘密形式的干涉。”

確保“霸主地位

“美國的拉美政策在不同時期有調整和改變。但自1823年《門羅宣言》發佈以來,美國的拉美戰略基本保持不變,即視該地區爲自家‘後院’,確保美國在拉美地區的‘霸主’地位。”中國社會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副所長袁東振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指出,這種戰略對拉美國家的主權和民族意識形成壓制。拉美國家的自主發展與美國的干涉控制之間存在長期博弈。

厄瓜多爾拉丁美洲新聞社網站近日刊文,總結美國近年來種種干涉行動:罷免巴拉圭、巴西總統;在厄瓜多爾、委內瑞拉扶持代言人;操縱取消玻利維亞合法選舉;陰謀扼殺委內瑞拉、古巴政權等。文章指出,美國“魔爪”干涉拉美花樣不斷翻新。“新型打擊替代了20世紀的傳統軍事打擊:操縱社交網絡、僱傭軍滲透、資助非政府組織、僱傭反動派、非法制裁、對附庸政府的財政援助……這些構成了破壞民主穩定和推翻憲政政府的多樣化菜單。”

古巴哈瓦那大學歷史學家弗朗西斯卡・洛佩斯・西韋拉表示,近年來,美國政府經常以“人權”“自由”爲幌子向他國施壓,煽動衝突,目的是促使與其有利益矛盾的國家發生政權更迭,維護美國自身的霸權地位。

妨礙拉美抗疫

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和相關國家衛生部門近日發佈的統計數據,拉美地區累計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已經超過4000萬例,累計死亡病例超過135萬例。當前,變異病毒蔓延導致的新一波疫情蔓延至拉美多國,地區經濟面臨巨大挑戰。

危機時刻,美國又一次對古巴揮起制裁大棒。7月22日,美國政府宣佈制裁古巴革命武裝力量部部長和古巴內政部下屬部隊。古巴經濟學專家裡卡多・託雷斯表示,美國政府謊稱“對古制裁僅針對政府,不針對民衆”,而實際上長期封鎖對古巴經濟和人民生活造成了嚴重傷害。

袁東振指出,美國的霸權行徑加大了拉美地區抗疫復甦的難度。“儘管美國已承諾將向拉美地區提供約600萬劑疫苗,但這遠遠不夠。作爲美洲地區大國,美國理應在拉美抗疫中扮演更積極的角色。然而,在美國的邏輯裡,一個分散弱小的拉美對其自身霸權更有利。在美國的負面作用下,本就面臨政治動力不足、經濟互補性弱的拉美一體化進程,未來將更加步履維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