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散”方某聯合“殺豬盤”搶帽子 8月27日被逮捕

(原標題:獨家牛散方某聯合“殺豬盤”搶帽子,8月27日被逮捕)

“牛散”方某今日被浙江金華公安執行逮捕

第一財經記者警方獨家獲悉,方某在2019年11月以來多次聯合“黑嘴”,涉嫌以“搶帽子”方式操縱證券市場,非法獲利金額巨大。7月22日被專案組在廣州抓獲,並於8月27日被批准逮捕

此前有大批散戶投資者遭遇某“殺豬盤”,曝光後轟動市場。在證監會與公安機關介入之後,幕後最大受益者終於浮出水面。原來,數萬名自以爲跟隨“炒股老師”即將致富的投資者,實際上卻是在爲“黑嘴團伙”的幕後黑手接盤。

而此人,正是炒股圈裡赫赫有名的“牛散”方某。

“牛散”實爲操縱慣犯

A股1.8億投資者當中,絕大多數爲散戶投資者。他們當中只有少數人,能夠連續穿越牛熊,在股市三十年跌宕起伏中倖存下來,並能常常出現在上市公司股東名單前列。

正因如此,投資者常常熱衷於追捧某些“牛散”,崇拜之餘,也跟隨其交易步伐,學習其操作手法

方某1968年出生,高中學歷,90年代就開始炒股。然而,方某這位“牛散”的成名之路,卻是由連續不斷涉嫌違法的操縱行爲鋪就而成。

7月22日,方某在自己位於廣州市天河區的300平米大平層“豪宅”中被抓走。警方突然到場,讓當時正在睡覺的方某頗感意外。

對於被監管調查及採取措施,方某其實早有預期。但他沒有預料到的是,這次上門的是警方。

早在2007年12月至2009年11月間,方某就曾提前建倉,然後冒用“分析師”名義公開薦股,之後反向賣出獲利。該行爲引發監管關注,很快被行政立案調查。但根據當時法律規定,“搶帽子”主體是有特殊身份限制的,須爲“證券公司、證券諮詢機構、專業中介機構及其工作人員”,方某不屬於上述主體,所以他未及時得到應有懲罰。

之後他不但沒有收手,反而變本加厲。

近年來,他多次因交易異常被交易所採取自律監管措施,甚至2次被盤中暫停交易。盤中直接暫停交易的措施並不常見,兩次被暫停,可見方某在交易過程中對規則的漠視

而最近兩年多時間裡,他還連續與多個“黑嘴”團伙合作,在“微信羣”、“抖音直播間”等社交媒體薦股,然後反向交易,出貨獲利。僅2019年11月至2021年6月份,他就通過上述方式,涉嫌“搶帽子”操縱70餘隻股票,非法獲利2億多元。

第一財經記者瞭解到,證監會發現線索後,很快移交給了公安機關。2021年5月,金華市公安局被指定偵辦該案,隨後公安聯合深圳證監局成立研判專班,迅速鎖定了方某涉嫌違法犯罪網絡,並查清了其聯合黑嘴以“殺豬盤”配合實施“搶帽子”的操縱模式

7月14日,公安機關立案偵查。7月22日,專案組在各地統一收網,抓獲犯罪嫌疑人14人。8月27日,包括方某在內的7名嫌疑人被批准逮捕。

“殺豬盤”接貨

方某的股票交易主要由自己完成,其團伙還有一位操盤手和一位幫助其聯繫“黑嘴”的中介。

他的操作鏈條看上去似乎比較簡單,即選好股票,以自有資金買入建倉,通知已經提前聯繫好的“黑嘴”,按照指定時間、指定價格薦股,然後他完成出貨。

不過,他找來配合出貨的“黑嘴”,運作方式卻相當嚴密。

跟之前簡單通過“股吧”、“微博”推票不同,近兩年,有的“黑嘴”團伙已經開始以微信羣及直播間作爲薦股平臺,在微信羣內分享直播間鏈接,並在直播間集中鼓動投資者交易。

“微信羣‘養豬’,直播間‘殺豬’,是該案中一個比較典型的模式。”該案辦案民警告訴記者,以“殺豬盤”配合操縱者出貨,大概包括“吸粉-篩粉-導流-收割”四個步驟。

首先是吸粉。“黑嘴”團伙員工會根據老闆下發的聯繫方式,打電話或發微信給潛在投資者,以券商從業人員等身份,勸誘其加入微信羣或QQ羣。

然後是篩粉。一方面,違法分子會以虛構的專業人士身份,將公開的一些市場分析或股票資料,貼到羣裡。同時,以專業化的造假手法,對“專業人士”進行身份包裝和影響力打造。對於一些有經驗、提出質疑的投資者,以及長期不發言的無效投資者,黑嘴團伙會進行清除,只保留“聽話”的投資者。

“有個團伙,他們就往羣裡發一些假新聞,內容是要舉行某個比賽,第一名會獲得6個億的操盤資金。然後會在羣裡發投票鏈接,號召羣友爲他們的’老師’投票。羣裡還有水軍,經常發一些’666’、’XXX老師好棒’、’相信老師’、’跟着老師沒錯’這樣的信息,誤導普通投資者。”前述辦案民警對記者稱。

另一方面,羣裡會不斷地推薦股票,跟隨買入的投資者可能盈也可能虧,虧損後提出異議的,就會被清出羣,買入後獲利認可“炒股老師”的投資者,就逐漸在羣裡積累下來。

同時,黑嘴團伙在跟羣內投資者交流的過程中,也會有意瞭解投資者的關鍵信息,比如資金量有多大、倉位如何。“如果你沒有空餘的錢,持有很多其他的股票,他們還會讓投資者清掉一些,把倉位空出來。”前述辦案民警稱。

第三步就是導流。黑嘴團伙會在羣裡發佈直播鏈接,誘導投資者進入直播間觀看薦股。在這一過程中,會進一步篩選目標投資者。

直播會進行一段時間。期間會推薦很多其他的股票,總有觀看直播的粉絲會買入。薦股者並不能確定股票是否上漲,只不過賭一個總有部分人會買到上漲股票的概率。而多次跟隨買到上漲股票的粉絲,就會轉化爲“鐵粉”。

“投資者觀看直播很容易被迷惑。在直播間提出質疑、說他們是騙子的評論,都會被直播團伙屏蔽掉。”前述辦案民警稱,多次直播之後,黑嘴團伙在後臺就可以看到有多少相對穩定的“鐵粉”,“鐵粉”達到一定規模之後,就意味着“殺豬盤”成熟,只待宰割。

比如,有的單個直播間就可以固定下大概2000個投資者,按照1個投資者可以買入5萬股票計算,這一個直播間就可以消化掉1個億的持倉。

“粉絲穩定之後,黑嘴團伙就會根據那個投資者數量,去和方某確定建倉規模。”前述民警告訴記者,建倉完成後,方某會確定“殺豬”出貨的時間。

最後一步,收割。當日,黑嘴團伙會在微信羣反覆發出類似“緊急通知:緊急通知:緊急通知:股票代碼:600XXX,買入價格必掛XX,買入時間9:25-9:30全倉掛單。切記!你只有5分鐘時間,開盤你就買不到了!全倉掛單,幹!”這樣的消息,同時發到羣裡的還有直播間鏈接。

於是,羣內投資者進入直播間並跟隨買入,方某“搶帽子”操縱完成。

而此時的投資者,想要再去找“炒股老師”要個說法,已是不可能。前期殷勤無比的“老師”,只不過是個虛擬的網絡身份,“殺豬”完成後,它早已被恢復出廠設置。

這邊投資者索賠無門,那邊“黑嘴”團伙卻可以收到高昂的薦股費

被“抓現形

證券市場違法犯罪被公安機關“抓現行”的案件,此前並不多見。而這一次,方某涉嫌操縱證券市場案,從浙江金華公安接到線索,到對犯罪嫌疑人統一收網抓捕,前後僅用了兩個多月的時間。而如果不是疫情,時間還將更短。

“交易所及時發現異常,深圳證監局及時移交線索,公安及時指定辦案機關,使得辦案週期大大縮短。”該案偵辦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表示,這背後是證監會與公安機關在證券違法犯罪領域合作模式的轉變。

去年7月11日,國務院金融委第三十六次會議專門研究全面落實“零容忍”要求,要求多措並舉加強和改進證券執法工作。此後,多部門支持形成了一份意見草案,並於去年11月2日經中央深改委第十六次會議審議通過。

今年7月6日,中辦、國辦公佈了《關於依法從嚴打擊證券違法活動的意見》。該文件對加快健全證券執法司法體制機制,加大重大違法案件查處懲治力度,加強跨境監管執法協作,夯實資本市場法治和誠信基礎,推動形成崇法守信的良好市場生態都作出具體部署。

“證監會與公安機關聯合研判、聯合辦案,發揮各自優勢,使得辦案週期大大縮短,打擊能力得到極大提升。”前述負責人稱,從方某案件來看,深圳證監局與金華公安密切配合,僅半個月左右時間,警方就鎖定了案件犯罪鏈條。

該負責人同時提醒,投資者對於市場上的“股神”要提高警惕,加強防範意識,避免誤入“殺豬盤”。

“打電話、加微信,拉你加入炒股羣的,都不可能是股神。假設真如他門所稱,能夠連續獲利,即使1天只獲利3%,一年按200個交易日計算也得翻370倍。”前述負責人說:“如果真有那麼高的獲利,他還用得着打電話給你?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