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泰生物高管批量辭職:支柱子公司變臉

解奧 徐超

2022年8月30日到2022年11月17日這三個月內,江蘇諾泰賽諾生物製藥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諾泰生物”,688076)的核心技術人員、董秘財務總監接連辭職。

諾泰生物是一家聚焦多肽藥物及小分子化藥進行自主研發與定製研發生產相結合的生物醫藥企業,CDMO/CMO/CRO是企業的主要收入來源。2016年1月21日在新三板掛牌,2021年2月25日摘牌後,於2021年5月20日在上交所科創板上市

浙商趙德毅趙德中兄弟是諾泰生物的發起成立者之一。趙氏兄弟最早在工業設備安裝公司就職,後涉足房地產,再投資生物製藥領域,幾度股權變更後成爲諾泰生物的實控人,並通過收購其他藥企完成了對諾泰生物的整合和發展,進而上市。

在上市之前,諾泰生物就因爲長期隱瞞關聯交易遭遇輿論質疑並被交易所問詢,2021年的三季報因財務信息披露不準確被監管警示。自去年在科創板上市之後,市值已從最高的198.6億下滑到如今不到50億。

根據諾泰生物上市前披露的招股書顯示,辭職的這些核心人員均是跟隨公司10年以上的“老臣”,一直都在財務、董事會秘書、技術等核心職位上工作至今,現在卻都以“個人原因走人,耐人尋味。

超10年“老臣”剛續聘就辭職

2022年11月17日,諾泰生物公告披露,財務總監徐東海“因個人原因”辭職,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就在2022年5月28召開的第三屆董事會第一次會議上,徐東海剛剛被續聘爲財務總監,間接持有上市公司117,368股股份。

徐東海中央廣播電視大學會計學專業本科畢業,擁有高級會計師、中國註冊會計師、中國註冊稅務師資質,2013年9月開始在趙氏兄弟控制的中毅集團擔任財務經理。2015年9月至2019年5月任諾泰生物監事。2019年5月之後至辭職前,一直擔任諾泰生物的財務總監。可以說從新三板到科創板,徐東海一直跟隨在趙氏兄弟身邊。

再往前推不到3個月,即8月30日,諾泰生物公告披露,董秘郭婷因“個人原因”辭職,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郭婷也是和徐東海一樣,剛剛被續聘爲董秘。

郭婷2011年7月進入趙氏兄弟控制的中毅集團擔任企管部經理,至2015年9月。之後轉任諾泰生物的董秘。至辭職時,直接持有上市公司736,200股股份。

也是在同一天,諾泰生物另一份公告披露,核心技術人員張建興“因個人原因辭職”,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

張建興2007年11月至2017年4月,在杭州澳賽諾生物製藥有限公司擔任質量/HSE副總經理。2017年5月至辭職,擔任杭州澳賽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杭州澳賽諾”)質量中心副總經理。根據招股書的披露,杭州澳賽諾是整個諾泰生物的“業績擔當”,沒有杭州澳賽諾的淨利潤,整個公司將處於虧損微利狀態。

2021年報關於董監高情況列表中,張建興作爲上市公司核心技術人員於2019年5月20日開始任期,沒有到期年限。相比于徐東海和郭婷的38.24萬年薪,張建興年薪80.06萬。

張建興還是諾泰生物的關聯人。上海柏科日用化學有限公司持有諾泰生物0.3673%的股份,張建興和顧曉紅夫妻倆100%持股上海柏科日化公司。

季報出錯被罰,有錢又募資

諾泰生物今年2月22日公告還有一名核心技術人員丁建聖也“因個人原因”辭職。根據披露的丁建聖的履歷以及4個月後的另一份公告,丁建聖的辭職算是事出有因。

諾泰生物6月30日公告披露,把旗下杭州新博思生物醫藥有限公司45%的股權轉讓給浙江衆成醫藥有限公司,這樣一來新博思就不再納入上市公司合併報表。而丁建聖從2013年起,一直在新博思擔任研發副總監、研發總監。

反觀徐東海、郭婷、張建興辭職,表面上沒有更多跡象可循。

2022年6月13日,上交所科創板公司管理部下發《關於對江蘇諾泰澳賽諾生物製藥股份有限公司及有關責任人予以監管警示的決定》(上證科創公監函【2022】008號文),對公司及時任財務總監徐東海予以監管警示。原因是諾泰生物因2021年三季度報告中部分會計處理存在差錯,導致2021年第三季度報告相關財務信息披露不準確。

這是諾泰生物公告披露近五年來徐東海唯一一次接受的行政處罰。但在新三板時期,諾泰生物先後修正過2016年、2017年、2018年的會計差錯及追溯調整,當時公司、董事長和時任財務總監章志根被出具監管意見函。那麼徐東海現在突然走人,是嗅到了什麼異樣的氣味嗎?

董秘郭婷從新三板至科創板,倒是沒有受到過任何行政處罰。

從上市公司層面來看,募投項目以及募集資金上出現了新動作。

按照諾泰生物招股書披露的募投項目,至上市共募得資金近8.3億,扣除發行費用後募資淨額是7.25億。

但也是在披露董秘辭職的同一天,另一份公告也就是8月30日披露“106車間多肽原料藥產品技改項目”延期。

11月17日的公告披露,諾泰生物已經用掉4億多募資,用途包括支付發行費,還貸款,補充流動資金,買理財,只有1.39億募資用於募投項目。另一募投項目“多肽類藥物及高端製劑研發中心項目”,從新建一座三層建築變成了對一座已有辦公樓進行改造。

募資大量剩餘之下,諾泰生物也是在同一天公告向不特定對象發行可轉換公司債券預案,擬募資不超過5.34億,募資的資金用於原料藥產品研發、原料藥製造與綠色生產提升、寡核苷酸單體產業化生產等項目,以及補充流動資金。

支柱子公司業績突然“擺爛”

諾泰生物在科創板招股書中披露,業務以CDMO爲主,自主選擇產品業務規模較小。CDMO的主體是收購進來的杭州澳賽諾。

2016年11月,當時還在新三板的諾泰生物通過重大資產重組的方式,以2.44億收購杭州澳賽諾100%股權,而諾泰生物2015年末的資產總額才1.97億。

杭州澳賽諾是臺港澳與境內合資企業,主要從事新藥註冊中間體的工藝開發、生產和銷售,定製化學品服務,即CDMO/CMO/CRO。當時公告披露,諾泰生物收購杭州澳賽諾後,雙方在研發能力、市場開拓上將形成優勢互補和合力,整體實力將大幅提升,公司產業鏈得到延伸,將全面提升諾泰生物的國際競爭力。

2015年諾泰生物的營收是877.7萬,杭州澳賽諾則是超9800萬。

2018年至2020年,諾泰生物合併報表淨利分別爲4468.12萬、4480.59萬和1.2億,其中杭州澳賽諾實現淨利分別爲8191.16萬、8109.54萬和近1.37億。若扣除杭州澳賽諾分紅形成的投資收益後母公司的淨利潤分別爲-1775.41萬、1014.38萬和2683.98萬,處於虧損或微利狀態。

諾泰生物在科創板上市的首年即2021年,還對杭州澳賽諾增資7000萬,100%控股。當年的淨利潤卻突然下滑爲5958.23萬,但仍然是主要子公司中唯一盈利的。

到2022年上半年,杭州澳賽諾甚至變成虧損1190.5萬。

諾泰生物在年報中稱,杭州澳賽諾虧損是因爲受疫情影響及產品結構調整導致出口產品銷售收入及淨利潤均有所下降。

2022年半年報顯示,諾泰生物從營收到淨利、扣非淨利、現金流,較去年同期全部下滑。

實控人兄弟聯手國資地產起家

諾泰生物在短時間內從新三板到科創板,通過不斷收購公司充實主業,又剝離一些資產,資本運作可謂嫺熟。根據諾泰生物在新三板的年報以及招股書披露的信息,實控人趙氏兄弟非生物醫藥領域科班出身,是從建築房地產業起家,之後投資於生物製藥領域。

招股書披露,趙德毅、趙德中兄弟都在諸暨市工業設備安裝公司工作,現在改名叫浙江諸安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是全國100家最大經營規模的建築企業之一。

趙德毅2003年12月至2019年5月在中毅集團擔任執行董事。2004年9月趙氏兄弟投

資了諾泰生物成立時的股東之一杭州諾泰製藥技術有限公司(已轉讓,現更名爲杭州阿諾生物醫藥科技有限公司),開始涉足多肽藥物領域。

中毅集團以投資和經營開發房地產爲主業,兼營生物製藥、建築安裝和倉儲物流。

招股書中沒有披露的是,趙德毅最早還在諸暨市建築總公司從事過技術管理工作;在投資多肽藥物領域的時候,趙德中還擔任連雲港香溢房地產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

同時,趙氏兄弟的中毅集團還與國企杭州汽輪控股有限公司於2004年6月成立杭州汽輪動力集團諸暨中德置業有限公司,目前已經註銷。

從招股書披露的軌跡來看,趙氏兄弟投資生物醫藥領域也是在摸索中前進。諾泰生物是於2009年3月28日由杭州諾泰製藥技術有限公司和海南諾泰製藥有限公司(現已註銷)發起成立。

杭州諾泰製藥技術有限公司的主業是創新藥尤其是腫瘤類和代謝類藥物爲主的研發、銷售。到2015年9月,諾泰生物變成全部由趙氏兄弟持股,杭州諾泰製藥技術有限公司等於是全部退出,之後去了新三板(簡稱“阿諾醫藥”,870946),2016年的年報披露出來還是大額虧損。

自己乾的趙氏兄弟,2017年1月正式收購杭州澳賽諾,2018年11月收購新博思,並推動兩者整合。新博思的產品涉及腫瘤、精神類、糖尿病等,業績比重一直較少,2021年年報披露仍然是虧損,這或許是上市公司賣掉控股權剔除報表外的主因。

趙氏兄弟跨行業大刀闊斧操作之後,諾泰生物如願進入資本市場,但現狀是上市之後股價一路下跌,腰斬腰斬再腰斬,多年老臣紛紛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