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繭化蝶”:國產大型客機C919

【曬曬咱的國之重器(26)】

2017年5月5日14時許,上海浦東國際機場世界目光聚焦於此。

引擎轟鳴、啓動滑行,機頭昂起、直插雲霄鯤鵬振翅、一飛沖天……

15時19分,伴隨着飛機發動機漸近的轟鳴和人羣激情如火的歡呼,一架後機身天空藍色大地綠色包裹着的客機舒展雙翼,穩穩地降落在上海浦東國際機場第四跑道上。

一個歷史性時刻就此定格中國自主研製的C919大型客機首飛成功!

歷經多年設計研發,國產中程幹線客機終於破繭成蝶,翱翔藍天

從此,萬里碧空,多了一款屬於中國的完全按照世界先進標準研製的大型客機!這是我國大型客機項目取得的重大突破。

爲什麼取名C919?

它的全稱是“COMAC919”(飛機主製造商中國商飛公司英文名稱簡寫)。“C”是“COMAC”的第一個字母,也是中國的英文名稱“CHINA”的首字母;第一個“9”,寓意經久不衰、持久耐用;“19”則代表最大載客量爲190座。合起來,就代表着中國一款持久耐用的190座民用客機。

從1970年我國自主研製的“運十”飛機立項,到2017年C919首飛成功,歷經47個春秋,中國人的“大飛機夢”終於成真。

飛機設計有多難?在“運十”飛機副總設計師程不時看來,研製飛機,就猶如譜寫一首自己的歌。而C919並非循着前人曲子填詞,而是重新根據需求創作新曲

2008年中國商飛公司成立後,從初步設計到詳細設計再到機體制造,C919走過了7個年頭。2000多份機翼圖紙,機頭、機身、機翼、翼吊發動機等一體化設計,近200項專利申請,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幹線飛機C919,全部設計均由中國人自己的團隊自主完成。

“大飛機是我們建設創新型國家的一個標誌性工程,也是一個國家裝備製造業的標誌。”中國工程院院士、C919大型客機首飛放飛評審會評審委員會主任張彥仲說,“C919大飛機的研製,不僅僅是一個飛機本身,它可以帶動材料、裝備製造、電子系統、信息等一系列產業的發展。”

的確,在C919研製過程中,我國大型客機技術創新體系逐步形成,吸引和帶動了多所高等院校和多家企業參與大型客機項目研製――5個大類、20個專業、6000多項民用飛機技術,C919的設計研製,帶動了我國技術、材料、工藝羣體性突破。

C919有何驕人之處?與同類型飛機相比,它在安全性經濟性、環保性、舒適性方面特色突出――

“採用先進的氣動設計,氣動阻力比同類型飛機小”;

“安全性大家最關心。它完全按照國際適航標準設計,確保了安全性”;

“與同類型150座級飛機相比,經濟性能更好,因採用了先進的動力系統,它排放的尾氣噪聲,比現有飛機要低50%以上。”張彥仲如數家珍。

“大飛機創造了一個大時代。”中國民用飛機設計專家、中國商飛公司專家諮詢組成員吳興世說。完成立項論證可行性論證、預發展階段工作,轉入工程發展階段,C919,正迎來蓬勃發展的春天。

本報記者 張亞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