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億“比王”投資圈:新能源車光環下的產業鏈大擴容

萬億“比王”投資圈:新能源光環下的產業鏈大擴容

自6月10日比亞迪(002594.SZ)市值突破萬億以來,這家A股首個躋身萬億市值俱樂部的自主汽車品牌企業,就成爲市場的焦點。

對比亞迪來說,將其推上萬億市值的第一動力是新能源賽道的火熱。但其龐雜的業務佈局中,並不止新能源汽車。在半導體消費電子領域,比亞迪同樣有一席之地。

“從電動車視角看,比亞迪對標的是特斯拉;從消費電子視角看,比亞迪對標的是富士康;從電池視角看,比亞迪對標的是LG電池;從半導體視角看,比亞迪對標的是意法半導體。”方正證券的一份研報稱。

儘管比亞迪離上述對標企業仍有不小距離,但這四個維度直白地勾勒出比亞迪的江湖地位和勃勃野心。

作爲一個以新能源車爲標籤的企業,比亞迪的投資邏輯何在?其是否能給萬億市值帶來支撐?

新能源車標籤

助推比亞迪攀上萬億市值的,無疑是新能源汽車的風口

從財務報表上,汽車業務是比亞迪的第一收入來源,2021年營收佔比在50%以上。手機組裝業務和電池業務分別佔比40%和7.6%。

“如果是手機或者充電電池作爲主要業務,比亞迪的市值達不到一萬億元,現在造車資本公認的風口,資本回報率、增長率都相當高,很多造車新勢力的市值都超過了大衆、本田這些傳統車企。”江西新能源科技職業學院新能源汽車技術研究院院長張翔對21世紀資本研究院表示。

此次比亞迪登頂萬億市值,其新能源車銷售數據是助推主力。

從日前公佈的銷售數據來看,比亞迪一騎絕塵,5月,比亞迪連續第三個月銷量超過10萬輛,達到11.4萬輛,同比增長2.6倍;1-5月,其累計銷量突破50萬輛,領先第二名特斯拉28.9萬輛。

機構人士對比亞迪未來的新車銷售充滿期待。首創證券指出,“5月以來,比亞迪先後推出了騰勢D9、海豹、唐DM-p三款車型。新車型定位清晰,細分市場具有強競爭力。疊加高端品牌和車型持續推出,公司技術及品牌優勢將持續兌現。”

根據比亞迪規劃,2022-2023年還有超12款重磅車型推出。今年二、三季度即將推出的車型包括:海洋生物系列的海鷗和海獅2款e3.0平臺車型;軍艦系列的驅逐艦07、巡洋艦05&07、登陸艦05&07共5款DM-i車型;王朝系列的唐MAX。此外,2023H1還將推出全新高端品牌(價格段80萬-150萬元)的首款硬派越野車型。

就全年來看,在今年3月底的一次投資者交流會上,比亞迪董事長王傳福曾透露,“保守估計,比亞迪今年的訂單會達到150萬輛,如果供應鏈做得好,訂單可能會衝擊200萬輛。”

6月21日,面對投資者有關產銷量的提問,比亞迪在互動平臺再次給市場一顆“定心丸”,“公司目前在手訂單飽滿,亦在積極提升產量。”

政策端也在發力。由於二季度疫情對經濟的影響,中央、地方紛紛出臺汽車消費激勵政策,包括600億元購置稅減徵、汽車下鄉、地方消費補貼等。市場人士認爲,預計下半年將有效帶動行業汽車銷量的上行。

鑑於目前的市場行情,中信證券認爲,比亞迪目標市值空間有望達到1.43萬億元,新能源汽車板塊無疑是推高估值的重頭戲。按分部估值法,其分別給予2023年公司造車、動力電池、控股比亞迪電子+半導體9500億元、3300億元、1000億元估值。

多頭並進的巨頭

在汽車業務之外,常被市場忽略的是比亞迪消費電子代工業務。

2021年,比亞迪的手機部件、組裝及其他產品貢獻了864.5億元營收,佔比達到4成。比亞迪在年報中表示,該業務涵蓋多個領域,包括智能手機、智能穿戴、物聯網、智能家居、遊戲硬件、機器人、汽車智能系統等。

在這塊業務的下游客戶中,包括了華爲三星蘋果、小米、iRobot、vivo等智能移動終端領導廠商。

值得注意的是,比亞迪表示,已穩居安卓領域龍頭地位,而於北美大客戶的業務佈局持續加強,爭取切入更多新業務,進一步鞏固其主要供貨商的地位。

其所指“北美大客戶”的身份不言自明,這也是市場常常忽略的標籤所在。在比亞迪作爲電動汽車龍頭在資本市場如日中天的時候,其蘋果供應商的身份似乎顯得沒那麼突出。

但在2020年蘋果核心供應商名單中,比亞迪赫然在列。據公開信息顯示,比亞迪是iPad主要代工者之一。

其在年報中表示,“隨着北美大客戶的核心產品持續放量,業務規模將顯著擴張,爲未來的營收增長爆發奠定堅實的基礎。”

充電電池業務也是比亞迪的核心業務之一。雖然目前營收佔比不高,但其發佈的磷酸鐵鋰電池——“刀片電池”一度頗爲吸睛。在消費類電池領域,也獲得了三星、Dell、科沃斯等客戶。

自2020年起,比亞迪對刀片電池的投資就不斷加碼,據公開資料顯示,比亞迪已於重慶、長沙、貴陽、蚌埠、青海等海內外10餘城市新增刀片電池產能。

而得益於動力電池巨大的發展前景,市場對拆分該業務的呼聲頗高。

相比之下,比亞迪的芯片業務則率先走上分拆之路。作爲新能源車全產業鏈中的核心部件,比亞迪的芯片業務走進了市場化戰略佈局發展新階段。今年4月,比亞迪半導體創業板IPO已提交註冊。

事實上,芯片領域一直是比亞迪投資版圖中的重要領域。

21世紀資本研究院發現,近年來比亞迪不斷加碼芯片領域的投資。

僅2020年至今,就已有四筆投向芯片公司。被投企業分別是深圳華大北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南京芯視界微電子科技有限公司、常州縱慧芯光半導體科技有限公司、東莞市天域半導體科技有限公司。

生態鏈投資邏輯

回溯上述佈局,比亞迪看似龐雜的業務背後可窺見一條清晰的邏輯:圍繞電動化這個核心,涵蓋整車製造、電池製造、芯片製造等領域。

“比亞迪的幾大業務都是圍繞新能源汽車來佈局的,一個是整車研發製造,一個是關鍵零部件的研發,電池、半導體都是爲整車服務。”張翔認爲。

其表示,“在今年車企普遍缺芯的情況下,比亞迪能夠逆勢而上,關鍵之一就是掌握了核心半導體的生產能力。包括前述提到的充電電池,比亞迪將核心部件的研發生產都握在了自己手上。”

結合上述業務的發展,回到比亞迪市值突破萬億的動因,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江瀚認爲,比亞迪的市場優勢不僅僅在於汽車,更在於其他汽車零配件。

“比亞迪的電池業務在整個市場還是有非常強的競爭力。在看待比亞迪的時候,既要把它作爲汽車企業,又要作爲類似於寧德時代的電池企業來看,這樣才能看到比亞迪本身的市場發展。”

事實上,比亞迪的投資圈還在不斷擴展。

在2021年報的長期股權投資中,比亞迪列出了29家被投企業,其中一半都緊密圍繞着整車業務向上下游拓展,涉及汽車設計、出行、租賃、生產、運營、銷售等環節。

對外投資方面則更爲豐富。據啓信寶數據,比亞迪對外投資的在營公司共有56家,合計投資高逾200億元。其中,汽車製造、零部件製造、電池及原料領域的投資仍然是重頭。

年報中,比亞迪這樣描述對外合作策略。

其稱,以戰略投資爲紐帶實現產業賦能。報告期內,在半導體、汽車智能化、工業軟件及新材料領域,積極佈局半導體全產業鏈、汽車智能相關軟硬件及汽車零部件設計製造等方向,推進技術研發層面的縱深探索。在動力電池領域,通過佈局電池鋁箔、鋁塑膜、隔膜及電解液添加劑相關優質資源,進一步加強上下游產業協同。在碳中和領域,將利用自身新能源產業優勢,積極佈局國家雙碳政策所支持的各類行業。

那麼,看似大而全的比亞迪還缺什麼呢?

在方正證券分析師陳杭看來,比亞迪缺一套智能電車時代的“操作系統”,但是這個“操作系統”不同於傳統意義上的軟件,而是一套集成了“算法OS+算力+通信基礎設施”的智能化套件。其認爲,與華爲智能駕駛合作,是與比亞迪合作互補短板的最佳解決方案。此外,還其缺一個底層國產化的支撐。

張翔則認爲,比亞迪的產業鏈佈局已較爲完善,沒有特別明顯的短板。“從奮鬥目標來說,它應該儘快擴大電池產能,尋找更多車企客戶,爭取趕超寧德時代。在功率半導體方面,則要繼續大力投入研發,開發新一代碳化硅半導體材料,縮短與國際水平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