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內跌幅最高達22% FOF爲何也成高波動基金?

(原標題:年內跌幅最高達22%FOF爲何也成高波動基金?)

證券時報記者 安仲文

當基金因賽道投資愈加高彈性後,重倉基金的FOF產品的分散優勢淨值穩定性,也變得難以維持。

Wind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全市場FOF產品的年內跌幅最大超過22%,年內收益最高僅爲1%,九成以上FOF產品年內表現爲虧損部分抗跌能力強的FOF投資經理強調,未來將逐步退出熱門賽道型基金,以讓FOF的淨值波動更平滑。

FOF爲何淨值也高波動?

在資本市場,基金原本是慢跌慢漲的代名詞,這是基金產品區別股票傳統特點。而今,隨着賽道投資在基金投資上的興起,基金產品的波動特點逐步與股票趨同

“之所以有炒基金的說法,就是因爲許多基金經理的持倉風格,使其管理的基金產品波動幅度堪比股票,甚至超過了許多股票。”深圳地區的一位FOF基金經理在一次採訪時表示,當高波動特點的基金產品數量越來越多,重倉基金的FOF產品就形同重倉股票,這導致FOF的慢漲慢跌特點也被打破。

證券時報記者注意到,傳統的基金營銷話術是,基金是慢跌慢漲的,比股票的穩定性好得多,而FOF更是因爲重倉且分散化的持有基金,因此又比基金更具慢跌慢漲特點,但如今賽道投資尤其是科技股的賽道投資大行其道後,情況似乎不一樣。

Wind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全市場FOF產品的年內跌幅最大已超過22%,且超過90%的FOF出現虧損,而賺錢的少數幾隻FOF產品中最多的也僅上漲約1%。這打破了基民所接受的投資者教育——FOF的分散化持倉使它具有極高的淨值穩定性。

同質化加大FOF風險

FOF爲什麼出現普遍性的虧損,且部分大型基金公司旗下的FOF有高達22%的虧損?

“高集中度投資以及持倉同質化或是主要原因。”華南地區的一位基金人士坦言,管理FOF產品的投資經理顯然也要進行業績排名,而在排名背景下,FOF投資經理對高彈性的賽道型基金產品,就存在較強的配置需求。

以跌幅最大的一隻大型FOF產品爲例,其重倉的前十大基金產品,合計持倉比例已超過50%;即便未進入“前十大基”的基金產品,單隻產品在該FOF倉位上也超過了3%。

但是高集中度也並非唯一的因素,更大的因素指向了“重倉基”的賽道化特點和同質化。證券時報記者注意到,許多跌幅較大的FOF產品,其重倉持有的前十大基金,事實上都可以歸納爲同一種基金。

即當基金產品的基金經理普遍將新能源半導體作爲核心重倉股後,一隻基金產品與另一隻基金產品的風格就高度趨同,波動特點也自然高度趨同。在這種背景下,FOF產品重倉的前十大基金,某種程度上變成只買了“一隻基金”。

這就意味着FOF產品的分散化特點,實際上“消失了”,儘管一隻FOF產品似乎持有各種各樣的基金,但看似分散投資的背後卻因持有對象風格高度趨同而導致FOF不僅未能實現分散,反而強化了持倉風格的高集中度。

高集中度不僅體現在持倉對象風格、波動特點高度趨同,許多虧損嚴重的FOF的持倉對象,還體現在FOF產品與其持有的重倉基“同出一門”。

證券時報記者注意到,多個年內虧損超過15%的FOF均有類似現象。其中一隻虧損18%的FOF產品,其關鍵倉位中所持有的絕大部分基金產品,均爲該FOF所在的母公司。顯而易見的是,這家FOF的持倉特點,也失去真正意義上的“全市場選基理念”。

最抗跌FOF直言要“退出賽道”

作爲目前全市場表現最強的FOF產品,易方達如意安和FOF投資經理汪玲解釋了其產品抗跌的幾個原因:

首先,在大類資產配置方面,通過對經濟基本面流動性估值層面的判斷,投資經理在市場波動的過程中逆向小幅調整了權益類資產配置比例。

其次,在結構配置方面,從性價比角度來看,易方達如意安和FOF在上半年配置的大部分都是估值與成長相對匹配的資產,適度超配偏低估值風格的基金和偏小盤風格的基金,在市場下跌後小幅增加了性價比已經相對合理的偏消費醫藥基金以及偏價值的基金,在市場反彈後,考慮到部分行業大幅反彈後性價比出現了下降,小幅降低了偏成長基金的配置比例。

最後,在基金選擇層面,汪玲表示,易方達如意安和FOF繼續挖掘符合標準優質基金和其他基金的投資機會,希望通過分散化持有不同投資策略、不同投資風格的優秀基金,讓不同的基金在組合中發揮不同的作用,使得超額收益來源更加多元化,增強超額收益的穩定性。

這隻年內表現最抗跌的FOF投資經理直言將退出熱門的賽道型基金,以便將FOF的淨值波動變得更爲平滑。

汪玲表示,“將採取相對均衡配置,適度逆向偏離,去市場不關注的領域挖掘機會,逐步退出非常熱門的賽道。”汪玲解析認爲,通過不斷挖掘性價比更高的資產,賣出性價比已經很低的資產,總是使投資組合保持一個相對較高的性價比。希望通過FOF產品給持有人提供一項服務:通過基金選擇和資產配置,將資產原有的大幅波動變得相對平滑一些,提升產品的收益風險比,使得產品的預期收益不降低而風險相對更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