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葉飛式”僞市值管理 上市公司重要股東參與

(原標題:上市公司重要股東參與 隱秘“馬甲”挑戰監管紅線)

證券時報記者 艾思惕

曾舉報他人市場操縱、自詡爲“打擊‘僞市值管理’英雄”的葉飛,日前被公安機關抓捕歸案。隨着葉飛落網,這位二級市場玩家如何在A股市場操盤運作,也成爲市場關注的焦點。證券時報記者採訪多位接近葉飛或參與其操盤運作的人士,試圖還原其股票操盤的方式特徵

其實在幾年前,葉飛就已負面纏身,遭遇監管處罰、被列失信名單等相繼發生,因此上市公司直接請他進行操盤的需求驟降。但在前私募冠軍的光環之下,葉飛仍深度參與“僞市值管理”業務之中,操盤模式越來越明顯地表現出與盤方合謀的特徵。葉飛將自己定位資本和盤方的“馬仔”,且使用馬甲入場搏殺,經常闖入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東陣營,而後火速閃退。

葉飛落網事件,可以視爲A股“僞市值管理”的一面鏡子。監管層“零容忍”打擊惡意操縱市場行爲,全覆蓋監控、全鏈條打擊、全方位追責,從而更爲有效地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維護資本市場健康穩定發展。與此同時,葉飛事件也爲參與“僞市值管理”的上市公司實控人和董監高敲響了警鐘。

合謀的“馬仔”

從監管調查給出的南嶺民爆操盤案來看,劉錦燁團伙以股票配資委託理財等方式控制數十個證券賬戶,涉嫌通過集中資金優勢、持股優勢連續買賣等手段操縱南嶺民爆股票。葉飛則在明知操縱股票價格的情況下,積極提供相關幫助及建議,爲操縱市場創造有利條件,並謀取非法利益

葉飛在其間究竟扮演了什麼角色?接近葉飛的人士王燦對記者透露,葉飛及其所在機構實際上是劉錦燁操控南嶺民爆的外包商,雙方共同提供股票資金賬戶,劉錦燁方面隨時跟蹤監控葉飛方面的動向,及時調整資產配置方案。

這種分工是典型飛式操盤。在今年5月的舉報事件中,葉飛被市場定義爲中介與掮客,不過按照王燦的說法,葉飛本人更習慣於把自己看成是盤方和資方的“馬仔”。

位於江蘇的T公司是葉飛落網前最新的參與操盤案例,河北省某頭部企業家族的公子F爲操盤方。根據記者得到的合作協議,T公司實控人作爲甲方,F作爲乙方,負責在合作期內出資購買甲方指定的投資標的,持倉總規模8億~15億元市值,合作期限爲3年,目標是把T公司市值從15億元做到44億元。F此前曾籌劃收購某家A股公司的控股權,最終未果。

瞭解此次操盤全程的人士對證券時報記者透露,T公司實控人投資5000萬元支付保證金,雙方總投資產生的淨利潤按照35%、65%的比例進行分配。然而,在操盤方對T公司股票開啓吸籌、洗盤、拉昇等一系列運作後,在相當長一段時期內並沒能如願將股價做高,這直接導致F相關賬戶虧損

杭州某會計師事務所曾爲F提供專項審計報告。證券時報記者獲悉,2018年10月~12月,F對T公司的交易量爲1591萬股,虧損額1171萬元。2019年1月~6月,F對T公司的交易量升到6938萬股,虧損額達到5613萬元。這意味着F在8個月的操盤過程中累計虧損超過6700萬元,在一時點前後,葉飛入局,他將自己定位爲F的“馬仔”。

王燦介紹,葉飛受到被監管部門處罰、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等系列負面消息衝擊之後,上市公司與其直接對接市值管理的熱情大幅降溫,上市公司實控人和重要股東已經不敢再將操盤資金直接交給葉飛。

“葉飛獲得私募冠軍後的數年間,很多上市公司對於葉飛團隊的調研表示歡迎,通常都是上市公司董事長、集團實控人親自接待。”王燦表示,“隨着系列處罰的落地,越來越多的上市公司不敢將資金直接交給葉飛操盤,但另一方面操盤需求仍然旺盛,不少上市公司大股東認爲,無論是併購重組、產業整合,還是大小非減持、股權投融資或股權激勵,這些運作都需要二級市場股價的配合,才能達到最佳效果。”

王燦說,正因如此,葉飛開始越來越多地與劉錦燁、範明科等作爲盤方的“富二代”聯繫,從而形成了某種意義上的“合謀”模式。

利益與風險

在與盤方密切接觸的過程中,多方利益分成非常明確。

葉飛的倚天投資涉嫌作爲外包商參與對南嶺民爆股價的操控。接近倚天投資的人士李偉對記者介紹,當時的約定是,當股票賬戶的總資產小於賬戶所有人提供的股票賬戶初始資金額以及年化收益12%的資金成本的總和時,視作股票賬戶的虧損。虧損部分的70%由劉錦燁方面承擔,30%由倚天投資承擔。此外,對於風控標準的界定是,當賬戶內總資產的虧損比例達到10%時爲清盤線,倚天投資方面應停止買入股票並且清倉與劉錦燁方面進行結算,如果購買了股票,劉錦燁方面有權隨時清倉。清盤線以內的虧損,劉錦燁方面承擔70%,倚天投資方面承擔30%,對於超出清盤線的虧損,倚天投資方面承諾對損失承擔全面責任。

這反映了葉飛操盤的謹慎性。王燦介紹,葉飛在參與T公司操盤之前就有所顧慮,擔心股價做上去後出不了貨,自己會被套。“當時爲了打消他的顧慮,參與各方約定,盤方從T公司拿到尾款之後會按照1:3配資,打包成2億~3億元規模的資金,由葉飛等來管理。這纔打消了葉飛的擔心。”王燦說。

這種謹慎性同樣體現在操盤過程中。李偉介紹,“在南嶺民爆案例中,葉飛曾勸過劉錦燁,不要對單一個股的流通股高度控盤,一般不要超過50%,但是劉並沒有採納葉的意見。”同時,在出貨方面,葉飛也曾勸過劉絕對不能在跌停板出貨給散戶,那樣民憤會極大。從南嶺民爆2020年底連續多日跌停來看,劉也未能聽進,最終演繹成二級市場殺豬盤。

在不少操盤案例中,葉飛還會經常通過向上市公司索要股東名冊等方式,來觀察重要股東和資金的進出,並由此加以權衡自己在一衆重要股東中的定位。

實際上,由於操盤資金規模較大,在部分案例中,葉飛曾多次買進前十大流通股股東。以T公司爲例,2019年三季報股東榜單中出現了黃某俊這個名字,以140萬股的持股位列第九大流通股股東。

此前,有市場解讀認爲,黃某俊是A股中的知名牛散。不過記者對多位接近葉飛的人士採訪獲悉,這實際上是由葉飛等人進行自主交易或者委託理財的一個個人賬戶。

隱秘的“馬甲”

根據記者梳理,黃某俊此前曾經多次出現在葉飛操盤的相關案例中。

在ST華鈺2019年半年報中,黃某俊新晉公司第七大流通股東,持股超過130萬股,2019年三季報中快速閃退。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獲悉,在ST華鈺操盤案例中,葉飛所採取的是委託理財賬戶自主交易模式。

不過對於ST華鈺的操盤,最終引發雙方矛盾。在今年5月因爲舉報中源家居而被市場認爲是“黑吃黑”的案例中,葉飛就發文表示,上一個實名舉報的是ST華鈺,已經被證監會立案調查了。

王燦透露,葉飛對ST華鈺的操盤“效果不錯”,不過就在公司股價走高之際,他發現很多大戶資金在砸盤。後來葉飛查看了公司股東名冊,認爲是ST華鈺的某些重要股東違反先期約定趁機減持變現。這引起葉飛極度不悅,因此在朋友圈和微博中接連發飆。

此外,在*ST衆應2019年一季報中,黃仁俊也突然殺進,以140萬股持股成爲第八大流通股股東。記者同樣從接近公司的人士處獲悉,這是有人保底承諾以後葉飛進行的交易。

李偉介紹,葉飛參與上市公司市值管理或者操盤,從來不會出現自己的名字,一般都是以委託理財等方式控制多個證券賬戶,然後通過資金優勢連續買賣,來影響個股股價走勢。因此,“馬甲身份”可以視爲葉飛操盤的典型特徵。

這種特徵早在2015年就出現過。當時,葉飛就曾集中資金優勢在尾盤階段買入信威集團(已退市)、晉西車軸、江淮汽車、奧特迅、中青寶等5只股票,影響相關股票價格與交易量,繼而反向賣出,由此引發監管關注並遭到處罰。其中在信威集團等案例中,葉飛所涉的主要賬戶爲楊謙

據悉,當時葉飛與楊謙簽訂了《委託理財協議書》。在記者得到的一份《股票賬戶交接確認單》中,詳細寫明瞭楊謙的開戶券商、賬戶類型(融資融券賬戶)、戶號、通訊碼等信息。文件顯示,2015年4月30日,葉飛接收8000萬元資金,擔綱楊謙賬戶的操盤手。此後楊謙又火速進行了資金追加,分別於當年5月13日和14日再度追加2000萬元、7000萬元資金,賬戶資金達到1.7億元。

在信威集團2015年半年報中,公司第一大流通股東就變成了楊謙,不過楊謙在2015年三季報中又火速撤退。

“黑吃黑”糾紛不斷

雖然曾摘得私募冠軍稱號,但從最終操盤來看,不少案例都出現糾紛。

公開信息顯示,2015年葉飛的一筆委託理財投資僅兩個多月,3.05億元的本金就虧得僅剩2700萬元,虧損額達2.78億元,虧損比例超過90%。後當事人訴至法院,葉飛被法院判賠約2.2億元。官司纏身的葉飛也被法院限制消費,成爲失信被執行人。這也是葉飛轉型“合謀馬仔”的重要導火索。

李偉對記者介紹,當時葉飛剛拿到私募冠軍不久,開始開班教人炒股,而且對象還是一羣高淨值的EMBA學員。結果不少學員鉅虧,而各位學員爲這筆虧損繳納的學費也不低,培訓費動輒十幾萬甚至二十幾萬元。

甚至即便葉飛所操盤的上市公司股價經歷了鮮花着錦、烈火烹油之後,也會有各種糾紛襲來。T公司的市值管理最終不僅沒能帶來資本運營與實體經營的良性互動,反而也引發了一場債務糾紛。根據知情人士透露,T公司在漲到44億元市值時,F就與上市公司方面因爲尾款問題造成不悅。2021年6月,F與葉飛簽訂了委託書,委託後者處理F與T公司之間的所有事項。

在葉飛操盤中,並非所有案例都能全身而退。其中,在操盤T公司時,雖然公司股價在特定階段實現了大漲,但是葉飛卻被套住了,虧損在20%~30%之間,損失金額約爲1000萬元。

李偉對記者表示,在操盤圈流行着一句話,“一人不進廟,二人不看井”,意思就是防止內卷式“黑吃黑”。“雖然上次市值管理爆料之後,葉飛曾一度將自己視爲吹哨人,不過市場有眼睛,法律有牙齒,如此才能更好打造誠實信用、公平公正、多贏共享、包容普惠的資本市場生態環境。”

王燦也表示,在A股市場中,“僞市值管理”雖非主流,但是也確實存在着個別操縱團伙與配資中介、市場掮客、股市黑嘴等相互勾結的灰黑利益鏈條,從監管動作來看,這正是近年來“零容忍”打擊的重點違法類型之一。實際上,除了作爲馬仔或者操盤者的葉飛,包括上市公司的實控人和董監高等相關方在內,都應該從中吸取教訓,不應心存僥倖心理,去從事違法的、不正當的僞市值管理和股價操縱行爲。資本市場生態圈的優化,需要每一個參與主體的共同努力。

(文中王燦、李偉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