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神背後的元兇

(本報系資料照片

3年前關西雨災發動網軍圍剿大阪辦事處,爲謝長廷卸責因而導致前處長蘇啓誠自殺的卡神楊蕙如,北院判處侮辱公署罪最高刑期6個月,理由是「言論自由不能無法無天」,令人不勝唏噓。整件事該檢討的豈只有卡神及網軍,幕後綠營主子纔是元兇

2018年9月關西遭強臺「燕子」襲擊重創網路PTT發出署名idcc(蔡福明)的文章〈大阪空港疏散事件相關資訊〉,指大阪辦事處「爛到該死地步」、「一羣垃圾老油條」、「黨國餘孽」,極盡攻擊能事,帶風向爲駐日代表謝長廷漂白撇責,網文發酵間接導致「外交官之死」。

奉公守法的外交官無辜殞命,網軍事後一副事不關己。楊蕙如在法庭上辯稱,網文只是萬中之一,如她有罪,幾千幾萬人都在侮辱公署,這不是做賊的喊抓賊?明知判不了重罪,有恃無恐,好處照拿錢照賺,反正「任務」達標,管你人命幾何的心態辯方律師還說,稱大阪辦事處「公署」,中、日兩國都要抗議。奇怪了,難道大陸律師來臺執業了?這是哪門子律師,說的是哪國話。

北院以侮辱公署最高刑期判處,至少證明卡神有罪,但公堂上一夥人的態度卻是,繳18萬後又是一尾活龍,誰怕誰。忠誠外交官之死,外界不聞不問,這符合比例原則嗎?

臺灣兩黨對抗,網軍已成爲政治敗壞的元兇。法界實應探討,未來再發生類似事件,是否應以「間接殺人罪」重罪論處

遺憾的是,3年過去了,綠營各個仍是「好官我自爲之」,駐日代表謝長廷仍是一副「干卿底事」,什麼責任都不用扛。外交官之死如同輕風漣漪,反映的正是權力的傲慢。