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散景華坐莊大敗局:384個交易日虧了27億!

(原標題:牛散景華坐莊敗局:384個交易日虧了27億!)

昔日大牛股仁東控股露出灰色一角:著名牛散景華被判定操縱證券市場,被罰500萬元。

景華此前曾對媒體透露,十多年來,他通過股票投資個人資產從1萬元增值至2億元。如今,是否又回到了起點?

從宏磊股份,到民盛金科,再到仁東控股,一家“殼公司”被多路玩家擊鼓傳花股價走勢基本面嚴重脫繮,最高時市值達362億元,終究被打回原形。令人驚詫的是,這隻昔日大牛股帶給主角景華的,居然是27億元的虧損

記者注意到,景華還曾深度介入另一隻股票冀凱股份,最終敗退離場。

牛散坐莊虧損27億元

證監部門認定,景華控制使用83個證券賬戶,在2019年6月3日至2020年12月29日期間(共384個交易日,以下簡稱操縱期間),景華控制其本人、其近親屬、其一致行動人、其所控制的北京紫金鼎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員工以及委託其投資的客戶賬戶等共83個證券賬戶(以下簡稱賬戶組),交易仁東控股股票。

具體操縱情況分三個方面:

1.集中資金優勢和持股優勢連續買賣

賬戶組在操縱期初已大量持有仁東控股,操縱期間共計373個交易日持流通股超過仁東控股總股本的10%,持流通股數量於2020年12月4日達到峰值佔仁東控股流通股和總股本的20.43%。

操縱期間,賬戶組在363個交易日交易仁東控股,合計競價買入45924萬股,買入成交金額165.5億元;競價賣出54231萬股,賣出成交金額167.65億元。其中,賬戶組申買量佔市場申買量比例超過20%的交易日有218個,峰值達到91.63%;賬戶組申賣量佔市場申賣量比例超過20%的交易日有149個,峰值達到56.03%。

操縱期間,賬戶組以不低於市場賣一價市價大量申買,且該類申報量佔賬戶組同向總申報量的平均比例爲54.92%,成交量佔市場成交量的平均比例爲22.01%,共計存在32個時段內股價漲幅2%以上且時段買成交佔比30%以上的盤中拉擡行爲。

操縱期間,賬戶組在338個交易日存在反向交易,反向交易量佔賬戶組成交量的平均比例爲52.97%,最大比例爲99.52%。其中,反向交易量佔賬戶組成交量比例超過50%的交易日爲225個,超過90%的交易日爲66個,超過95%的交易日爲29個。

2.在自己實際控制的賬戶之間進行證券交易

操縱期間,賬戶組在267個交易日存在互爲對手方交易的情況,此類交易量佔當日市場成交量的比例最高爲54.91%。其中,佔當日市場成交量比例超過10%的交易日爲126個,超過20%的交易日爲73個,超過30%的交易日爲25個。

3.不以成交爲目的,頻繁或者大量申報並撤銷申報

操縱期間,賬戶組共計在55個交易日,存在時段內申買量佔同期市場申買量30%以上且對應撤單量佔賬戶組總申買量比例50%以上的虛假申報買入情形。

監管部門認定,景華操縱仁東控股期間,中小板綜指累計上漲42.65%,仁東控股股價最高上漲380.48%。經計算,賬戶組在上述操縱行爲中虧損26.9億元。

跨界運作埋雷

景華入局仁東控股很早,且一開始收益頗豐。

貫穿仁東控股資本大戲的核心運作是,2016年5月,宏磊股份(後改名仁東控股)以14億元現金購買張軍紅持有的廣東合利90%股權,切入第三方支付,上市公司向金融科技轉型。極爲少見的是,交易對手未設定業績對賭。後來,彼時大股東柚子資產出來“兜底”,給出了業績承諾。但最終,標的資產業績並未達到預期,柚子資產抽身而去,權杖最後落在了霍東手上。

從二級市場看,近6年來,數易其主的仁東控股走勢獨立於大盤,區間最大漲幅約6倍,景華等接盤方一度收益不菲。但2020年11月,公司股價突發“閃崩”,14個跌停板創下當年最多連續跌停紀錄,一時陷入“殺豬盤”旋渦

要說贏家,可能就一個——宏磊股份的原實控人戚建萍。回查資料,2016年初,資金鍊受困的戚建萍家族,將宏磊股份55%的股份賣給了柚子資產、健匯投資、焱熱實業和牛散景華,套現約34億元金蟬脫殼。當時,景華以27元/股的價格受讓其中5.09%的股份,斥資約3.02億元。當年8月,景華耗資3.4億元完成二次舉牌,此後通過“信三威-潤澤2號”“昌盛八號”等賬戶繼續增持,一度持有約14%股權,估算耗資約8億元。

有意思的一個細節是,處罰書提到,景華在詢問筆錄中稱其投資仁東控股,使股價擡升,再通過收購改善公司基本面,實現“股價先行、業績後跟”。監管部門認爲,這充分證明當事人具有拉擡股價的主觀意圖,也與當事人不斷通過融資融券放大交易規模、股價大幅上漲的客觀事實相互印證。

從公司基本面看,跨界轉型的仁東控股業績並未得到改善,2020年度虧損3.73億元,多名重要股東所持股份被陸續強制減持。今年7月14日晚,仁東控股發佈公告稱,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證監會決定對公司進行立案調查。

敗走冀凱股份

幾乎同一時間,景華還深度介入了另一個股票冀凱股份,也遭遇“滑鐵盧”。

冀凱股份與仁東控股均在2016年初易主並啓動重組,且前幾大股東合計持股比例較高。兩家公司擁有重合的重要股東——杭州焱熱和景華。

2016年初,杭州焱熱受讓仁東控股5.27%後見好就收,2016年三季報時已不見蹤影。2016年12月,杭州焱熱出現在冀凱股份公告中,其受讓了11%股份,合計對價6.38億元。同在2016年12月,景華完成了對冀凱股份的首次舉牌。從時間軸看,景華在入局仁東控股時已另闢“戰線”,與盟軍杭州焱熱“會師”冀凱股份。

然而,冀凱股份並未複製仁東控股的走勢。杭州焱熱受讓股份價格達29元/股,比市價略有折扣,不久後公司股價一度摸高36元。但此後數年,公司股價震盪下行,最低時股價僅3.6元。杭州焱熱撐不住了!2020年10月,因股票質押違約,杭州焱熱所持股票陸續遭被動減持。

雙線作戰的景華,則早已奪路出逃。2018年5月至7月,景華不計違規,短線交易冀凱股份,累計賣出近6%股份,因未在比例達5%時依規披露,後被河北證監局處以60萬元的罰款。

2018年11月,景華所持股份還被恆泰證券強平過。2020年7月,他徹底從冀凱股份股東榜單中消失。這一役,杭州焱熱和景華虧損慘重。

公開資料顯示,景華出生於1977年。2014年,他曾對媒體透露,過去15年來,自己通過股票投資將個人資產從1萬元增值至2億元。

從景華的過往投資經歷看,他偏愛重組題材,潛伏山水文化(現名ST山水)一戰成名,2014年起出沒於*ST成城、*ST皇臺等多隻重組股中,2016年重倉殺入仁東控股、冀凱股份兩隻股票後,並無其他持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