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教授臨終寫致謝信:請大笑三聲,送我上路

(原標題:《南大教授計秋楓寫下臨終致謝信,請親友“大笑三聲,送我上路”》)

計秋楓教授。 南京大學供圖

2018年12月20日中午13點40分,中國著名國際關係史學者,南京大學圖書館館長,南京大學歷史學系原副系主任,南京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副院長,歷史學院教授、博士導師計秋楓,因病醫治無效江蘇南京不幸逝世,享年56歲。

計秋楓教授去世後不久,一封他親手寫的 “臨終致謝信”在網上流傳了開來。在信中,他向參加追悼會的親友說:“請大笑三聲,送我上路”!

這封灑脫豁達的“臨終致謝信”,立即引發了網友的關注。

記者瞭解到,這封致謝信確實是計秋楓教授在病危時,一個字一個字在手機上敲出來的。在遺體告別儀式上,計老師的夫人尹老師代計教授讀了這封有着他本人鮮明特徵親筆信。

“計教授寫這封信,我一點也不意外,他一直很灑脫並且樂於助人。”南京大學圖書館副館長、博物館副館長史梅告訴記者,在計教授擔任南大圖書館館長期間,他們共事了2年,這封信字裡行間流露出灑脫與豁達,和他的爲人一樣。

史梅提到,與計教授工作是很快樂的一件事,即使是病危時,他依然用一種樂觀的心態面對癌症與死亡。 “我們曾經與計教授共事過的工作人員,看了這封信都覺得沒有意外,卻都被深深感動,這就是他啊!”

“找一個山清水秀地方恭候着我這邊的知己好友過來。以摜蛋爲主,輔之以談經論道 ......”計教授在信中提到了“摜蛋”,讓不少網友覺得這封信很自然、親切。史梅說,摜蛋是計教授喜歡的娛樂活動之一,以這樣的方式寫在信裡,既是表達對知己好友的珍惜,也更讓人覺得他是一個很鮮活的人。

計教授在信中提到,自己當了32年教書匠,在他生病期間,來自國內外學生一有機會就來看他。史梅說,這一點她非常有感觸,計教授擔任館長期間就非常關注教書、學術,一直致力於師生們提供最全的文獻資源,即使再貴,也說只要師生有需求都要買來,不能影響學術研究

史梅說,自己一看到這封信就轉到了全國高校圖書館羣裡。不少人感慨,計教授是真正的灑脫,看淡了生死,還有不少老師作詩悼念。“這封信讓人動容,更讓大家記住計教授的爲人,如此謙遜、樂觀、豁達。”

臨終致謝信原文【摘錄】

以下的答謝由敝人親筆書寫,僅僅是讓我親愛的妻子尹羣代讀,倒不是敝人到死還要強,而是因爲我深深感到,我自發病到現在兩年來,無數來自親朋好友的關心、關懷、關愛,讓我無以爲報,既然還有一點時間,不妨我自己寫一個答謝詞

病後我嚴肅地對家人說,以後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不要誇說我的什麼學術成就,因爲僅在南大範圍內,比起我的好友孫江、張鳳陽諸公的成就,我簡直是不值一文。如果一定要比成就,那我倒願意與秦始皇李世民相比 , 因爲秦始皇49歲就掛了、李世民 51 歲也就 finish 了,而我居然比他們多活了若干年。呵呵。

我偶爾反想,覺得自己一輩子唯一的長處是以赤誠之心待人,竟稀裡糊塗地結交了不少知己。古人云人生一世,知己二三,朋友七八,足矣!我的知己何止二三、朋友何止七八? 敝人雖滴酒不沾,卻從酒中悟出些人性;朋友猶如酒香越久越醇,從七十年代的中學同學,到八十年代的研究生同學就猶如親兄弟一般。一些巨能喝酒的、或一些像我一樣不會喝的,只要志同道合,一樣可以成爲知己。 此外,我要特別感謝這麼多年來我指導的百名碩士博士,我本人既無多少學問,也稱不上嚴師,但這麼多年來他們從未忘記我這個導師,多位評上三三三工程或正教授、副教授的學生,總是在第一時間給我報喜,讓我讓高興。尤其是在我生病期間,來自國內外的學生一有機會就來看我。這讓我 32 年的教書匠當得太值得!

作爲一個堅定的無神論者,我今天要發個宏願,到了那邊,立刻去找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恭候着我這邊的知己好友過來,以慣蛋爲主,輔之以談經論道。當然,我是會有充分的時間去精挑細選這樣一個地方的,有時或會沮喪,都五十年、六十年了,還不來,是把我忘了吧?而且,那麼多年後,江蘇人還打不打慣蛋都難說了。不過,不是我吹牛。什麼樣的牌,我是一學就會。 尊敬的朋友們,計秋楓現在懇請大笑三聲,送我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