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溫驟降

新詩

氣溫驟降

以爲能寫進心底

喚它爲家,歸來

途中有月,留住樹林末稍

想着念着一條路

陌生且熟悉

在以爲是愛的小鎮

在你經過湖邊星空

安靜地烤熱倦影

赤色眼睛、縈繞的歌

甚至連同幸福的幻夢

海洋奔騰

成爲眼中

但他的顏

已不是巖

而是涯

或是在遠方

凝滯的霧

一個人的回答

無法確切擁有和

順利的呼吸

隔一層沙啞景深

躲起來,穿上厚棉襖

冷冷地開花

也冷冷地侵犯,想起你

縹緲的虛空

那麼夜

以致於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