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向投資大師鄧普頓:牛市生於悲觀,死於狂熱

(原標題逆向投資大師鄧普頓牛市生於悲觀,死於狂熱)

提起逆向投資,相信很多人腦海裡第一位想起的是傳奇基金經理約翰·鄧普頓,他的“牛市生於悲觀,長於懷疑,成於樂觀,死於狂熱”被許多投資者奉爲圭臬。在70多年的職業生涯中,鄧普頓爲全球投資人帶來數十億美元的收益,《Money》雜誌稱他爲20世紀最偉大的選股人之一,《紐約時報》把他列入全球十大基金經理名錄,比肩沃倫·巴菲特、彼得·林奇等人,《福布斯》稱他爲全球投資之父。

鄧普頓稱自己爲“便宜股獵手”,他表示:“我們能用的投資方法有很多,但是我過去70來年運用下來最成功的投資方法就是買入便宜股,買入那些市場價格遠低於其內在價值股票。”

勞倫·C.鄧普頓、斯科特·菲利普斯,約翰·鄧普頓的侄孫女及侄孫女婿,深得鄧普頓投資哲學真傳,他們創辦的鄧普頓·菲利普斯資產管理公司在全球市場捕獲便宜股。勞倫夫婦還共同撰寫了《逆向投資:鄧普頓的長贏投資法》(《鄧普頓教你逆向投資》的全新修訂版),由中信出版集團於2022年5月出版。該書緊緊圍繞“如何選擇最佳便宜股”展開,全面地展現了約翰·鄧普頓的投資生涯,重點闡釋了他著名的“最大悲觀點”理論。

2022年9月21日,由華爾街見聞創制、中信出版社聯合呈現的「見面Lite」邀請到勞倫·C.鄧普頓、斯科特·菲利普斯夫婦,全方位解讀約翰·鄧普頓的逆向投資哲學和邏輯,介紹他在捕獲便宜股方面採用的方法及其傳承演變。勞倫夫婦認爲這位全球頂級投資人身上的耐心、理性自律高尚品質值得普通投資者學習。在節目的最後,勞倫夫婦還向觀衆分享了他們對中國市場的積極展望。

謙卑、理性、耐心

勞倫夫婦節目裡總結了鄧普頓身爲全球頂尖投資人所具備的高尚品質,不僅僅適用於股票,所有資產都是可能的標的

謙卑。鄧普頓認爲,謙卑會使人冷靜下來,做出更準確的判斷,從而實現更好的投資結果。他說過:“投資者不要滿足對現有問題的答案,因爲可能還有很多你沒有探明的問題。”

靈活、開放和懷疑。“永遠不要採用任何固定的資產或選擇方法,試着保持靈活、開放和懷疑的態度。只有從受歡迎變成不受歡迎,你鐘意的證券類型和選擇方法才能取得長期的最佳結果。”

基於常識的理性決策。在鄧普頓看來,普通投資者在股票、債券、房地產、商品等幾乎所有資產類別都表現不佳,其主要原因是他們往往做出不理智的決定,追漲殺跌。這就是爲什麼鄧普頓的投資方式是逆向的,讓理性而非情緒來引導整個投資過程。而普通投資者容易受到情緒擺佈,因此,“ 如果你想比大衆擁有更好的表現,行事就必須有異於大衆。”

樂觀、自律。按照勞倫夫婦的話說,鄧普頓非常熱情好客,對人友善,極度自律,“對自己的生活安排非常周到,對自己度過的每一分鐘都考慮清楚,每次會議都安排得井井有條,可能持續比如11、14分鐘”。

終身學習。勞倫表示,鄧普頓不斷地在市場中學習和探索,發現新的更好的做事方法,這也是他能一直在巔峰的原因,就是有那種不斷變得更好的動力,所以這是他獨一無二的地方。

耐心。鄧普頓認爲,對於投資者而言,尤其是價值投資者,耐心是最最重要的一點,“因爲你將要購買不受歡迎的東西,它們可能不會很快就迎來轉機”。

“必須對隨之而來的熊市事件保持耐心,因爲它們會出現,根據統計,人一生中大約有三分之一的時間處於熊市。”

極度悲觀點買入,極度樂觀點退出

鄧普頓在本書序言中寫道:“市場最悲觀的時候正是你買入的最好時機,市場最樂觀的時候正是你賣出的最好時機。”

極度悲觀點買入。作爲逆向投資大師,鄧普頓總是在市場發生拋售時尋找買入機會。他認爲,在股票市場實現回報最大化的唯一方法就是在別人拋售時買入,也就是股價下挫已經引發投資者對短期經濟、公司狀況的擔憂的時候。簡言之,就是在極度悲觀的情況下才能抄底

勞倫說,一旦買入低價股之後,鄧普頓會選擇長期持有。他關注的不是幾個月、也不是幾年的走勢,而是幾個世紀的前景。

極度樂觀點退出。勞倫告訴「見面Lite」,對於投資者而言,比起在極度悲觀點買入,在估值過高點退出更加困難,“投資者很掙扎,他們看到朋友賺錢,他們嫉妒,他們想賺錢”。

在談及美股暴跌時,勞倫表示,美股實際上在2021年已經拉響了警報,“當718只美國股票的價格以20倍市盈率交易時,這應該給每個投資者敲響了警鐘”,因此今年美股暴跌並沒有讓她感到意外。據斯科特介紹,國際股市比美交易價格低了35%,兩者之間的估值差距創30年來最大記錄,因此這也是他們的投資組合所關注的。他認爲,隨着美聯儲繼續加息,科技股還有下探的空間。

市盈增長比、現金流股息增長

對於投資方法,斯科特表示,他和勞倫所管理的基金儘可能遵循與叔祖父相同的理念和流程,但隨着經濟和市場的變化,所用的指標有所不同。

鄧普頓看重的是市盈增長比(即市盈率/每股年度增長預測值),所以對於尋找低價股而言,市盈率越低越好。而勞倫和斯科特的公司在過去五年更加關注現金流的作用,以及現金流如何相對於收益增長。

斯科特說:“當前企業收益質量發生了巨大偏離,因此許多股票估值非常之高意味着這些標的根本不能賺錢”。斯科特表示,他們過去幾年的抄底依據在於股息收益率和股息增長率,偏愛股息收益率位於歷史高位的股票,而股息增長是過去十年的通脹環境下唯一一個表現出色的選股策略。

中國市場未來可期

勞倫認爲,“投資者沒有更密切地關注中國股票是一個錯誤”,從收益和現金流的角度看,中國股票十分便宜,隨着經濟繼續壯大,中國公司將發展的很好,這對於價值投資而言非常重要。“市場會有波動,關鍵要有長遠的眼光和耐心。”勞倫夫婦在書中寫道:

“中國的經濟增長率十分引人注目,約翰相信,照這種增長速度,中國在未來30年會超過美國,成爲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

*以上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不代表刊登平臺之觀點。用戶應考慮本文中的任何意見、觀點或結論是否符合其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或需要。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請獨立判斷和決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