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易烊千璽的電影“奇蹟”,少不了他!

1905電影專稿 “致敬新時代裡每一個拼搏奮鬥的你,我們都是奇蹟創造者。”

電影《奇蹟·笨小孩》講述易烊千璽飾演景浩爲了妹妹高昂的手術費,在深圳與一羣“打工人”奮鬥創業的勵志故事影片自春節檔上映以來,憑藉良好口碑已突破13億元票房。

在這背後,電影的美術造型工作也是“奇蹟的創造者”,爲影片增色不少。本期《幕後》,跟隨《奇蹟·笨小孩》美術和造型指導李淼,看他如何以真實爲本,用細節“說話”,打造電影裡的“奇蹟世界”。

場景1

景浩和妹妹的家

“工作量很大,也很細碎,”李淼介紹,《奇蹟·笨小孩》雖然是現實場景,但特別龐雜,幾乎都要經過加工改造,比如只拍一天戲的場景,他們就要提前工作半個月或一個月進行改造。

原本劇組考慮在攝影棚裡搭建景浩和妹妹的家,後來在深圳港下城中村找到了一個特別合適的樓房和拍攝空間。

“可能也就是七、八平米,進去五個人都沒有地方插腳”,李淼說,他們在這個房間基礎上又把面積壓縮得更小,把牀、沙發、桌子、櫃子等傢俱都重新改成小一號的,顯得擁擠也真實。

雖然景浩的家看上去有些破敗,但整個色調採用的是暖色調,比如沙發和牆壁壁紙都改成淡淡、舊舊的黃色,門上貼有黃色的標籤紙,地板也鋪成淺粉色

李淼說,“我們並不想呈現他的生活有多麼多麼的窮,即使收入偏低,他依然擁有一個很溫馨的家,依然還在努力地營造一個溫暖的環境。”

房間的內景佈置同樣很豐富,儘可能多地用道具細節來展現兄妹倆的生活狀態,比如拍他們吃飯,畫面背景可以看到他們的生活照,妹妹背的乘法表口訣等。

“導演有一個很明確的想法,他不希望電影裡有廢的鏡頭,希望用最少的鏡頭來交代最大的信息量。”李淼盡力貫徹文牧野創作理念,在每個鏡頭裡儘量塞滿這些有用的信息。

場景2

好景手機維修店

景浩經營的好景手機維修店是電影裡一個令觀衆印象深刻的場景。

原本店面非常大,美術組則把面積整體縮小到五、六平米,和他的家一樣狹窄擁擠。

維修店裡擺放了很多維修工具,還有景浩的手機維修授權證書和參加華強北維修技能大賽的獎狀等,在工作環境裡用美術細節突出了他個人的維修技能。

在追求場景真實感的同時,李淼也想在這個環境裡體現出影片的美學風格

通過實地採風,他們發現深圳街道店鋪貼滿的廣告,一張紙就寫滿了又大又多的字,信息都很直白。於是他把這些元素都羅列到好景手機維修店裡,用大量的漢字排列營造出一種獨特的擁擠美感。

在《我不是藥神》的神油店裡,有一個會說“歡迎光臨”的印度小木偶。在《奇蹟·笨小孩》裡,景浩的維修店也有一個手拿廣告牌、會說“歡迎光臨”的小機器人

李淼透露,文牧野導演特別希望把《我不是藥神》的這個經典小橋段延續到這部電影裡。他們就用收音機特別設計改造小機器人,插上磁帶,就會發出“歡迎光臨”的聲音。

道具

55步的拆機流程圖

景浩創造奇蹟的機會是要在規定時間內交付質檢率達到一定合格標準的拆解手機零件。爲此,他租用廠房、僱傭了一批工人根據拆機流程圖,加班加點拆卸手機。

李淼介紹,美術組一共準備了300多部可以拆卸的純新手機,200多部老舊的二手手機,和一千多部封膜的假手機,總共加起來有一千六百多部手機用於電影拍攝。

“雖然電影沒拍到多少細節,但是我們真的每一步都做出來了,你真的可以拿它來拆一個手機。”

李淼透露,他們花費了一、兩個月時間做出了一份長達32頁、55步的拆機流程,比現實中真正拆一部手機的步驟還要詳細,而且全部手寫,有些地方故意寫錯、修改,突出這張流程圖的真實感。

劇組特別安排專業維修手機的老師教易烊千璽和“奇蹟小分隊”的演員們拆手機。李淼說,“他們不是做做樣子,真的學了很多天,也都學會了拆手機,技法都很標準”。

造型

“老成少年感”

易烊千璽飾演的景浩一身黃色Polo衫,印有手機維修店的廣告信息,造型突出,也散發着一股鬥志昂揚的精神狀態。

李淼認爲,這套廣告衫的黃色是非常有生命力的色調,整體設計的定位明確,風格強烈,能讓觀衆一下子就記住這個角色,又能和易烊千璽的其他角色區分開來。

特別是在電影的第一幕裡,一直安排景浩穿這套衣服,強化他的造型形象。深圳天氣熱,容易出汗影響接戲,美術組也爲此準備了三十多套同款衣服來拍攝。

李淼堅持一定要讓景浩穿有領子的Polo衫,“景浩作爲一個維修店的小老闆,後來變成拆機工廠的廠長,他是一個對生活非常努力、非常有追求的人,也會希望自己穿得相對體面一點,所以他應該穿有領子的衣服。”

李淼用“小大人”來形容易烊千璽的角色妝容感,“他在家裡的時候既當哥哥又當爸爸,所以身上要有一種非常老成的少年感。”頭髮方面則給他做了類似郭富城年輕時的標誌髮型,也是南方社會小青年喜歡梳的大分頭。

李淼稱讚易烊千璽觀察仔細,很用心體會這個角色。因爲修手機的人經常要開手機屏幕和後蓋,最方便的工具就是用指甲。易烊千璽發現了這一點,主動對造型設計提出了想法,特意在自己的小手指上留了點長指甲。

李淼曾擔任《我不是藥神》《刺殺小說家》的美術指導,到了《奇蹟·笨小孩》,他說在創作時碰到了很大一個難題——“時間跨度短”。

《奇蹟·笨小孩》的故事背景發生在七、八年前,如果不在美術和造型設計上做出區別,觀衆很容易誤解這個故事發生在當下,但是如果場景和服飾做到完全恢復到七、八年前的狀態,其實和現在也沒什麼太大變化。

爲了營造這種陌生感,他們在設計時用了一些誇張的年代變化,將觀衆帶回到一個“復古”的新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